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6月

.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停电两天。

冰稚邪一行人在英雄王墓室的暗格里发现了一张石刻地图,图中所示的地方是西大洋的一片海域。

“地图的周围好像还有字。”若拉道。

因为墓室里的光线太暗,那些刻字并没有着色,与石壁是一个颜色的,不清楚。影拿过若拉手上的晶石跳上石格瞧了瞧里头的文字:“是现代字,是萨格留下的。”

若拉道:“上面写的什么?”她的好奇心也被激起来了,做为一个历史和考古的工作者,这种事情对她有着很强的诱惑力。

影打着晶石念道:“‘来到这里的人,当或者们到墙上这篇遗言的时候,就证明们已经达到了这座陵墓的终点,而我留下以下的话,就是为了等候们。’”

老猎人听着不自觉的凑上去,想从影身旁的空档清墙上的文字。

影继续念道:“‘或许们已经清楚,这座陵墓是我埋在这里的一座假墓,事实上这是一座没有完成的陵墓,我的生命已经等不到它完成了。不过我的尸体虽然没有埋葬在这里,墓中所有的东西都是真的,包括我留下来的达摩克利斯之刃和太阳神的黄金甲,以及对面墙上所画二十五间暗室中所有的财宝和秘密。’”

冰稚邪听完倒气了一口凉气,二十五个房间里的财宝,那得是多少啊

影笑道:“的确很吓人啊。”

“快接着念,快接着念。”老猎人催促道。

森系唯美短发女生逆光触寻户外写真

影瞪了他一眼:“急什么。”说罢又接着念起来:“‘墓中的东西,任何到这里来的人都可以带走,外面的那些盔甲和兵器都是我一生收集的珍品,我希望它们能被人善用。我之所以要在这里设下这座陵墓,并不是要掩藏什么,事实上我在这里所故弄的一切把戏,都是为吸引们进来这里,原因是我有一种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托付给们。’”

冰稚邪暗道:“果然不出所料。”

“‘这件事牵扯到一个很大的秘密,在这里我不能说。不过们一定很奇怪,既然是为了让人发现,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么多凶险,最后还要把开启这道暗阁的机关安置在天纹石棺里面。没错,这就是我对们的考验,因为我所托付的这件事不但需要非凡的勇气和实力,还需要非凡的知识和运气。仅管这个考验并不算完整,但们能到这里,证明们具备了一定的能力,相信们已经是们那个时代的佼佼者。如果不是,们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来发现了这里,那么只能怪我运气不好了。’”

若拉道:“什么事情连英雄王死后都不能说出来啊?”

“后面还有话。”影又念道:“‘这件事连同我真正的墓埋在一起,们可以通过墙上的地图,们可以通过墙上的地图到达那儿。那里是我追寻这事件中的秘密时发现的一个岛屿,它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名字,叫做‘精灵圣域’。现在,们就来精灵圣域找我吧,在那里我会将我这一生最大最重要的秘密告诉们。’”

“精……精灵圣域?”若拉眨了眨眼睛,着其他三个人。

“海之城、精灵圣域……”影心道:“这个英雄王到底都去过一些什么地方啊?!”

毫无疑问,像英雄王这样的人所去过的这些地方,必然是常人难以想像的。冰稚邪搜寻了脑海中所有的记忆,从来不记得有‘海之城’和‘精灵圣域’这两个地名,连听都没听过。

影站在暗格中仔细的着地图,恍惚间陵墓又使劲的摇晃起来。

这回晃动的幅度非常大,连地上的石棺棺盖都跳起来了。若拉道:“这回是真的要塌了,快走啊!”

“再等等,再等等……”影飞快的扫视着墙上的地图,以最快的速度仅可能将这张图记下来。

老猎人道:“不行了,真的要掉下去了。”他们已经感觉到石墓在一点点往下坠,只等剩余的根枝一断,就会整个落下去。

影见时间不等人,只好留下几个影子在这里,自己和冰稚邪他们飞快的跑出去。

刚一出墓室,就听到前面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声音虽然不响亮刺耳,但听在耳朵里震聋发溃,心脏跳动的频率都跟着变快了。

“海之主帕诺茵!”冰稚邪一惊,他一边跑,只见前面慢慢升起了一团迷濛的水雾,水雾十分浓厚,里面的情况完不见。

水雾在墓室里越来越多,接着整座陵墓都震了一下。水雾之中的海之主撞在陵墓下面,竟把整座墓给抬起来了。

陵墓一震,没有准备的若拉当时就摔在了地上,冰稚邪一把提起她,同时与影左右踩着空踏,变幻出了影武者。老猎人也刷一下拔出了刀,这时候海之主肯定是来者不善,趁它还没主动攻击,不如先下手为强。

影武者和冰稚邪他们各自用起了技能和魔法,魔法打在水雾中传来了各种声音。这雾中的海之主发出怪叫,忽然几十条指头细小的黑色须鞭从雾中刺出来。这黑须鞭刺得极快,冰稚邪就算做好了被攻击的准备,仍是被刺中了一下,而老猎人更惨,他身上的盔甲就像纸糊的一样,他自己只听见‘咚咚咚’三声轻响,盔甲上就被刺穿了三个洞,登时血流如柱。

黑须鞭刺在影武者身上就把影武者消灭了,余劲不止打在厚实的陵墓墙上,墓墙就像一块脆弱的饼干,刺出了许多小黑洞。

若拉道:“怎么办,挡在前面过不去呀。”

“冲过去。”影随起祭起了魔法,寒冷的冰息吹进水雾里面,结起一层层的脆弱冰壳。可是水雾怎么也冰之不尽,他冲入冰壳,飞向墓室的上方,试图不靠近海之主,从上方的空隙中穿过去。

可是海之主帕诺茵在水雾中就如同一个主宰,这当中的一切都是它的领地。雾中的幽蓝光芒更亮了,整片水雾开始聚集,并很快形成一个力道极大的水龙卷,飞中雾中的影立刻身不由己被卷了进去。

在水龙卷外头的冰稚邪顿感自己的身体像要被撕裂了一样,赶紧用冰魔法支援影。强大的寒意蔓延进龙卷水柱之中,水柱表面迅速结起厚厚的白冰。但是这水龙卷的力道太大了,白冰仅仅持续了一瞬间,就立刻被卷动的水流给冲脆。

水龙卷中影被卷得头昏脑涨,要不是他是对魔法抵御最高的魔导士,恐怕身体早就被这力道给卷成麻花了。他咬牙在脑中形成魔法意识,海洛伊丝的咒印很快在他身上亮了起来,他心中暗喝一声:“女权!”砰的一声,一面透明的冰之光壁在龙卷中强行打开。

‘女权’是一个以防护为主,攻防兼备的魔法,对物理攻击的防护不大,但对魔法的抵卸方面防护力非常高。‘女权’一出,影身上的撕扯力立刻减小,并由内而外将水龙卷彻底冰封。

‘女权’的冰封能力极强,但冰稚邪也不知道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立刻变出了数十影武者,与它们一起发动魔法向下方剩余的水雾中打去。

‘砰砰砰砰……’一连串重击,海之主帕诺茵似乎也感觉到了疼痛,发出了与之前不一样的怪叫声。这时,冰稚邪感觉到下面忽然聚起了强大的魔力,他不由得为之变色,心中大为惊慌。这么强大的魔力他从来都没有遇见过,更想不到的是海之主一连遭受这么多下魔神的攻击,居然马上展开反击,实力之强实在让人感到恐怖。

忽然,陵墓又一阵颤动,被海之主帕诺茵顶起来的英雄王陵往下沉了一截。必竟这近乎实心的陵墓不知道有几千几万吨重,它的一块墓砖恐怕都有一吨重,海之主顶着它,又突遭魔神的猛攻,身体的力量大为减弱,顿时就把它压了下去,聚起的强大魔力也消失了。

从冰封的龙卷中出来的影大喊道:“机会,快跑!”

这一瞬息之间冰稚邪已吓出了一身冷汗,刚才那魔法形成出来,不知道有什么后果。他拉上若拉,追在影身后赶紧逃命。

几个人迅速从海之主上方穿过,逃进了通道,必竟从陵墓下方飞出去太危险了,这等于从海之主的眼前逃命,等于找死。

这时候影也顾不上想通道中的几十间暗室了,眼下命在倾刻,先逃出这个危险地带再说。等逃到地上,再唤与帝龙来跟它决战。正在通道中飞奔,冰稚邪的脑袋一下撞在了通道的天花板上,他心中暗道不好,海之主脱离了陵墓下文,陵墓正在向下坠落。这时候他们连瞬移也不敢乱用,万一没瞬好,移进了实心的墓墙里,那就死定了。

冰稚邪他们几乎是用上了吃奶的劲在逃,这回原路出去,可比进来时快多了。忽然眼前一阔,出来通道进了前殿,影二话不说,一强力的魔法打向那仅仅开了一线的墓门。

碎石崩裂,冰稚邪他们刚刚出墓门没飞多远,就听到陵墓落进水潭里的巨大水声,那掀起的水浪把空中的他们都给淹了进去。他们这时离水面的距离并不高,赶紧朝着头上有光亮的洞口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