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夏儿看了一下前面的九龙豪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向叔,我到家了。 !”没有马回答给不给安雄打电话。

向叔回过神,这才查觉自己只顾说话了,“哦,好好好,那打扰二小姐了,我只是想替安家跟二小姐求个情,二小姐若不愿意的话权当我没说吧。”

安夏儿清颜一笑,“向叔客气了。”

回到九龙豪墅,魏管家他们听到安家那边的人来电话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还有脸打电话给少夫人你呢?”小纹叫起来,“少夫人干脆把安家的电话部拉黑得了,如今知道贴着脸来了?早前干嘛去了?”

“小纹。”菁菁制止她的话,看向安夏儿,“少夫人,你是怎么打算?”

安夏儿斜倚在沙,手拿着一杯白开水,她现在要开始为婚礼做护肤,多喝开水可以排毒。

她喝了半杯放下杯子,“至少他们知道,他们自己是没资格跟我打电话,才特地让向叔打吧。”

安夏儿相信,虽然向叔想问候她。

但真正想通过向叔来获得她的原谅的,是安雄或安夫人。

“那少夫人要三思了。”魏管家道,“安家这样绞尽脑汁让一个下人联系少夫人,或许,安雄他根本没有卧床在床。”

“对,说不准想博取同情。”小纹道。

如花似朵清纯女孩天真烂漫生活照

“算没有卧病在床,想必这会心里也不好受吧。”安夏儿泰然自若地挂起微笑,“如今他们知道夏叔是什么来头,又知道曾经被他们赶出家门的我是什么人,这会他们别说是想救安琪儿出来,估记家都在防着我怕我会侍机报复了!”

日夜惶恐,落下病想必也是有可能的。

“说到这,安家肯定已经被记者盯了。”魏管家说,“西莱国处置那个罗斯福的新闻一出来,便顺势说明了夏国候的身份,那对于夏国候的死如今不是安雄的那个说法了。”

“听向叔说,安家外面已经涌满了记者。”安夏儿杏眸微眯,仿佛能想象得到安家有多呛。

“活该,被自己的谎言打脸了吧。”小纹哼了一声,“这个世界的报应还是有的,只是时机未到而以,安雄是没想过有今天。”

“说到这,少夫人,安三少他们是代表国际刑警去了西莱是么?”菁菁在他们提起安家时,便想到了那对兄弟。

“对,西莱王室那一场政乱的平息,他们有很大的功劳。”说到安夙夜和安锦辰,安夏儿心怀感激,“我父王曾在国宴,特地感谢过他们。”

“罗斯福是由西莱国枪决了,那南宫焱烈和其他的黑帮成员是被安三少他们押送走了么?”菁菁问,“那关于南宫焱烈的事情,国际刑警那边什么时候向外界公布?”

“这是国际刑警方的事情了,我不纠结。”安夏儿道,“总之那个男人落了,我心里的石头也放下了。”

安锦辰和安夙夜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南宫焱烈的,她知道,所以有安锦辰他们在国际刑警那边,安夏儿很放心,6白也放心。

“没有这么快。”魏管家分析起来,“如果说想盗取西莱国的计划南宫焱烈是主谋,国际刑警方那边至少要让他将来龙去脉都交代清楚,以及让他说出有关于那个黑帮的事。最后审问出结果,由国际法庭判定他的罪行后,才会面向世界公布南宫焱烈的罪名和落的消息。在这之前,南宫焱烈被捕的消息会被国际刑警方封锁着。”

“为什么?”小纹问,“大坏蛋不应该早点公布于世么?”

“这是司法机构的流程。”魏管家说,“而且想必在判定南宫焱烈的罪行之前,国际刑警方会尽量想法从他口挖出有关那个黑帮的事情,这会要点时间,不会那么容易的。”

只要涉及到司法或是什么机构,都将会有一大系列的流程要走,不可能一两天能处理完毕。

小纹与菁菁看了看对方,这才查觉得这件事非常复杂,南宫焱烈和国际刑警那边恐怕不会那么快出结果。

作为先提起这一个话题的菁菁说,“那少夫人,国际刑警那边有安三少他们在估记不会出什么问题,目前少夫人安心准备婚礼好了,为了给少夫人做护肤,我和小纹还专门去学了……”

安夏儿点头,“好,等下开始吧,我这刚想着在婚礼前要请个美容师来做个护肤套餐呢!”

6宸和6玺从游戏室出来后,听到魏管家说他们妈咪为安家的事烦心,二人顿时露出一脸傲慢。

“安家?那些是什人,还想来找妈咪?”6玺手捅着儿童卫衣口袋一脸蔑视地楼走下来,环顾大厅一周,“对了,妈咪不是回来了么,在哪呢?”

“玺少爷,少夫人在面做护肤。”魏管家道,“十分钟后,法语老师会过来,你和宸少爷准备课吧?”

“什么?”6玺马瞪大眼睛,“不说等妈咪和爹地的婚礼之后我们再课的么?”

6宸也怪,“为什么这么快?妈咪也说过可以迟一点。”

妈咪心疼他们之前过得太辛苦了,说在和他们爹地婚礼之前,让他和6玺也放个假。

对于两个小少爷的问题,魏管家只是微笑着,“小少爷,在少夫人他们婚礼之后的是新课程,但在这之前,你们去西莱而落下的功课,大少爷让你们必须现在补回。”

两个小少爷当场呆住!

6玺一边往面跑去一边叫,“我不答应我不答应,我去找妈咪,我才不要现在课,我要像整天吃喝玩乐呆在妈咪身边……”

“玺少爷!”

两个保姆赶紧追去。

6宸小脸也闷愤地看着魏管家,“这是爹地的话?”

“当然。”魏管家点头,“所以小少爷你们还是乖乖课吧,天资聪明,如果不努力,也会输给勤奋好学的人。大少爷是为你们好,希望你和玺少爷以后不会输给任何人。”

魏管家相信,以6宸的头脑,是听得懂他这番话的。

6宸脸一丝不悦,纵使他不6玺那般任性,但也还是孩子,起整天被一大堆要学的东西给束缚住他自然还是愿像一样自由。

特别是他们妈咪回来了,他也想先好好陪陪妈咪,感受一下妈咪在身边的幸福。

半天,他问道,“听说,妈咪和爹地要让我或者6玺,去当西莱的国王是真的么?”

魏管家一脸震惊,好一会才道,“宸少爷,你这是听谁说的。”

“反正我听到了。”6宸仰着小脸,褐色带着沉静,“是不是真的?真要把我和6玺送去别的国家么,是我,还是6玺?”

魏管家叹了一气,最后蹲下,与长相精致的小少爷平视着,“宸少爷,我不知你从哪听到了这个消息,但我可以回答你的是,大少爷和少夫人确实有这个打算。”

“果然么……”6宸缓缓垂下脸,“这么不想我和6玺在他身边么?”

“宸少爷你不要想错了,且不说少夫人有多喜爱你们绝对不舍得让你们离开,你们对于6家来说也是最优秀的继承者。”魏管家安慰他,“但如果将来有那么一天,西莱得从你和玺少爷之间选一个储君的话,这是6家的荣耀,也是对你们的认可。”

“我只想跟妈咪和爹地在一起。”6宸说,“我不稀罕其他国家的王位。”

魏管家感概,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三岁多的孩子说的话,思想的早熟让他们过早地接认识到了流社会和贵族圈的形态。

“我知道。”魏管家道,“但你们总有长大的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去走,或许你和玺少爷以后不会这么想了。”

6白在商界的巨大成,和他个性的霸权主义,决定了他的儿子不可能没有野心和担当!

魏管家知道小少爷们现在只是还小,还想呆在爸妈身边,所以话说得非常温和……

6宸小少爷低着脸,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最后魏管家又微笑说,“宸少爷,也不是要马送你和玺少爷过去,说了,是将来。”

也许是等你们五六岁时,或者再大点。

6宸这才露出了一丝笑脸,也不知信了没有,“嗯。”

但6宸虽然一脸释然了,可心里却有了一些计划和打算。

他来到九龙豪墅第三层休闲区,在专美容室外面时,碰到了端着糖水过来的女佣。

“宸少爷。”女佣颔了颔。

“你端的什么,给妈咪的么?”6宸问。

“是的,宸少爷,是给少夫人的银耳红枣糖水。”女佣声音细软地回答,“你要喝么,我再去端几碗来,刚好玺少爷和小姐也在。”

6宸和6玺平时对甜食不是那么情有独钟,这一点也许遗传至他们父亲。

“不要了。”6宸道。

“好的。”女佣腾出一只手,一边去开门。

“喂!”6宸盯着女佣托盘的糖水,“糖水给我,我来!”

女佣回头,“啊?小少爷你……”

“给我。”

6宸直接踮起脚伸手接了过去。

安夏儿侧卧在床,穿着白色柔软的浴衣,奢华暖光的照在她身,刚刚做了一套身护肤,此时正头自然地散落下来,完素颜而自然的她,起平时更加纯美惊艳。

坐在床沿看着安夏儿,用手指轻轻戳了戳安夏儿滑嫩嫩的手臂,“妈咪,是什么护肤?”

6玺小盆友在旁边替妹妹解答,“是让皮肤变得更好的东西,因为妈咪和爹地要举行婚礼了,婚礼的新娘都要做世界第一的美女,所以都要做护肤。”

安夏儿完不知6玺小小年龄从哪知道的这些知道,但看着承欢膝下的儿女,噗嗤一声笑出声,“小玺解说得很对,是这样,但是,女孩子呢,不光是要在婚礼做最美的女子,平时也要漂漂亮亮干干净净,要随时把自己收拾好一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