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秋姨,你提的什么呀?这么多?”

陆听晚好奇地看了看秋姨和另外两个女孩子手里提着的袋子,问道。

“是先生让我给你订的衣服啊,这不今天上市了一部分嘛,我就先给你拿回来了一些。”秋姨嘴上回着,心里却有些纳闷陆听晚怎么明知故问。

而且她不是一向对成堆成堆往家里拿的衣服首饰都是懒得问一句的嘛,怎么这会儿忽然问了?

“又是衣服啊~放陆延修房间吧,我房间都放不下了,这一季的新衣服就堆他房间吧,谁让他老买这么多,都说了我穿不过来,还买。”

陆听晚半嫌弃半欣喜,很是自然地说出了这句藏有暧昧的话。

而秋姨也很是自然地应下了,似乎早已习惯了这个“管家的孙女”和陆延修那不一般的关系。

一直面色沉稳的叶颂瑶此刻终于是有些把控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不管是陆伯,还是秋姨,自始至终,她叶颂瑶都像是个外人。

似乎陆听晚才是这里的主人。

而陆听晚那一句“都说了我穿不过来,还买”,很是打脸她之前那一句“他还时常说叨我呢,但见我喜欢,也就由着我了。”

可笑的是,陆听晚这一句是真真切切有的。

短发齐耳氧气美女水嫩逼人图片

而她那一句,却是她瞎扯出来的。

涂了鲜红甲油的指甲陷进了掌心,叶颂瑶沉着一张脸,端坐着。

眼底一闪而过的阴狠。

管家的孙女?

呵!

她说呢!一个管家的孙女,怎么敢在陆延修的别墅这么放肆,原来是早就爬上了主子的床。

怪不得就连一个管家,都敢这么目中无人。

敢情是仗着孙女有手段,攀了高枝。

还以为豪门有多高尚,没想到也不比娱乐圈干净多少。

叶颂瑶似乎有些明白了陆延修为什么要跟她传绯闻。

想来是为了给自己和管家孙女有染的事打掩护吧?!

秋姨领着两个女孩子,提着大包小包的新衣服上楼了。

那袋子上一个个名牌logo晃得叶颂瑶眼疼。

看来陆延修对这个管家孙女,确实很不一般!

叶颂瑶拿着包,站起了身。

陆听晚看向她,眨巴了一下一双干净无辜的大眼,一脸单纯地问:

“你要走了吗?不留下来吃个饭嘛?我让陆延修回家的时候给我带麻辣小龙虾,要不留下来一起吃吧?”

“不了,我还有个通告要赶,明天一早也有个代言,今天来这儿就是想来看看延修的,他既然在忙,我自然不会打扰他,因为延修说了,他喜欢我的听话和体贴。”

不愧是有五六年演艺生涯的叶颂瑶,碰到陆听晚这样的挑衅,还能保持得住优雅。

她今天顶着很可能让陆延修发火的风险来这里,其实就是来找机会想要坐实“陆延修女人”这个身份的。

她不管是外貌还是身材,都很有信心和把握,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她不相信能拒绝得了她。

却没想到到头来连陆延修的影子都没见到。

还发现他家里藏了这么一个表面人畜无害,实则极有手段的女人。

她哪儿还能待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