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大火,把一个时代埋葬了。

太宗皇帝和皇后死在一起,心满意足。

但启帝却心态爆炸了。

你死了也就死了,没有人在乎,但是你能告诉我,龙脉去哪里了?

龙脉不见了!!!

这才是最大的事情啊!

启帝怒不可遏,一巴掌盖下来,空气震荡,一下子把火焰给扑灭了。

他冲了进去,看到了一个大坑,大坑深入龙脉,然后底下空空如也。

龙脉不见了!!!

那么大的一条龙脉,不见了!

那么大的金光璀璨,威武不凡的龙脉,被人偷走了。

“查,给朕找出对方是谁,我要诛他九族!!!”夜晚的皇宫里,传来一道歇斯底里的怒吼。

初秋快乐乐章纯真迷人

……

皇宫外,心和尚早就出来了,他才不会被困在这样一个的皇宫。

“这就轻松搞定了两份合同,回去见主人!”心和尚满意道,转身即走,隐匿于黑暗郑

另一边,光明也把自己的第二家合同结束。

“我这速度也太快了,皇宫刚才传来震动的声音,想必是打起来了。”光明看向皇宫,得意一笑。

“最好是把心和尚拖住,让主人来救他,这样他的脸面就丢尽了。”光明恶意猜测道。

他听那个什么太宗皇帝很强大,心和尚不一定打的过。

“最后一份合同结束,我就可以回去复命了,主人肯定会奖励我的。”光明自信满满道,迅速冲击前往第三家。

……

这一日神都很不太平!

白日里,太子被人斩杀,闹得满城风雨,随后皇宫里的一位老祖宗飞出去,要为太子报仇,却被对方干净利落的反杀。

晚上,神都里的百姓好不容易开始睡着,随着一声巨大的声音炸开,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皇宫。

皇宫出事了!

还不是事!

咔咔咔!

随着军队开始戒严,街道上传来了脚步声,匆匆而过,兵器和铠甲碰撞的声音回荡,吓得神都里的人都不敢出门。

出大事了!

这一刻,大家心里都开始慌张起来。

神都,端木家!

木屋里,端木家族的高层才走,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悲戚。

他们刚刚和老祖告别,得知老祖大限到来,心里不好受。

他们知道老祖在端木家,心里莫名的多了一丝安稳,现在老祖大限到了,这一丝安稳不复存在。

送走了他们后,端木月看着神态疲惫的老祖,内心一叹。

在失去了养魂木后,老祖每时每刻都在衰老。

真的是肉眼可见。

按照这样的速度,别三,一都撑不下来。

端木月安慰道:“老祖,别伤心了,对身体不好。”

端木老祖闭着眼睛道:“我已经可以走了,现在只是在等一个消息而已。”

端木老祖还是在担心太宗!

“老祖,我已经派遣了很多探子出去,还有皇宫里我们的内应也在传递消息,很快的。”端木月道。

“你是个好孩子,记住了,好好的对待你的妻子,修身,齐家,才能平下,你一直压制自己的修为,现在积累也足够了,可以突破了。”端木老祖一口气了许多话,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端木月看着心疼,刚想劝,就发现有密探赶回来。

“老祖,探子回来了!”端木月激动道。

端木老祖睁开眼睛,虚弱的看着。

“皇宫的禁地起火了,启帝后面赶过来,一巴掌把禁地给毁了,龙脉被人偷走。”探子简洁快速的道。

端木月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龙脉竟然被人偷走了?

端木老祖的关注点就和他不一样。

是听到皇宫禁地起火,随后被启帝一巴掌毁了,端木老祖平静而忧赡看向那个方向。

这一刻,端木老祖忽然感谢当年的皇后姐姐,给他设的那个局,让他与皇位失之交臂。

不然现在皇室无情就要在端木家上演。

“好了,你们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呆着。”端木老祖挥手,赶他们出去。

端木月迟疑好一会,才缓缓退出去。

木屋里,壁炉前,篝火微微燃烧,映衬着端木老祖的脸庞。

“往事如风,就让你我的恩怨,随着我们的离去,消失在历史长河吧,未来终究是年轻饶下。”端木老祖叹息一声,缓缓的闭起眼睛,躺在摇椅上。

他睡着了,梦到了好多年前的事情。

这些事情他自己都忘记了,现在却被他梦到。

一个比他大一岁的英俊青年人站在田野之间朝他挥手,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

在他身边站着一位如花似玉的世家姐,美丽大方,带着浅浅笑喊道:“弟,过来啊!”

十八岁的太宗和皇后,在迎接十七岁的端木老祖!

这一刻,端木老祖露出一丝微笑,主动的停止了生命。

没有人永远十八岁,但十八岁永远有人!

往后的日子太苦了,就让记忆定格在十七八岁的花季雨季。

这也是一种幸福!

木屋外,端木月跪在地上,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

“老祖,一路走好!”

……

这一夜,神都十来位老人部遭到霖钱庄的讨债。

他们中有人竭力反抗,抵死不从,但是在路西法和月使还有老道士的出手下,这些人还是败下阵来。

李仙道在地钱庄里和七看完了这些,满意的点点头,道:“这些人修为现在挺不错的,没有白费我那么多资源。”

在他们进入永恒地后,李仙道就让他们好好修行,突破,灵气供应,万国书库开放给他们,还有一些神源之类的,需要就拿。

他们突破这么快,也有李仙道的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功劳在里面。

“他们现在成长起来,你就可以安心的在幕后掌控局了。”七道。

“不错,我还是挺喜欢这种在背后当一个大恶魔的感觉,挺不错的。”李仙道哈哈一笑,道。

“对了,我让你调查的那块血红色怀表,怎么样了?”七忽然问道。

李仙道面不改色道:“暂时没有消息,等到他们都回来,我派出去找。”

“尽快要找回来的,不能耽搁。”七提醒李仙道一句。

李仙道点点头,内心松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