听到江火大喊起来,费一武和香夫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这里哪有姚泽的影子?

突然一阵干咳声响起,“咳咳,你们都在啊……”

一道淡淡的影子在众人面前慢慢显现出来,众人都是一惊,凝神望去,见来人正摸着鼻子,不是姚泽还是哪个?

“啊,小子,真是你!”众人都是心中大喜,大王围着他转了两圈,满眼的不可思议,怎么在自己面前会看不到他?

姚泽冲香夫人点点头,看费一武的修为又到了初期顶峰,显然这三年没有浪费,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

费一武有些紧张地喊了声“姚大哥”,虽然晋级魔将,可他觉得离这位姚大哥的差距越来越大,在他面前,连话也说不出来。????江火俏脸一白,似乎没有看见他,转身又坐了下来。

姚泽摸了摸鼻子,刚才只是开个小玩笑,“那个,辛苦你了。”

江火伸手把那个黑塔扔给了他,面无表情的,“说,你跑哪去了?不知道大家都担心你?”

众人都望了过来,显然都有些奇怪,可姚泽一时哪能说的清?难道告诉他们,自己一直在一处莫名其妙的空间禁阵里飞驶,这大半年还一直没停?还不被他们笑话才怪。

不过想起那处禁阵,他还是心有余悸,前三个月他连第二禁都没有穿过,要知道这里一共有十八禁的!

后来和黑衣对里面也有些熟悉了,对着玉简慢慢的参悟,速度也越来越快,等最后出了那处洞口,然后就没有停顿地赶了过来,也算没有迟到吧。

不过在那里面飞驶了大半年,对空间规则的感悟到越来越深刻,按照元方前辈的话说,他现在已经推开了那道法则的大门,刚才自己只是稍微试验一下,两位中期修为的大能竟没有看到丈许外的自己。

橙黄色下的娇小诱人

看众人都在望着自己,他只好摸了摸鼻子,准备解释一番,“我在来的路上,不小心掉进了一处法阵中……”

江火的眼中已经露出鄙夷,大王他们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只觉得一滞,幸亏此时一道笑声从山顶传来,“哈哈,是姚道友吗?”

姚泽连忙对众人打声招呼,闪身就朝山峰飞去。

“哈哈,姚道友,你如果再不来,我和老连都要急坏了。”那位姜长老似乎很是高兴,这次赌赛,为了请动这尊大神,修士联盟可是做出了极大的让步,看中的就是这位的惊人战斗力。

那位连长老也是满脸的笑容,不过眼底深处却是疑惑,自己明明已经感应到主人来了,可怎么也无法找到,看来他的实力又突飞猛进。

“劳二位道友牵挂……”姚泽也是满脸的歉意,对于明天的赌赛他还没有一点头绪,连忙打听起来。

说起正事,两位长老都面色严峻,这次修士联盟三位后期大修士也亲自出动,派出的十人也是再三推敲的,他们两位也会进去,十人除了姚泽,其余九位都是元婴中期的修士。

姚泽听说这法阵是双方派人同时摆设,而且外人是无法知道里面的情况,心中也是一凛,到时候不杀光对方,这法阵肯定是无法打开的。

他犹豫了一下,面色凝重地开口道:“要不我们多带些人进去,反正是把对方部灭掉,我们不说,对方也无法知道。”

那位连长老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一下,黑塔里面的那头恶魔早就成了他的梦魇,而姜长老眼睛一亮,“好主意,姚道友那个黑塔可以装多少人?”

姚泽摆了摆手,“人多了也没有用,而且要想进入黑塔,必须自己愿意才行,如果可以带人,我把大燕门的那几位大能修士带上就足够了。”

“好!此计妙!”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是满脸的兴奋,大燕门的几位大能能够进去,那肯定是压倒性的优势。

三人又密谋了半响,姚泽才回到山腰,江火哪里肯放过他,一再地追问他去了哪里,至于那掉进法阵的事,她是丁点不信的。

姚泽无法,干脆把那两枚从法阵里得到的储物戒指扔给了她,反正里面除了那块玉简,别的无非是些灵石之类的。

果然江火满脸的喜悦,什么法阵早抛在脑后了。

姚泽又和大王他们商量了一番,然后拿出三十三天浮屠塔,右手一抛,那黑塔漂浮在半空,一道黑光闪烁了一下,眼前四人都消失不见。

这次带众人进去,也只是留个后手,说不定对方也有什么手段,不过心神通过江牝联系之下,他还是忍不住一阵惊喜,栾枝他们三位竟都晋级初期魔将!

看来他们跟在香夫人后面,这几年是尽情的吞噬,这些人和大王费一武一样,只要有能量供应,只管晋级就是,不过在这一界要想晋级大魔将就有些难度了,更别提恢复到魔王境界。

赌赛的时间终于来到,姚泽也见到了三位人族大修士!

旁边的姜长老连忙给大家引见一番,最前方的那位身材奇高的黑瘦老者是来自魔王谷的秦姓太上长老,他的双目似睁非睁的,不过眼中偶尔露出的精光却让人心悸。

中间那位身着金色袈裟的胖脸和尚,面带微笑,却是阴阳门的太上长老金光上人,据闻此人参悟的是欢天喜地禅,使人一见就大生好感。

最后那位却是一脸苦相的瘦弱老者,此人的眉须皆白,腰都无法直起,偶尔还有些咳嗽,可姚泽见了之后,心中一凛,这位老者竟没有一丝灵气波动,根本就是一介凡人。

那姜长老对此人也是极为恭敬,介绍之下,竟是来自五岭岛的姬姓老祖,姚泽心中暗惊不已,这五岭岛在岭西也是大名鼎鼎,整个岛屿上有五座山峰,方圆竟有万余里,虽然只是个大家族占据其上,可没有谁敢对它无礼,一切皆因为眼前这个看似风烛残年的老者!

姚泽也随大家对三位大修士恭敬地施礼,却感到三人似乎多看了自己几眼。

这次挑选赌赛修士,都是有姜长老他们安排,三位大修士对十人中间的一位初期修士还是有些好奇的。

姚泽也不动声色,随姜长老他们径直来到一处山谷中,四周的高山都直冲云霄,十几位阵法师站立一圈,远远的对面飞来了一团黑雾。

等黑雾散开,姚泽的目光一缩,魔族人也是来了十三位,最前面站着那位身着青袍的中年大汉,面色阴鸷,庞大的气息如同深渊一般,正是曾经见过一次的秋瑞大人,此次魔族人的头领。

左边那位面白无须的壮汉,却有着一头的绿发,右手边是位手拄着一根怪蛇拐杖的老妪,面如厉鬼,虽然看似弱不禁风的模样,可双眼开阖间,精光闪烁。

三位后期魔将让他心中暗惊,可当他把目光投向那些即将面对的对手时,忍不住愣住了,旁边的姜长老他们也发觉不对头,怎么对方都是一些初期魔将?

那金光上人口中发出“哈哈”的笑声,“秋道友,难道你就准备让这些道友进去比试?还是道友还有别的打算?”

“自然是有些打算,不瞒上人,这十位道友擅长一些合纵之术,威力不可小视的。”那位秋大人倒很坦荡,竟直言相告。

姚泽在后面听着,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可也说不出来。

正疑惑间,却听到对面那位老妪突然哑着嗓子说道:“说这么多干什么?手下见真章!”

“也好,你们先进去吧。”秋大人右手一挥,然后那些阵法师双手齐扬,一道青色光幕蓦地亮起,竟覆盖了整个山谷。

身后十位魔将都面色恭敬地施礼,毫不犹豫地飞进光幕之内。

金光上人也回头对姜长老他们点点头,众人也没有迟疑,鱼贯而入。

等二十位修士都进入光幕之中,那位老妪突然口中“嘎嘎”地怪笑起来,拐杖挥动,十几道黑影四处散开。

“啊……”

那些阵法师连胜惨叫,很快就悄无声息。

金光上人他们都大吃一惊,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鬼婆子竟会对这些阵法师下手,甚至连那些魔族人也没有放过,一时间都又惊又怒。

“鬼婆子,你……这是何意?”

如果没有阵法师,里面的人如何出来?

“哈哈,没什么,上人,我们上次没有分出胜负,这次先说好,没有结果,我们都不准离开。”那秋大人口中发出长笑,身形就闪了过来,一道黑色闪电把整个山谷都照亮了。

那绿发壮汉和鬼婆子也跟着飞过来,各自寻到对手直接开打。

三位人族大修士惊怒交加,这魔族人明显有阴谋在其中,可现在三人各自被对手纠缠住,一时间也无法想出对方到底想干些什么。

山谷外,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衣修士面色淡然地站在半空,一头银光闪闪垂直的长发披在肩上,看到那黑色闪电亮起,眼中精光闪烁,“诸位,秋大人已经动手了,我们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