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一道流光飞来,一路上鬼修尽数被弹开。

村民看到这一幕,眼中的惊恐变成了错愕。

舒绿也朝远处看去,正好看到凤清焦急的身影。

他刚好在附近,又感觉到筑梦铃的强烈召唤,便想也没想地朝这边赶,谁知却看到这让他头皮发麻的一幕。

他鬼修密密麻麻扑在阵法护罩上,就算被弹开,也会马上再次扑上去,悍不畏死,根本感觉不到疼痛。

舒绿甩出神识细线,将凤清拉进了大阵里。

阵是她布的,她自然能够带人进来。

凤清落地后第一时间就激活了寻梦铃,寻梦铃叠在巨剑剑尖,光芒一闪,巨剑又长长了三寸。

他与众人分散的这一个月来,修为刚刚才突破,一时间,他竟成了整个团队修为最低的,比路時光还不如。

他毕竟没有星火世界,不能时间加速,修为落后,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这种落后让他现在很着急,他现在动不了。

阿诚不在这里,他去哪里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每日都是美美的

他转动眼珠,朝他能看到的地方尽量看去,却一无所获。

现在不是想私事的时候,不管怎样,此刻他需要专心对敌。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听到动静的顾月诚钻出了马车,断手撑着马车门,定定看了凤清好久好久,才确定不是幻觉,是凤清本人。

他跳下马车,走到凤清身后用断臂圈住他。

一身戾气,一身不平,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熟悉的温度和熟悉的味道,凤清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来的是谁,心瞬间就安稳了,他没事就好。

囚梦铃上隐隐的红褪去,又变成了深沉的暗金色。

他激活了囚梦铃,囚梦铃飞过去重叠下寻梦铃下方,巨剑再次变长三寸。

巨剑威力大增,竟把鬼帝逼退了。

舒绿乘胜追击,指挥巨剑压着鬼帝打。

铃铛的辅助可是成倍加攻击力的,凤浅加入时,双方实力就平衡了,再加入了凤清,鬼帝就落在了下风,现在又加入了顾月诚,鬼帝输也只是时间问题。

巨剑强悍地朝着眉心处逼近,只僵持了一瞬,巨剑就从鬼帝脑门里穿进,再从他后脑勺穿出。

照灵镜上又出现了层层叠叠交错在一起的各色细线,细线根根断裂,鬼帝就这么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连带他在其他平行世界的同等存在。

嗯???

舒绿几人心有所感,都朝天空中看去,他们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某种桎梏好像被打破了。

所以说斩杀鬼帝后,鬼修的实力已经大幅度被削弱了,是吗?

非常好!

鬼帝一死,舒绿迅速解除了铃铛的合体状态,铃铛回到各自的掌铃者手中,几人各自为战,开始解决其他鬼修。

凤清侧过身,微微抱了抱顾月诚,也投入了战斗。

凤清回来了,顾月诚心里一松,没有了牵挂,也投入了战斗,他失去双臂,实力受损,处理起鬼修来不如其他人方便,却仍努力地在跟上大家的节奏,他知道凤清肯定不愿意看到他自暴自弃的样子。

战斗从深夜持续到清晨,第一缕阳光冲破云层,鬼修才如潮水般退去了。

凤清回到顾月诚身边,立刻发现了顾月诚的异样,“你怎么了?”他伸手去拉顾月诚的手,却被顾月诚躲开了。

“我没事,你别担心。”

陈丹妮撇撇嘴,“还没事?凤清你要是再回来晚点,他的铃铛都变红了。”

凤清拉住了顾月诚,“怎么回事?”他语气和缓,极有耐心,“没关系,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告诉我,可以依靠我,知道吗?”

顾月诚眼眶一红,轻轻靠在了凤清肩膀上。

凤清朝陈丹妮抱歉地说:“我想和他单独待会儿。”

陈丹妮表示理解,拉着白峰一起走了。

一夜大战过去,村民的事情忙完了,掌铃者们的事情却还没完。

舒绿把金珠分给了他们,准备趁着白天处理鬼修危险小,再去处理一波。

凤清跟顾月诚谈完了话,虽然顾月诚说得不面,他才也猜到了。

他把顾月诚哄睡着了觉,便找到了舒绿,“我替阿诚向你道歉,这件事,是他做的不对。”

“不用。”

“阿绿,你别因为这个就跟他起了罅隙,我们是一个团队,有摩擦很正常,但是不要记仇。”

舒绿停下脚步,“我还没有那么无聊,会抓住这种事情不放。而且我之前说的,对他的处置,也是建立在他的铃铛变成金红色之后,你不用担心。”

凤清紧盯着舒绿,似乎在判断她话语的真实性。

凤清:“行吧。”

舒绿一步跨出,瞬移到了昨天处理到一半的阴泉处。

到了下午,顾月诚睡到自然醒,精神好了许多。

精神的紧绷感不是神识强大就可以消除的,他表面上绷了一个月,实际上绷了得有两千多年,忽然松懈下来,人都软趴趴的。

凤清见他醒了,靠过去,轻轻揽住他。

“手还痛不痛?”

顾月诚摇了摇头。

凤清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怎么这么傻!答应我,今后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要以保住自己的性命为首要任务,不可再犯傻拼命了。”

顾月诚把脸埋进凤清的胸膛。

他在阴泉不要命攻击鬼修的事情谁都没讲,却还是被凤清猜到了。

他闷闷地答:“你在,我就在。”

凤清叹气,他知道勉强不了这人,非常头疼的不说话了。

过了半晌,顾月诚先开了口,“我想治手,现在还不能闲着,我要帮忙。”

凤清满是不赞同,“手肯定要治,但你不可帮忙,你得先温养你手部的经脉才行。”

二人说着话,马车被人敲响了。

凤清探出头去,陈丹妮递上一个储物袋。

“喏,金珠,今天的量。”

凤清接了,“有没有断续丹?”

陈丹妮点头,“算有吧,需要的灵药都有,只是要炼制,让凤浅炼制吧,我没那个天赋。”

她说着,就往外掏灵药,是高年份的,药效很足。

凤清收获了一堆玉盒,“多谢。”

“客气什么,以后做事冷静些,我就谢天谢地了。”

她说得不客气,顾月诚却没发火,凤清回来,他又进入了贤者模式,轻易不会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