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落下,立刻将在场数千双眼睛引开。

只见拥挤的人群再度分裂,让开道路。

但这一回,人群的沸腾与骚动远不如之前,人们能听到鼓音之声,还有灵兽咆哮声音,顺着声源看去,一队穿着金灿灿衣袍的队伍朝这走来。

好大的排场!

队伍足有近百人之多,所有人皆骑龙马,而龙马中央,是一头庞大的好似雄牛般的灵兽拖着一副华贵的车架,车架边缘,一个烫金大字。

林。

林家人来了!

两旁的路人纷纷侧目,眼里渗着震惊。

龙马!每个人骑得都是龙马!!!

要知道,整个群宗域龙马数量屈指可数,当前唯一拥有龙马的人只有凌战天,但不想这等坐骑,林家竟有这么多。

林家这么有钱吗?

声音是从车架里传出。

窈窕淑女落地窗前展倩影美艳清纯

凌战天淡漠的看着车架,鼻腔里发出冷哼。

凌家人个个目光炽热的盯着来人,毫无疑问,就当前群宗域的形势来看,凌家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这个隐世大家。

“天呐,这么多龙马,那个灵兽好像是四眼蛮牛吧?据说这种灵兽是以充满魂力的石头为食,养上一头,不知要消耗多少魂丹呢,林家竟饲养了这么一头灵兽?”

“不愧是曾经群宗域的霸王呐,果然是富可敌国,只怕现在的林家实力依旧不是我们能比的。”

“据说这一次林家是为至尊机缘而来,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有出世的打算。”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议论的人群里,不少人脸色剧变,当年流传下来的历史里可不缺记载,林家为征服群宗域,覆灭了大量宗门,杀的血流成河,人头滚滚,若不是最后由连城溪及宗门联盟击溃,恐怕整个群宗域,已经姓了林,被之残酷统治。

只可惜当下的林家实力也不好招惹,否则人群之中,怕是有不少人现在就要动手,解决这些潜在威胁了。

对于林家,群宗域的魂者们褒贬不一。

车架停下,一个穿着金袍身材高壮的男子从里头走出,男子手中握着一柄金灿灿的剑,人如天神,气质独一无二。

林破军!林家这一辈的绝世天才。他一落地,周围的人情不自禁的朝后退了一步。

这是一种气场!

凌战天冷哼一声,淡漠的看着来人:“怎么?林破军,你要为她们出头?”

“出头?”林破军摇了摇头:“我对无能之辈一向不感兴趣,为何要出头?更何况,这些人的事情,我一概不知,不曾了解,如何出头?”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废话了,我等你已经等了很久了!”

凌战天淡道。

“呵呵,不急,凌战天,还有一些人没来,你我的决斗,还得再缓缓。”林破军淡笑道,眼里有一丝精光闪过。

“不必等了,我们已经到了。”

人群中又有声音响起。

萧家。

进魂大陆天王宫人!

萧嫣儿、宋老几人来的很低调,不像其他宗门那般大张旗鼓,直到靠近了擂台,人们才注意到他们。

“宋老,嫣儿,快快快,这边坐这边坐!”

凌虎立刻起身,笑脸相迎。

“凌家主客气了。”

萧嫣儿淡淡说道,言语之中有一层说不清的抗拒,显然她并不想与凌家套的太近。

不过凌虎也不在意,只要凌战天击败了二人,那凌家与天王宫便将结为亲家,到时候也容不得萧嫣儿抗拒了。

萧嫣儿的出现,立刻夺走了半数林家人的风采,她虽蒙着面纱,但那面纱下朦胧的倾城姿容,依旧让人无法忘怀。

一时间,整个比斗现场,所有风头被林、萧两方瓜分,至于先前进来的那些宗门势力,早就沦为了配角。

“今日是真正的大场面呐。”

云麓苦涩的冲着身旁的九心仙子道。

九心仙子淡淡点头,一言不发。

“既然嫣儿小姐已经到了,那我们开始吧。”

林破军将视线从萧嫣儿身上移开,虽然他从林家走出,但对上萧嫣儿这样容貌身上都无可挑剔的女人,瞳底深处也有一丝遏制不住的渴望。

“我早就渴望能与林破军你一较高下了,整个群宗域里,我谁都不看在眼里,子笑也是,那个什么白夜也一样,唯独你,能值得我出手一战!”

凌战天哼笑道,视线随意在紫嬛神女、苗一芳及秦新红等人身上扫了一圈,淡道:“把这些人轰出去吧,然后开始决斗。”

“是。”

凌家人点头,立刻朝神女宫那边行去。

以凌家人的地位,根本不需要卖这三个势力的面子,凌战天是凌家的骄傲,凌虎最为得意的儿子,既然凌战天不喜欢这几个势力,凌虎也不会去强求,更何况,若凌战天战胜了林破军,娶得了萧嫣儿,这几个宗门在他们眼中,跟地上的蚂蚁也没什么区别。

“既然各位不欢迎我们,我们自行离开就是,不用你们动手。”

紫嬛神女深吸了口气,面色苍白的说道。

实力不如别人,也只能忍受这份屈辱,她本是希望能通过这场决斗提升自己对魂道的感悟,却不想那件事情在这里都受影响。

“不用我们动手?这里是中城,我们动不动手,是你们能决定的吗?”

凌战天哼道。

紫嬛神女脸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刚才你们神女宫的人竟敢辱骂我,现在却想一走了之?可笑,来人,把她们打出中城,谁敢反抗,废其修为!”凌战天淡淡道。

此言落下,周遭人无不愕然。

“你”紫嬛神女愣了。

一众人气急。

“战天,做人留一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凌家人也忍不住劝道。

紫嬛神女到底是一派之主,这可是彻头彻尾的羞辱,已经不只是得罪这么简单了。

“那又如何?神女宫在我眼中,就是一群废物,既然敢顶撞我,就该做好承受我怒火的准备。”凌战天不屑道。

“”

“把她们赶出去。”凌虎挥手,不愿浪费时间。

凌家人纷纷涌去。

“我看谁敢动手!”

一记冷喝响起。

威势迸发,凌家侍从顿受压力侵袭,难进半分,周遭的魂者们也纷纷被逼退。

“是龙灵尊者!”

有人呼出。

“凌战天,你果然如传闻中的那般狂妄自大,不过,你不觉得你这样太过荒唐无道吗?我们神女宫与你凌家无冤无仇,你何必将事情做到这般决绝?”龙月沉道。

“因为两点,一,你们顶撞了我,蚂蚁,废物,是没有顶撞他人的资格的!二,我不喜欢那个叫白夜的垃圾,所以,你们必须滚。”凌战天双手抱胸,嘴角扬笑。

龙月柳眉一沉。

“哈哈哈,凌战天,你这种性格我都是很喜欢呐。”林破军大笑。

“龙月,不要乱来,我们缓缓退出,这里是中城,我们不能与凌家人发生冲突,否则很难收拾局面。”紫嬛神女银牙紧咬,低声道。

“可现在这种情形,我们能怎么办?”龙月反问。

紫嬛神女哑口,不知所措。

谁都没料到凌家人对待神女宫的态度竟是这般,或许说是凌战天的态度。

终归,还是因为力量薄弱啊紫嬛一叹。

弱者,要么被欺凌,要么被屈服。

咚!

就在这时,一记爆裂声突然从擂台上响了起来。

爆炸产生的气浪直接将擂台上的凌战天与林破军震退。

擂台周围的人纷纷起身,紧张的看着擂台。

“发生什么事情了?”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呼声荡开,人群显得有些慌乱。

凌战天眉头一皱,紧盯着黑碗处。

却见那漫天尘土的地方,缓缓走出一个身影。

那是一名穿着剑袍,生的剑眉星目的男子,男子长发披肩,俊朗不凡,神情有几分清冷,尤其是双目,好似利剑,能够贯穿人心。

“你是谁?”凌战天颇为错愕,这个人是从哪出现的?而且爆炸的源头是哪?那黑碗?

凌虎急忙驱使侍卫守备擂台。

宋老皱眉,盯着台子,眼里闪过一丝寒芒。

“刚才是谁在骂他们废物?羞辱紫嬛神女的?”

那人没有回答凌战天的问题,而是指着台下的神女宫一众,淡淡开腔。

“我。”凌战天双手抱胸,一脸轻笑且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你?”

那人随意扫了眼凌战天,淡道:“跪下,道歉。”

“哈哈哈哈哈”

当这话冒出的瞬间,整个擂台周围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爆笑声。

人们笑的人仰马翻,更有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一双双眼睛如同看待白痴一般,看待着那人。

让初宗第一的凌战天下跪道歉?这个人疯了吗?

唯独少部分人,脸色难看的望着擂台。

他们见过这个人,而且印象深刻。

林破军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也不吭声。

而凌战天已是瞪大双眼,望着那人,回过神后,也发出了大笑之声。

“你知道我是谁吗?”他饶有兴趣的问道。

“凌战天。”那人淡道。

凌战天愣了下,有些意外:“既知我名,还敢大放厥词?”

“大放厥词?”

那人摇了摇头,眼里渗着浓浓的不屑:“即使你是凌战天,那又如何?不过一个废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