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刘云深通完电话,孟浩然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似乎看到了山海集团轰然倒塌,看到了陆山民被他狠狠踩在脚下无助的样子,看到了曾雅倩哭哭啼啼向他求饶,看到了金桂集团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正当他沉浸在美好遐想中的时候,孟浩君东倒西歪的进了门,还没靠近一股酒气就扑面而来。

孟浩然眉头微皱,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还是一如既往的废物,要不是孟家已经没有多余的人,他恨不得一脚将他踢出去。

正当他不想理会,准备抬脚走进自己卧室的时候,孟浩君跌跌撞撞的拉住了他的胳膊。

“孟、浩、然”,孟浩君吐词不清的喊道。

孟浩然看着醉眼迷离,脸红得像猴子屁股的孟浩君,心生厌恶。

“你喝醉了,早点去休息”。

孟浩君打了个酒嗝,嘿嘿笑道:“我没醉,你才醉了”。

孟浩然抽了抽手臂,试图不再理会烂泥扶不上墙的孟浩君,但喝了酒的孟浩君力气极大,抽了两下都没有抽出来。

“你放手”!

“你放手”!孟浩君大声吼道。

孟浩然愣了一下,眉头紧皱。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孟浩君还从来不敢以这样的态度和他说过话。

纯真的柠檬少女让人倾心

“你说什么”?

“我说该放手的是你”。也许是酒壮怂人胆,孟浩君直着脖子和孟浩然对视。

孟浩然本来不错的心情,被孟浩君发酒疯闹得当然无存。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配为孟家子弟吗”?

孟浩君仰天大笑,“哈哈哈哈,我不配”。“那你配,甘愿给武勋爵当禁脔,甘愿给仇人当狗。”

“你给我住嘴”!孟浩君的话像一根根利刺刺入孟浩然的心脏,让他怒不可遏。

“哈哈哈哈”,孟浩君的笑声更加猖狂,“我说中你的痛处了吧”。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孟家,你这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说我”。

“哈哈哈哈”,孟浩君再一次放声大笑。“对,我是个废物,从小到大我都不如你,你是家族的希望,是东海有名的翩翩公子,是一只高高在上的白天鹅。在你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废物”。

“但是,我虽然是个废物,也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废物。”

说着指着孟浩然的鼻子,“而你,从始至终都是自以为是,哪怕从天上掉下来,被人一脚踩在烂泥里也一样自以为是。”

“你口口声声为了孟家,呵呵,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不甘心而已,你不甘心被陆山民那样的人打败,你不甘心心爱的女人被陆山民那样的人抢走。你以为你受尽屈辱是浴火重生凤凰涅槃”。

“不,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高傲自大,你遭受的那些所谓的屈辱不过是用来自我催眠,不过是自欺欺人麻痹自己而已”。

“啪”!孟浩然一耳光狠狠的打在孟浩君脸上。

孟浩君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咯咯冷笑。

“孟浩然,看清现实吧,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不是努力就能做到的。陆山民已经是我们仰望的存在,你斗不过他的”。

“你给我滚”!!!!!孟浩然猛的一把甩开孟浩君的手。

孟浩君呵呵直笑,笑得泪流满面,转身摇摇晃晃的朝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孟家完了,你也完了”。

孟浩然一脚踢翻身前的茶几,茶几上的杯子盘子哗啦啦响了一地。

“孟浩君你给我看好,我一定会杀了陆山民,一定会重振孟家”。

刚走到门口的孟浩君停顿了一下,冷笑一声,喃喃道:“疯子”。说完,身影缓缓消失在夜色之中。

白斗狼的死并没有在陆山民和海东青之间造成裂痕,反倒因为陆山民在医院勤勤恳恳的照顾,两人原本紧张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虽然海东青偶尔还是会冷不丁的出言讥讽打击,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陆山民坚持不反唇相讥,坚持以微笑待之,那种打击力度自然而然也就降低了许多。

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海东青身上的伤基本痊愈。

为了庆祝海东青出院,陆山民准备请她和盛天吃顿饭,以海东青的性子,本以为她会拒绝,没想到她很爽快的答应了。恰好这个时候陈逊打电话过来,顺便就让陈逊先到‘渣渣辉烧烤店’占个座位,以现在渣渣辉烧烤店的火爆程度,如果不提前占位置还真难吃上烧烤。

三人驱车来到渣渣辉烧烤店,果然是门庭若市,这个时间点并不算吃烧烤的最佳时间,但门口已经排起了一条长龙。

好在陈逊提前占好了位置,看见三人,起身使劲儿的招手。

坐下之后,陈逊看了眼盛天,又瞄了眼海东青。神秘兮兮的附耳问道:“山民哥,你和蒋琬的事大嫂没意见”?

陆山民轻声说道:“她的耳朵很好,小心一脚踹你出去”。

陈逊再次瞄了一眼海东青,果然看见她脸上略带冷意,赶紧咳嗽一声对盛天说道:“我叫陈逊,大叔高姓大名”。

陆山民介绍道:“这位是盛天,你叫天叔就行了。”说着看了眼海东青,“以后叫她青姐”。

陈逊赶紧喊道:“天叔好,大、、青姐好”。

海东青没有理会他,对陆山民淡淡道:“听说你烧烤烤得不错,去烤两串”。

陈逊愣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山民,“山民哥你太厉害了,不仅生意做得好,武功也高强,不仅长得帅,还会烤烧烤,简直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十好男人,我要是个女人也会爱上你”。

陆山民笑了笑,很听话的起身朝烧烤架走去。

海东青自然听得出陈逊的意有所指,冷冷道:“你要是想嫁给他,我现在就阉了你成你”。

陈逊只感觉胯下阴风阵阵,赶紧讪笑着闭上了嘴。

盛天倒是含笑对海东青说道,“这小子倒是和东来有些臭味相投”。

陈逊脑袋不笨,眼前这个老头子能和陆山民和海东青在一起,而且两人对他的态度犹如长者一般,自然知道这个叫盛天的肯定不是一般人。赶紧就顺着杆子往上爬。

“天叔,东来是谁”?

盛天笑道:“

是东青的弟弟,和你一样有些小聪明,你们两个若是相见,说不定能成为朋友”。

陈逊呵呵一笑,转眼看向海东青,“青姐,既然我和你弟弟志同道合,要不我也当你弟弟吧”。

“滚”!海东青只用一个字回应了他。

陆山民走进囤放菜品的小房间,推开一扇隐藏的门,里面是一间隔出来的小房间。洪成武和冷海正坐在里面。

“怎么样”?陆山民直接开口问道。

冷海看了一眼洪成武,说道:“没有找到彭超,自从那晚之后,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陆山民眉头微皱,“连黄杨也没有找到蛛丝马迹”?

洪成武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以彭超搬山境中期巅峰的实力,警察难以在没有收缩包围前就抓住他,即便能抓住也难免会有一场动静不小的战斗”。

陆山民点了点头,他相信彭超并没有落入马鞍山手中,否则马鞍山也不会再三追问他彭超在哪里,显然马鞍山以为是他把彭超藏了起来。

“会不会他已经落入了薛家手中”?

冷海摇了摇头,“不太可能,据我们对薛家的暗中观察,薛家的人也在寻找彭超的下落”。

陆山民眉头紧皱,“那有没有可能你们没有堵住彭超的去路,让他逃离了裕兴村”。

“不可能”,洪成武很肯定的说道:“我当了十几年侦查尖兵,当时到达裕兴村的时候很快摸清了地理情况。要想不被警察围住,又不被大路上的监控摄像锁定住,总共就只有两条路。当时你和薛猛战斗的位置挡住了一条路,就只剩下村东面那条路。他当时逃跑的时候虽然警察在外围设了埋伏,但包围圈还没有收缩,中间的空隙足够他这样的高手逃出去。当时我们和黄杨带了三十几个人在那个方向的警察外围专门针对那些空隙做了布置,即便他也能突破,也不可能无声无息让警察和我们都毫无察觉”。

陆山民百思不得其解,“有没有可能当时彭超并没有逃离裕兴村”?

洪成武说道:“有这个可能,但是之后警察包围圈缩小之后,他更加无法逃离”。

陆山民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大活人突然间就人间蒸发了,摇了摇头问道:“黄杨给薛氏集团旗下迪川商贸的那个财务经理设下的局起作用了没有”?

冷海摇了摇头,“陈星的父亲已经在医院住了大半个月了,我们在医院周围安插了很多眼线,一直没见到任何可疑的人出现”。

陆山民沉思了片刻,决定先暂时不想这个问题。对冷海说道:“你继续配合黄杨寻找彭超”。

说完无比郑重的看着洪成武,“麻烦洪哥立刻去一趟东海”。

洪成武愣了一下,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薛家就在最近肯定会派核心人物去东海,一场大战即将在东海展开。

“东海那边有多少力量”?

陆山民伸出一个指头,“一个排够不够”?

洪成武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胸脯,“足够了,在我手上一个排能歼灭一个营”。

“好,去东海找山猫,所有带枪的人交给你”。

洪成武站起身来敬了个标准的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