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4月

【 .】,精彩免费!

只见冷翼摊开的手掌上有一小滩类似豆腐脑一样的绿色渣子,绿意在他红色虚幻的掌间显得格外突出显眼。

“这是什么东西?”慕梓灵细看了下,惊奇发现那绿渣子像是一团还有着鲜活生命力的脑髓,蠕蠕的跳动着。

“养胎。”冷翼又是简单的两个字。

“养胎?”慕梓灵心中更是惊疑。

虽然琢磨不清这是一团什么鬼东西,但若说真用这会蠕动的鬼东西养胎,那不是一尸两命,就是养出个鬼胎来。

这事看似悬乎,令人难以置信,但是落在慕府那女人身上,慕梓灵顿时就觉得一点也不稀奇了,她问道:“苏殷在用这东西养胎?不,她用这东西在养谁的胎?”

不等冷翼回答,慕梓灵脑海中忽然想起了最有可能的一个人:“月玲珑!”

冷翼点头,给了她肯定。

慕梓灵的神色顿时变得冷凝起来。

若说月玲珑现在就在慕府,那么她之前所有的推测就都是真的了,苏殷利用了一切可利用的人,变着法的来阴谋陷害她。

养胎……苏殷用这鬼东西在给月玲珑养胎?怕是真在养鬼胎,怀诡计。

气质美女高清图片

慕梓灵眉心冷了冷,随即拿出一个小空瓶,让冷翼将手中那团绿渣子装到瓶子里。

近在眼前的盯着瓶子里令人作呕的绿渣子,慕梓灵的脸色变得愈发冰冷。

黎霑虽才提醒过她不要轻易去招惹苏殷,但是眼下的情况,可一点不像只要她不去招惹,就会平安无事的样子。

相反的,她还隐隐有种可怕的直觉,直觉苏殷用这绿渣子给月玲珑养胎,最终要对付的目标就是她。

她慕梓灵从来就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这次说什么都不能等未无可知阴谋再次降临在自己头上,才去反击,指不定到那时候就晚了。

想着,慕梓灵将瓶子收进袖子,准备走人,却被冷翼抬手拦下。

“安啦,我只是去找的亲主子。”慕梓灵无奈地道,她心中很清楚能让这眼前这没有“人气”的家伙都警惕起来的事,定然是不简单的,所以她才不会在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就去慕府探究竟。

哪里知道,像是没听到慕梓灵给他“安心”的话语一样,冷翼依旧巍然不动的拦在她身前。

其实要收拾冷翼可比收拾鬼影鬼魅简单多了,只要把他收回血羽令中就可以了,但慕梓灵并没有这么做,她道:“这样吧,我去找亲主子,就再去那有鬼的慕府盯着——”

慕梓灵这次的话未说完,冷翼就“嗖”地一声,消失在来时的方向。

慕梓灵抵达皇城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说巧也不巧,慕梓灵到的时候城门正缓缓关起,但好在她也在最后时刻顺利窜进了城。

却谁知道,她人刚好在城门紧闭的前一秒进来,后一秒就有一个守门侍卫持着长枪过来拦人:“城门已关,若想进城,明日再来。”

这意思是要让她退出去吗?

慕梓灵转头看了看身后已经紧闭的大城门,简直懒得跟这个故意找茬的小兵计较,径直往城内走。

见状,被无视的小兵挥了下手。

顿时就有唰唰一群有持火把有持长枪的守卫冲着慕梓灵围了上来。

直接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慕梓灵,这才发现,这守城的人比平时多了不少,而且个个虎背熊腰,精气十足。

如此戒备森严,出什么事了?

就在慕梓灵狐疑之际,那为首的小兵大喝出声:“此人深夜擅闯进城,定是图谋不轨的叛党,给我拿下!”

若说拿下就被拿下,那就不是慕梓灵了。

不过就在慕梓灵准备动手之际,忽然一道不男不女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胆,统统给咱家住手!”

伴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城街道上由远及近的赶来了一队人马,其中有一顶枣红色轿子,声音正是从轿子里传出来的。

为首的守卫似是一眼认出那轿子里的主人,神色一变,紧忙摆手,示意还围着慕梓灵的那些守卫下跪迎人。

一群守卫齐刷刷的跪下,唯独慕梓灵独树一帜的站在人群中。

“大内李总管来了,想人头落地吗?还不跪下!”就近跪在慕梓灵身边的为首守卫见她还直挺挺的站着,一个劲的低喝她下跪。

慕梓灵根本懒得搭理。

就在这时,轿子停了下来,里面被人搀扶着走出来了一位中年太监。

中年太监一手拂尘,一手被人搀着,架子十足。

直到走到慕梓灵面前,他才微行了个礼:“参见王妃娘娘,这些狗奴才让娘娘受惊了,奴才这就接娘娘回宫。”

为首的守卫闻言,险些没整个人匍匐粘在地上。

看着眼前这个唇红齿白,不男不女的眼生太监,慕梓灵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想到她这次来不也就是要进宫找龙孝羽,现在有人来接,可不就省事了?

基于此,慕梓灵没有推迟,落落大方地开口道:“带路吧。”

“娘娘请。”中年太监甩了下拂尘,退开一步。

只见他坐的那顶枣红色轿子被人挪开到一旁,后面又有一顶格外精致的轿辇映入眼帘。

见状,已经迈开步的慕梓灵脚步一顿。

这阵仗显然是有备而来来接人的,慕梓灵更又觉得哪里有问题了,她不由狐疑问道:“祈王殿下让来的?”

中年太监也不知是谋其位就其事,还是什么,给了她十分模棱两可的回答:“主子的事,奴才不便多言,娘娘回了便知。”

若换做以往听了这话,慕梓灵会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认为这其中绝对有鬼,但想到现如今的朝野后宫,似乎没有什么对她有威胁的了,她便没再多问什么。

不过事有蹊跷必有妖,慕梓灵虽表面上没什么表现,却心中已经暗暗琢磨警惕着。

“对了。”上轿辇前,慕梓灵又朝中年太监问了一句:“这城中是出了何事,为何如此戒备?”

这一回中年太监的回答很中肯:“我朝局势刚定,城中内外出现了不少叛党奸佞,皇上这才下令加防警戒,一经发现任何叛党奸佞,格杀勿论。”

慕梓灵将信将疑的往昏暗的四周扫了一圈,才转身上了轿辇。

进了宫,慕梓灵直接就被安排住进一寝殿。

“王妃娘娘,夜已深,您早些休息,奴婢们就在殿外候着,有事您可随时传唤。”说话的不是接慕梓灵进宫的李总管,而是一个长得十分干练的嬷嬷。

慕梓灵也是下了轿辇才发现接她进宫的李总管一群人除了抬轿的几人,其他人都已经不见踪影,此刻接待她的就是这个嬷嬷和几个小宫女。

叫她进宫来睡觉,这是什么道理?

刚要迈进寝宫门槛慕梓灵,先是往寝宫内扫了一眼,才又退了出来:“祈王殿下呢?他不在这吗?他在哪?”

“奴婢不知。”嬷嬷的回答比先前那个李总管直接多了。

早就知道这趟进宫有猫腻的慕梓灵,故作随意的摆摆手:“既然祈王殿下不在这里,那本王妃也没有在这里待下去的必要。”

说着,慕梓灵转身准备走人。

果不其然,那干练的嬷嬷和几宫女就刷刷上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怎么?”慕梓灵双手环胸,冷笑道:“们想以下犯上不成?”

“不敢,只是……”嬷嬷微欠了下身,然后拿出了一块极为普通的半截玉佩:“不知娘娘可认得此物。”

慕梓灵轻瞥了一眼,顿时脸色微变。

这是她爹的东西!

原本她是不会认得这半截玉佩的,不过就在不久前,她恰巧看到她黎恩娘亲身上也有这么相同的半截,当时她好奇问玉佩怎么只有半截,黎恩娘亲告诉她,另外半截在她爹身上,这被一分为二玉佩虽不起眼,也不值钱,但却是见证他们爱情的信物,一直都被他们不离身的带在身上。

慕梓灵从嬷嬷手中拿过半截玉佩,冷声问道:“这玉佩的主人在哪?”

嬷嬷答非所问:“天色已晚,娘娘还是早些进去休息。”

慕梓灵眯了眯眼,定定地盯着嬷嬷。

嬷嬷也不知是被她盯得胆怯了,还是因为恭敬,她朝后退了两步,继而又做了个“请”的动作:“娘娘,请。”

自从在城门口碰到那太监总管,再到现在的这个嬷嬷,慕梓灵听得最多的就是“娘娘”二字,此时再听她总觉得十分刺耳不对味。

握紧了手中的半截玉佩,慕梓灵像是真的妥协了般,没再吭声,扭身就进了寝殿。

关上门,空旷奢华的寝殿里仅慕梓灵一人。

要说刚刚在门外被那嬷嬷威胁,她心中没气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身处地域不对,她并不想多生事端,不过这并不代表她会就此安分,老老实实的等在这里,被牵着鼻子走。

从刚刚见到慕振国的随身玉佩,慕梓灵就在想着种种可能,包括从她进城到进宫,再到现在住的这个堪比皇后寝宫还豪华的地方,让她唯一能想到能在背后安排这些的人,除了当今皇上龙孝南,别无他人。

只是慕梓灵又想不通,在她的印象中,龙孝南就是一个文文弱弱,谦雅和煦之人,他特地安排这些又是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