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听着铁彪的谩骂,虞七没有动作,只是转过身静静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感受着对方眸子里毫无半分火气,铁彪霎时间安静了下来,整个人莫名其妙的冷静了下来。

见铁彪不在聒噪,虞七摇了摇头,一双眼睛看着对方,然后扫过那满地尸体,混元伞转动,所有的尸体尽数被收取的点滴不剩,所有的尸体尽数被收入混元伞,成为了混元伞中的养分,滋润着伞女的灵魂。

“倒是一件好宝物!”铁彪怒骂了一阵,躺在泥泞中静静的看着虞七:“你死后,这件宝物便是我的了。”

虞七不理他,只是拿出一条绳索,将铁彪捆绑住,然后拖拽着其身躯在山间行走。

“藏宝的地方在哪里?”虞七拖拽着铁彪,向大堂中央走去。

铁彪此时闭口不语,虞七也不多问,只是静静的在山中走着,瞧着一片殷红的泥泞,被血水染红的山川,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

数万两白银不是一个小数目,轻而易举的便被虞七找寻到。

见到自家积蓄下来的银钱被人收走,铁彪也不开口,只是看着虞七动作。

扫过那被锁住的数十位山下贵妇,大户人家的小姐,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奇异之色,转身看向铁彪:“将你的修行秘法交出来。”

他看上了铁彪的修行功法。

铜皮铁骨,确实是不同凡响。

圆点衫嘟嘟小美女

铁彪闭上眼睛,不言不语,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虞七也不急躁,此时不紧不慢的拿起灯火,缓缓的将盗匪居所点燃。盗匪的老巢,乃是陈年古木搭建,一碰到火光,霎时间火焰冲霄,黑烟滚滚。

“寻常刀剑杀不死。你说,烈火能不能将你烧死?”虞七眸子里露出一抹怪异。

“呵呵,你爷爷我的铜皮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你虽然以雷霆将我击倒,但要不了三五日,我便可恢复如初,到时候便是你的死期。错非我铁骨未成,岂会惧怕你那区区雷霆!”铁彪冷然一笑。

“刀枪不入我见过,水火不侵还要比划比划!”虞七心中念动,提起铁彪脖子,猛然一甩,就见铁彪坠入了火海之中。

烈焰熊熊,焚烧万物。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铁彪似乎被人蹂躏了不知多少遍的声音,此时冲霄而起。

烈火熊熊,就算是真的钢铁,也能烧软,更何况是铁彪修炼的法体?

“原来你的水火不侵是唬人的货色!”虞七手掌一招,虚空中云雾汇聚,化作了一只大手,将火焰中的铁彪拿了出来。

身化云雾,不单单是简简单单的神通变化之术,更是其领悟了法则之力后,修成的无上神通。

此时铁彪周身一片殷红,犹若是刚刚出锅的烙铁,体内道道黑烟不断喷出。

“呵呵,烈焰杀不死我,顶多是为我锤断铜皮,助我炼法大成!”铁彪一双眼睛冷冷的看着他。

“哦?”虞七不紧不慢,不咸不淡的道了句,上下打量着对方,貌似对方的铜皮,确实是有所精进。

“好玄妙的修行法门”虞七心中对铜皮的修行法门越加好奇。

“烈火奈何不得你,那是因为你铜皮太过于玄妙,却不知你的五脏六腑有没有你的铜皮玄妙。你的铜皮,能不能护持住五脏六腑!”

虞七拖拽着铁彪,一路径直来到山巅,然后绳索游荡,铁彪被吊在了悬崖边:“你若不告诉我铜皮的修炼法门,我便将你扔下山崖。你虽然修炼成了铜皮,刀枪不入,却不知能不能将你摔死!”

铁彪闻言顿时变了颜色。

铜皮铁骨,一经大成,便天下间少有克制之法。

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皆是其神通之一。可惜铁彪修行不到家,这数百丈高的悬崖,一旦跌落下去,皮肤或许不会有什么大碍,但是体内的五脏六腑,必然会摔成烂泥。

但,即便如此,这口诀也绝不能说出来!

绝不能说出来!

说出口诀,自己便毫无价值,不还是死路一条?

“口诀乃不传之秘,你休想得到!你就算是将我折磨致死,我也绝不会吐露半个字!”铁彪冷然道。

虞七摇了摇头,瞧着面色坚定的铁彪,随手一抛将铁彪在悬崖上空来回抛起、拿下:“你可要想清楚,是法诀重要,还是性命重要。”

“不论如何,你都不会饶恕我的性命,不是吗?”铁彪冷冷的看着他:“杀了我,你终有一日,也会被我身后的人杀死。”

虞七动作一顿,将铁彪拉了回来,仔细在其周身一阵摸索:“没有?”

“哈哈哈,你这厮当真是愚蠢,口诀关乎重大,法不传六耳,更不会落于纸面,我又岂会写成书信带在身上?”铁彪嘲弄一笑。

虞七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铁彪,下一刻手中长刀飞出,划破了其周身的衣衫,刹那间被其拨成一只大白羊,在山风中挺荡。

“没有?”虞七将其翻来调过去,甚至于脚掌都没放过,可惜却没有经文雕刻其上。

“你这功法是何名字?说出来,爷给你个痛快!”虞七用刀尖挑着铁彪的下巴。

“给我个痛快?我怕你杀不了我!”铁彪冷然一笑

虞七看着那万丈悬崖,有心将铁彪推下去摔死,可不知为何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妥。

万一悬崖摔不死这孙子,被其趁机逃了怎么办?

“你真以为我杀不死你?”虞七忽然收了手中长刀,面无表情的站在山风中看着铁彪。

不知为何,此时瞧着面色平静的虞七,一股不妙的预感自铁彪心中升起。

虞七内视,自家‘承载乾坤’的符篆内,先天息壤上一株清脆的葫芦藤在缓缓生长。

心头念动,一颗翠绿色的葫芦,被其拿在手中。

葫芦清脆,娇艳欲滴,犹若是一只玉石雕饰品。

虞七静静的看着他,手指轻轻抚摸着那犹若玉石雕饰品般的葫芦,一双眼睛不包含半分感情的看着他。

“我再问你一遍,你究竟说还不是不说?若说,我放你一条生路。若不说,明年的今天,便是你的忌日”虞七话语淡薄,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我会信?”铁彪冷然道:“更何况,我觉得你根本就杀不死我”。

虞七叹息一声,然后托起手中葫芦,眼睛里露出一抹神光。

斩仙飞刀他已经祭炼了三年,但还是第一次用出来。

虞七轻轻一拔,葫芦塞子被其拔出,只见一线毫光自葫芦楼内升腾而起。那毫光背生双翅,面孔虚幻朦胧,但却与虞七有七八分相似。

一线毫光刚刚出现,虞七便有所感应,元神内的那一缕本源毫光,随之震动呼应。

“这是???”铁彪看着那升空而起的毫光,忽然心头一动,面色悚然,一股不妙的预感自心中毫无征兆的升起。

“请宝贝葫芦转身!”虞七冷冷一笑,并没有回答铁彪的话。

“嗖~”

那一线毫光迸射,在虚空中一转,刹那间定住了铁彪的泥丸宫,亦或者说是定住了其泥丸宫内的精气神三宝。

然后只见毫光飞出,瞬间没入了铁彪泥丸宫内,其精气神瞬间被斩杀,元神涣散而亡。

然后毫光回转,夺了铁彪的精气神,用来滋润葫芦本源。

“好宝物,简直是不可思议!此物专门克制天下武者,你日后定不得好死!”铁彪精气神涣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虞七,然后最终气绝而亡。

虞七摇了摇头,将斩仙飞刀收起:“好宝物!好宝物!”

扫过那空荡荡的云间洞,还有被一把点燃的熊熊大火,以及被捆束在山间的大家闺秀,富贵人家的小姐,虞七摇了摇头,手中掐诀下一刻化作雾气消散在群山间。

翼洲城内

虞七一路驾驭雾气,在虚空飞驰,待临近翼洲城之际,感受着翼洲城内的压抑之感,还有翼洲城上空破灭万法的天子龙气,不由得眉头一皱:“天子龙气压制天下万法,就算我的天罡变逆天至极,却也依旧大打折扣。”

话语落下,虞七所化的雾气在翼洲城内飘荡,悄无声息间在自家庭院内显露原型。

翼洲城大乱

翼洲第一讼师王撰,家老少所有男丁,尽数被人斩杀。

王家,绝后了!

除了一些女眷外,整个王家嫡系尽数死的干干净净。

除了那零星几个当晚不在王家的浪荡子弟侥幸逃过一劫,只怕整个王家彻底死的干干净净。

翼洲府衙

府衙内气氛一片压抑

“砰~”孙小果一拳砸在案几上,那上好的铁木,露出一道狰狞的缝隙。

“谁干的?”孙小果眸子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没有丝毫的痕迹留下,王家所有人,皆是一刀毙命!”李鼎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仵作递上来的文书,眸子里满是郑重,低头逐字逐句的品读着那文书。

“所有人都是一刀毙命,绝无二刀!”李鼎凝重道:“王家上百口人,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惹出来,实在是耸人听闻,不可思议至极。”

ps:感谢大佬“风君子浩然”的打赏,e…大佬不要打赏了,我会努力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