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

望着木灵矿脉中央处,那爆发的剧烈波动,萧姓老者不禁大为惊疑。

“嘶……奇怪,怎么除了那凶兽的气息,竟然又多了一股如此强大的气息!”

先前二人在洞窟内与这魔魇大战,根本没有感受到其他气息的存在。

此刻见到洞窟内光华狂闪,隐隐有大战爆发的样子,不禁是心中疑惑。

“这气息如此凶蛮,似乎也是并非人类武者,难道还是有另一只凶兽,感受到了这里的气息,循迹而来,与那凶兽大战起来了?”

于长老也是有些惊疑不定,但回想起那洞窟之中,汇聚了成千上万枚极品木灵晶的光茧,不仅是阴沉着脸,做出了猜测。

“看这情况,的确是有些像!”萧老也是凝重的点了点头,不过旋即他便眼中寒光一闪。

“于长老,既然这凶兽遇到了对手,我二人何不……来他个河蚌相争,渔翁得利!”

于长老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回想起先前那巨眼怪物的狡猾凶狠,若非自己身上的高阶叱灵符,两人说不定已经丧生洞窟,此刻他身上的狂傲之气已是荡然无存,反倒是有些谨慎起来。

“这……这恐怕有些危险吧,就怕咱们渔翁得利不成,反倒是自投罗网,成了这狡猾凶兽的盘中美食。”

闻言,萧老若有所思倒也没有固执己见,最终两人最终商量了一阵,终于是是达成了一个共识。

旅游外拍美女长发飘飘阳光下好清纯

二人便暂且不离开木灵矿脉,只是在数十里外,监视着矿脉中央的动静即刻,一切伺机而动。

毕竟,那洞窟之中,除了那只凶兽,还有异宝在其中,二人也是不舍得,就这么轻易的离开。

两人寻找到距离洞窟约数十里外的,一处隐秘之所,各自施展了隐匿之术,便开始观察这矿脉中央的战况。

那荡漾而出的恐怖气息,似乎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天云境强者范畴,可是却又没有达到,真正的星河武王的层次。

但即便如此,也依旧足有让这两位天云境初期的强者,感到心中骇然,于是二人隐蔽的更深,不敢轻易露面,只待战斗结束再去探明情况。

而这一场战斗,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竟还在爆发着恐怖的威能,大半个木灵矿脉的地面,几乎都龟裂开来,原本郁郁葱葱的森林,此刻彻底成为了一片荒芜之地。

这两位天云境强者,被吓得龟缩不前之际,洞窟内的大战,却已经是到达了白热化的地步!

此刻整个巨大洞窟之中,两道庞大的身躯,正一前一后,你追我赶,如闪电般飞快移动着。

其中一只生长七条长尾,通体绽放银白色光芒,头顶一圈金色圆环华光大放的巨型银狐,正疯狂的迈动四爪,身躯在洞窟四面如履平地,几乎是化作了一道白虹,奔驰向前。

它正追击着一只,身躯比它还要庞大数倍,四肢如粗壮枯枝,形如巨蟾,头顶还生着一根碧绿触角,面庞上只有一只巨大眼眸,形貌怪异至极的奇怪云兽。

此刻,这独眼巨蟾虽然看似笨拙,但四肢每一次弯曲发力,都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其庞大身躯,宛如闪电般的弹射出去,堪堪躲过那银狐的追击!

然而,银狐不光是速度飞快,而且一张口,便是一道威势惊人的银色光柱,狂喷而出。

同时银狐双爪挥舞,无数道利刃锋芒,激射而出,暴风骤雨一般,向着独眼巨蟾的身躯,以及对方前进的路径倾泻而去。

面对银狐的猛烈进攻,独眼巨蟾的眼中,亦是放射出耀目的血色光弧,与那银狐口中的银色光柱,连连对撞,爆发出耀眼的光华。

而它头顶的触手,则是不断的扫射处云力凝聚的墨色尖刺,抵挡风刃的攻势!

这些光柱、风刃、以及那墨色尖锥,在洞窟内疯狂对轰在一起,引得整个洞窟四面的墙体剧烈晃动。

整个洞窟不断生出狰狞裂痕,簌簌的山石灰土下落,洞窟几乎有要塌陷的迹象!

而那独眼巨蟾虽然竭力抵挡银狐进攻,显然,银狐的强大爆发力,以及疯狂的攻势,让它有些疲于招架。

两者这激烈的战斗,又持续了一段期间,那独眼巨蟾终于是忍不住,率先开口了。

“妖狐,你当真要和本尊死战到底吗!”

“哼,本皇要夺你的精血,你就休想逃脱的,何况,我看你也没什么手段了!”

回答它的,是一声妖娆妩媚,却又充满了杀气的声音!

“你……”

独眼巨蟾顿时为之气结,同时心中也是憋屈至极,此兽不用多猜便可知道,正是那附着于洞窟石壁之上的巨眼。

面对这霸气且毫不讲理的天狐皇者,哪怕是这只自视甚高的上古魔魇,也必须要慎重以对。

可是一番交手之下,令上古魔魇最为忌惮,也是最为恼火的事情出现了!

上古魔魇一族,本就是以幻术超凡闻名,先前项云跌入洞窟之中,却感到仿佛跌入了无底深渊,见到了那一幕幕的幻想,便是此兽以幻术造成,可杀人于无形。

它本打算出手就以最强大的幻术,将这只天狐一举制服,不曾想,这天狐一族同为上古遗种,竟是先天通灵至极,几乎丝毫不受幻术影响!

对幻术的免疫,让这只天狐面对魔魇,几乎是立于了不败之地,而这只本就元气大损,实力不复从前的魔魇,失去了最大的依仗,它哪里还斗得过这只天狐。

最终被逼的连本体都跑出了石壁,不得不四下奔逃,勉强应付着天狐的进攻,而与天狐一族比速度和灵巧,独眼巨蟾自然是很快就落在了下风!

这不,此刻这家伙身上已经多出了,密密麻麻上百道伤痕,猩红的血液几乎爬满了身,都是被天狐利爪所伤!

而天狐此刻不过是身上银色皮毛略显暗淡,身上有几处焦黑罢了,眼前的局势自是清晰可见。

而独眼巨蟾在强撑了这么久后,也终于是忍不住开口,有了一丝妥协之意。

然而,它却没想到自己想要妥协,对方却依旧如此强势。

巨眼怪物只得是暗骂,这只母狐狸太不近人情,却还不得不口气一软继续说道。

“这位天狐道友,你我并无任何仇怨,你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你看这样如何,若是这自然之源,道友想一人独得也可以,但不知,能否将这人类小子交给我。”

“我敢以魔魇一族起誓,只要道友不干涉此事,自然之源不仅能够让你一人独得,我还会奉上一本天狐族功法赠与道友!”

“嗯……”

听闻此言,银狐不禁是为之一愣,幽蓝的眼眸一扫洞窟底部的项云,只见其大半个身子,几乎都快被灰土淹没,不过其神魂还悬浮于虚空,那血色符文血光笼罩之中,可见他并未殒命。

“你当真愿意将自然之源让给我,还送我天狐一族的一门神通?”

妖狐此刻终于止住了身形,庞大的身躯悬浮于虚空之中,幽蓝的眼眸直勾勾的望向独眼巨蟾!

“这是自然,我既然敢以魔魇一族立下誓言,道友便应该知道,本尊绝不会欺骗道友。”

听到对方如此肯定的答复,银狐却是没有立刻点头同意,反倒是随意的一瞥下方的项云,随口道。

“你对这人类小子如此重视,难道你与他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又或者说他身上,有什么你必须得到的东西吗?”

闻听此言,独眼巨蟾的巨眼之中异色一闪,却是笑道。

“道友不必疑心,一个玄云境界都不到的人类云武者,能有什么东西是值得本尊如此煞费苦心,不过因为在下的一位长辈指明,一定要带此人回去相见。”

“所以在下,才不得不舍弃这自然之源和神通,便当做是报答道友的成之举,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哦……?”

闻听此言,银狐的眼中不禁是闪过一抹惊疑之色,而独眼巨蟾却是眼中毫无波动,只是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洞窟内的气氛,顿时沉寂了下来,银狐看了看对面的魔魇,又低下头瞥了一眼,被掩埋了大半个身躯,一动不动的项云,她竟是目光闪烁,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

“道友,难道你愿意为了一个人类小子,放弃这天大的好处?”

“而且,道友你也应该清楚,就算你对我魔魇一族的幻术免疫,但若是我执意想逃的话,恐怕你也拦不住本尊的!”

眼见对方面露犹豫之色,独眼巨蟾担心这只腹黑无比的母天狐,心中仍然存着斩杀自己,宝物尽得的心思,还故意提了一嘴,它相信对方没有拒绝的理由。

然而,最终那银狐眼中精芒一闪,却是说出了一番,让场面彻底冰冷下来的话语。

“这个人类不能让给你!”

“什么!”

“这个人类的性命,只能交由本皇来决定,谁都不能带走他!”

天狐浑身的银毛飞舞,额头的金黄色圆环,光华大放,威势凛然,宛如高高在上的皇者!

“而你,今日必须留下命来!”

而这一刻,哪怕是独眼巨蟾心中对于这只天狐再如何忌惮,见到对方竟然不肯退让,也终于是露出了阴狠无比的之色。

“好,好,好……”

“看来你真当本尊怕了你,竟敢如此不识抬举,今日本尊就让你知道,我上古魔魇一族的秘术的威力!”

“咯咯……本皇倒真想要见识见识……”银狐面对独眼巨蟾的威胁,竟是咯咯一声娇笑说道。

而那独眼巨蟾情知,无法说动对方,也是不再废话,原本宛如枯枝树皮一般的干枯身躯,竟是突然间蜕变为猩红的颜色。

与此同时,他的那只独眼,也是瞬间变成了暗红之色,一道道阴冷,沙哑的嗓音,回荡在了洞窟之中!

“夜魔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