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咻的大脑也被冷风吹的有点不清醒了,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傅沉寒,鼻尖却十分敏锐的闻见了血腥气。

傅沉寒低声问她:“腿麻了?”

姜咻没有说话,男人便俯下身来想要抱她起来,姜咻受惊一般躲开,怕极了他身上的血腥味,睁着一双大眼睛,眼睛里却没有什么焦距。

傅沉寒慢慢的收回手,那双狭长冷漠的眼睛里积聚起了肃杀的戾气和沉郁。

仿佛一把见血封喉的利剑,剑锋所指,所向披靡,神鬼退避。

傅沉寒慢慢的站直身体,笑了一下,声音很轻:“怕我?”

姜咻抱着自己的腿,没有说话。

傅沉寒猛然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笑容就像是阴冷的毒蛇,有斑斓的色彩,却又危险吊诡。

男人的手指缓慢的在她光滑的脸颊上摩挲,微凉而粗粝的指腹很快就将她娇嫩的脸颊磨红了,傅沉寒的唇就在姜咻的耳垂边,危险的问:“姜姜,怕我么?”

姜咻眼睫动了动,脸色苍白的道:“……怕。”

“……”傅沉寒冷笑了一声,冷冷的看着她。

空气中仿佛有汹涌的命运在流动,要带着人彻底迷失在洪流之中。

清纯条纹睡衣少女粉嫩小嘴唯美写真图片

平白见势不妙,赶紧道:“爷……”

傅沉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进了院子。

平白松了口气,心想姜小姐还能保住一条命就已经是福大命大了,他也不敢跟姜咻说话,怕傅沉寒生气,于是看了眼姜咻,叹口气,也跟了进去。

姜咻呆呆的看了看月亮,弯弯的,清冷的,看着就觉得遥不可及。

她撑着墙壁慢慢的站起身,腿脚又麻又疼,难受的让人想哭,她咬着下唇努力站了起来,风一吹,她差点没站稳,扶着墙壁才勉强保持住了平衡。

而后她慢慢的走进了院子,立刻就有一股冲天的血腥味袭来。

院子里点了灯,那棵西府海棠明明花期将尽,但却开的十分荼蘼,花树周围,是大滩大滩的、已经开始凝固的暗红色鲜血。

几乎将地面都染了一遍。

姜咻是学医的,明白这样子的出血量,人是绝对活不下来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已经死了。

庆幸的是,尸体已经被处理了。

姜咻捂着嘴,胃里一阵阵的翻腾,恍惚间又是铺天盖地的血色压下来,让人窒息的浓稠的鲜血到处都是,母亲兰锦兮逆光站在窗前,脚边全是血,她脸色苍白,却微微笑着,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她的脸:“姜姜,怎么回来了?”

怎么回来了?

妈妈本来不想让看见……这一幕的。

姜咻呼吸急促,大脑缺氧,胃里泛酸,恶心反胃,她死死的抱着书包,似乎想从那上面找到一点慰藉,但是眼泪还是簌然而下。

眼泪砸在了她自己的手背上,烫得惊人,姜咻茫然的看了看前方的门,那里点着灯,是温暖的。

但是……好难受啊……真的好难受……已经……

已经走不过去了……

……

“爷……”平白欲言又止:“姜小姐年纪还小……”

傅沉寒没说话,只是看着面前放着的、还带着血的文件,忽然问:“我真的很可怕?”

平白:“……并没有。”

傅沉寒嗤笑了一声:“只有弱者才祈求善良。”

他靠在了椅背上,闭上了那双情绪晦涩不清的眼睛,“待会儿把姜咻送回姜家。”

平白一愣,“爷……”

“也许她待在姜家比待在我身边开心。”傅沉寒面无表情的说:“在我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担惊受怕的活着没意思。”

平白皱起了浓黑的眉,心里微叹,这好不容易才找着一个有意思的小姑娘,怎么就闹成这样了呢。

“好。”平白应下。

傅沉寒了心中的郁气却更盛了——她看他那是什么眼神?!他是什么吃人的野兽吗?!

心中的暴戾几乎压制不住,傅沉寒猛然站起身,想要立刻就把姜咻打包带走,眼不见心不烦,但是余光一瞥,就看见那个瘦弱的少女在海棠树边摇摇晃晃,马上就要砸在地上了——

“走不过去了……”姜咻喃喃地道,无意识的靠在男人的怀里,纤长的眼睫已经被濡湿了,眼睛里有光灭了:“……走不过去了……”

傅沉寒的脸色难看至极:“……姜咻!怎么了?!”

姜咻已经昏了过去。

傅沉寒咬牙切齿的将怀里的少女打横抱起,大步进了房间,怒道:“快去请医生!”

平白愣了愣,连忙去了。

之前在外面有冷风吹着还不觉得,一到了温暖的室内,傅沉寒才发现姜咻的身体烫得吓人,脸颊也被烧出了胭脂色,一把她放在床上就委屈的蜷缩成了一团,轻轻拉着他的手指,小声的叫“妈妈”。

傅沉寒黑着脸,“我不是妈。”

姜咻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将自己蜷缩成更小更小的一团,轻轻抽泣道:“……妈妈,为什么不要姜姜了……是姜姜不乖么……”

小姑娘的声音绵软,带着哭腔和神志不清的模糊,听着叫人格外的心头柔软。

傅沉寒顿了一下,终于还是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很乖。”

姜咻小声啜泣,连哭都不敢大声一般,又可怜又可爱,傅沉寒心头躁郁,唇角死死地抿成了一条线。

姜咻身上已经越来越烫,高烧来势汹汹,她脸色泛着一种病态的潮红,脆弱不堪。

或许是因为太难受了,她开始小声的哭闹:“……难受……好难受……太热了呜呜呜呜呜……”

傅沉寒只能安抚的拍拍她的身体,转头脸色阴冷的问:“医生这么久还没有来?!”

下人们吓得一抖,纷纷不敢说话,生怕傅沉寒把自己剁了。

好在这时候平白已经揪着家庭医生过来了,家庭医生一看傅沉寒的脸色,吓得腿都软了,要不是平白给拉了一把,他肯定就直接扑通一声跪了。

傅沉寒冷冷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看看她!”

家庭医生连声应是,战战兢兢地给姜咻做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