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你没事吧,你刚刚怎么突然之间就跪在地上哭叫起来了?”

可是此时张凡的心中完是被深深的悲痛和莫名的无奈后悔之感给占据了,丝毫没有听到季老对自己的关切,现在的张凡唯一想的便是只想肆意地放声大哭,不理会世间的一切,现在的他哭喊的撕心裂肺,只想尽情地宣泄心中的痛苦,只听张凡止不住地大声哭泣,喊道:“不管你请求什么,我都答应你,我只求你回到我的身边,啊!~~~”

一旁的连琼闻听,也是露出了深深的悲伤之色,只能默默地站在张凡的身后,一言不发,可是张凡此时的举动却是深深地吓到了众位长老,长老们见到此时的张凡好像心智受到了损伤一般完听不到他们的呼喊,只顾自己一个劲儿地哭泣嚎叫,季老见状大感不妙,连忙将自己的灵力快速地输入到了张凡的体内,长老们见状也是连忙一起输入了自己的灵力探知着张凡身体内的情况。

然而让长老们疑惑和害怕的是,此时的张凡身体根本没有丝毫的异样,气息稳定运转如常,体力活力充沛,可是看着他现在那副痛苦无比的样子,季老深深懊悔地说道:“糟了糟了!难不成真的是精神上有了巨大的损伤?”长老们闻言,皆是露出懊悔的神色。

季老连忙走到连琼的面前,二话不说双膝连忙怦然跪地,对连琼恳求说道:“连前辈,我求求您,您快救救张凡吧,这精神层面的损伤以我等现在的实力根本就只能无能为力,我们不能让张凡受到如此的伤害,我求您了,我季恒可以付出任何代价!”长老们见状也是纷纷朝着连琼下跪恳求道:“我等愿以任何代价请前辈保住张凡!”

连琼看着眼前的几人,虽然无语但也是为张凡感到幸运,能找到如此真心对待他的家人和同伴,连琼苦笑一声摇着头上前扶起下跪在地的季老,也示意诸位长老起身说话之后,平复众人心情说道:“诸位真的不必这么担心,张凡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他现在之所以会是这样神志不清的状况,是因为体内还残留着灵阵之中的灵力,等到灵力消散,灵力的影响效果自然也会不见的。”

没等长老们理解连琼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见张凡立时停止了哭泣,直挺挺地昏倒在了地上,季老连忙上前将张凡扶起来,“连前辈,这真的没事吗?那现在张凡是怎么回事,这怎么说晕就晕了?”“哎,没事的,张凡只是心力过激了而已,让他休息片刻便是会好转的”连琼仰头叹息道,“总说天道无常无始灭,我道命运弄人悔恨终!”

长老们听到连琼这么说,也只能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里寸步不离地守在张凡的身边了,而张凡自己经过了这一个时辰的休息,身体原本的痛苦也是随着紫气的消散消失不见了,而由于撕心裂肺的哭泣所带来的身体的疲惫之感也是渐渐离开了张凡的身体之中。

“嗯?~~”张凡此时缓缓睁开了自己犯晕的双眼,看着此时一直围绕在自己身边的长老们,张凡一脸困惑地问道:“诸位长老,你们都怎么了,脸色不大好啊,嗯?我怎么就睡地上了,我不是在激活着灵阵的吗?”

长老们见到张凡此时恢复如常了,便是纷纷一声声地舒气起来,齐长老拍了拍张凡的肩膀说道:“张凡你个臭小子,你倒是睡得挺香的哈,难为我们几个老家伙为你担心这么久,你为什么会睡地上,刚刚先前你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记得了吗?”

“刚才?”张凡摸着自己脑袋回想起来,只觉眼角此时干涩无比,张凡伸手擦了擦眼角的干涩,只见一滴泪水径直沾在了张凡自己的手上,看着这滴似乎还带着丝丝血红之色的眼泪,张凡一下子便是回想起了之前在灵阵之中所看到的一切,此时张凡虽然没有先前那般痛苦了,可是自己的心中却是好像空落落了起来,那一片空白而且说不出来的感觉让张凡十分的不舒服。

张凡眉头紧皱,双手紧紧地捂在了自己的心脏位置,仿佛这样就能将心中的空白和无力之感去除一些一般,“张凡?你没事吧?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张凡看着关切询问的长老们,调整了一下心情说道;“没,我没事,我没事,让大家担心了。”

清纯美女天香国色如花仙子户外写真图

虽然嘴里这么说,可是张凡想起之前在灵阵之中竟是看见了之前和自己在石灵之中看到的画面,张凡心里困惑万分,实在是不舒服,张凡便是想进到石灵灵核之中去看看石灵,也是想问问石灵这两者之间到底是不是有什么联系,便是对长老们请求说道:“各位长老,小子想先在这里调息一下,可不可以先暂停一下激活灵阵的事情?”

长老们闻言,还以为是张凡还有不适,连连说道:“没事,张凡,你就先调息好,至于灵阵的事情,我们不急,一切等你好转之后再说吧,我们几个老家伙会为你亲自护法的,你就安心调息好了。”

张凡点头对众长老致谢后,便是就地盘膝而坐,心神一动便是进到了心境之中,张凡一路小跑,急切地穿过冥老和小影,也不理会小影他们的询问,直接便是朝着石灵的灵核空间里跑去了,“哎,冥老头,张凡这小子是怎么了,他那副神情好像是不见钱了一样,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冥老没有回答小影和火言这两个一直眼勾勾看着自己的家伙的问题,而是摇头叹息地坐下了,大口大口地喝着手中的茶,仿佛此时冥老手中拿着的不是茶而是酒一般,只听冥老看着心境之中的繁星天际说道:“诶,造化弄人,可堪回首?笑哉,苦哉?”

跑到了石灵灵核面前的张凡直接便是进到了灵核的空间之中,此时的他快速地来到了石灵石蛋的面前,眉头紧锁地看了石灵半天,一会儿之后,张凡把手掌轻轻地附在了石灵的蛋壳之上,困惑地问道:“石灵,你,你能不能回答我现在困扰我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