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看着逐渐遍布空气的毒雾,众人没有丝毫的慌张。黑贞上前一步,拔出了腰间的荆棘十字剑。

“这是来自我由憎恨淬炼而成的灵魂的咆哮!咆哮吧!吾之愤怒( gronde du hae)!!!”

一道道紫色的火柱冲天而起,将毒素部燃烧殆尽。

这就是众人在到来之前,讨论出对付塞弥拉弥斯的毒的办法,用火烧。

黑贞的火,是充满诅咒气息的憎恶之炎。其本身,就是一种火毒。以毒攻毒,以火攻毒,是对付塞弥拉弥斯最好的办法。

哪怕是最古老的毒杀者,也不可能制造出能够克制黑贞宝具火焰的毒素。

瞬间,空气中只剩下了炙热。

塞弥拉弥斯的毒,对于从者而言尚能抵挡。但是对于人类之身的御主,则是致命的。所以动用宝具来抵抗毒,完不为过。

毕竟黑贞现在,根本不需要为自己的魔力而担忧。因为三名资质极为优秀的魔术师正在为她提供着辅助。

“那么,各位,我们按照计划”

白贞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中就闪过一道绿色的流星。伴随而来的,则是兴奋的大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等你好久了!黑方的archer!!”

又是一年毕业季 校园留影

阿克琉斯站在战车之上,拉着战车在空中翱翔奔驰的,是三匹长鬃飞扬的骏马。

“阿克琉斯”

站在地面上,喀戎看着空中的弟子,神情平静下来。

“黑方的archer,来吧!!是我们一决胜负的时候了!!”

“御主”

“我明白的,archer。”

菲奥蕾点了点头,伸出了手:“以第二黑之令咒命令,archer,给我带来胜利!”

“以第二枚令咒命令,战胜敌人!”

“以第三枚令咒命令,为我们取得圣杯。”

“最后,以第四枚令咒命令”

嫣然一笑,菲奥蕾轻声说道:“获胜吧,喀戎!”

“您的命令,我确实的收到了。”

喀戎身上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魔力,身躯开始在地面崩腾,同时手中的弓箭如同机枪一样不断射出。每一发,甚至已经达到了魔化阿塔兰忒的地步。

塞弥拉弥斯也十分识趣,直接将菲奥蕾、喀戎和阿克琉斯传送到了庭院中的一个为止,让他们尽情的战斗。

而在这短短一分钟时间里,考列斯和狮子劫界离,就已经跟着弗兰斯坦因和莫德雷德朝着中央宫殿的方向冲刺。但是他们的路上,遇到了截击。

“不能再让你们继续前进了。”

黄金的神枪从空中落下,狠狠的朝着众人的脑袋上砸去。但是四人没有一个,对这个攻击有什么反应。

因为他们知道,有人会拦住他。

“再看哪里啊!!”

“当!!!”

燃烧着紫炎的黑龙旗帜和缠绕着太阳之火的黄金之枪相撞,黑贞嘴角勾起,看着眼前的白发青年:“你的对手,是我们啊!!”

“哈啊!!”

“!!!!”

这时,白贞已经从另一个方向跳起,手中的鸢尾花旗帜径直的砸向了迦尔纳的背部。而想要收枪抵挡的迦尔纳,却被正面的黑贞死死缠住。

“轰!!!”

白贞的这一击,正面击中了迦尔纳,让这名大英雄的身躯如同陨石一般坠落。

“原来如此,二对一吗?”

挥舞武器驱散烟尘,迦尔纳一歪脑袋,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两人:“这也无妨。不过,在开打之前我想问问,你们的御主,没有来吗?”

“不好意思啊,er有更重要的事情。”

黑贞端起旗帜,冷笑道:“但是他那个男人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所以,你们注定失败!”

“是吗那就在他到来之前,动用力将你们排除吧。”

“轰!!!!!”

堪比太阳温度的炽热之火,缠绕在了迦尔纳的身躯和长枪之上。迦尔纳举起长枪,淡漠的说道:“你们,是无法战胜我的。”

“那也要打到最后,才能知道啊!!”

似乎是为了回应迦尔纳一般,黑贞的身也都缠绕起了紫色的憎恨之炎:“圣女,就拜托你防守了!”

“交给我吧。”

“咚!”

三人同时踏裂大地,向着对方扑去。

“当!!”

迦尔纳的长枪刚刚挥下,便被白色的旗帜稳稳挡住。而黑色的旗帜如同影子一般,刺向了他的脑袋。

长枪翻转,迅速摆脱了白贞的纠缠。迦尔纳甩出武器,将黑贞的武器撞开。

“哈啊!!!!”

身猛然爆发出火焰,其温度让白贞和黑贞都不禁和他拉开了距离。

“真英雄,以眼杀人!梵天啊,覆盖大地(

ahra)!!”

“吾主在此(ernelle)!”

“咆哮吧!吾之愤怒( gronde du hae)!!!”

神圣的鸢尾花旗帜,挡住了炙热的射线。燃烧的憎恨之炎,从空中狠狠的砸下,将迦尔纳融入其中。

“轰!!!!!”

紫色的火柱,冲天而起。

“解决了吗!?”

“不,还没有!!”

一道由黄金之枪形成的赤红光柱,从紫色的火柱中射出。

“梵天啊,诅咒我身(

ahra kunda)!!!”

“轰!!!!”

光柱将大地直接融化,形成了一路焦黑,而白贞和黑贞则是及时的向着两边躲闪,但也被火焰擦中。

“唔!”

“啧!!”

根本没有功夫看一眼自己的伤势,两人同时从左右两方发动了突击。旗帜与旗帜,极为配合的刺向了从火柱中走出的迦尔纳的不同位置。

“没用的!”

迦尔纳低喝一声,随手一招。刚刚被掷出的黄金之枪迅速回到手中,而他的身边,也出现了数十根有火焰组成的长枪。分别射向了白贞和黑贞。

“当当当当”

火焰长枪并没有能阻挡两人半秒,在旗帜的不断挥舞下,所有的攻击部被挑开。一黑一白,旗帜顶端的尖刺,如同闪电一般刺出。

“叮!!!”

然而,在迦尔纳双肩的两环黄金之盾,挡在了白贞和黑贞的攻击之前。

“日轮啊,化作甲胄(kavabsp; and kunda)”

迦尔纳平静的说道:“凭借你们两人,是无法击穿我的黄金之铠的。”

“轰!!!”

火焰的流弹疯狂的从迦尔纳身后射出,尽数打在了黑贞和白贞的身上。将二人同时击飞,撞在了周围房屋的墙壁之上。

“咔”

拔出了插在地上的武器,迦尔纳如此宣言道。

“差不多,该结束了”

“咳结束?你说什么啊?”

黑贞扶着废墟,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战斗,才刚刚开始。”

“啊,说的没错。”

和黑贞相比,白贞的状态要强上了不少。毕竟刚刚遭受的是魔力攻击,而身为ruler的白贞,拥有着ex级别的对魔力。

“不要太小看ruler啊,迦尔纳。”

白贞的脸上露出了坚决:“哪怕被你打倒一百次,我也会同样站起来继续战斗。为了阻止恶行,那么献上这份身躯也无所谓。”

“这,就是我身为ruler的,觉悟!”

“哈,这白痴圣女倒是挺会说。”黑贞嗤笑了一声:“我倒是没有她这么高的觉悟,只不过要是打倒你的话,能为我的er省下不少麻烦。”

“那么,我就会燃烧这副身躯,将你连同骨髓一起,燃烧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