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 侠客管理员

“菊友,菊友?”凌霜华抱着菊友,几乎落下泪来,“可算醒了!”

“小姐?我怎么睡着了?”菊友轻轻挣开凌霜华的怀抱,像是有点不适应这现代的礼仪,随即脸色一变,跳起来张开双臂,就跟老母鸡护着小母鸡似的,惶急道:“小姐快跑,有强盗!”

“怎么还没完了呢?我长得就那么不像好人啊?”一个委屈的声音响起来,“表妹我跟说,这小女仆得管管了啊!”

菊友一转头,就看见那个胖子正张牙舞爪对自己作势欲扑呢,啊一声又叫起来,浑身发抖,身体却死死挡在凌霜华面前,他身边刚刚见过那个漂亮姐姐嗔怪地拍他一巴掌,这胖子才嘿嘿一笑,懒洋洋坐回去。

“这是……”

菊友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凌霜华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急忙抱抱她肩膀,轻拍她后背,连声抚慰道:“没事,没事,咱们到家了……”

像是感受到小姐的怜爱和友情,这一次菊友伏在她怀里没有动。但很快,他又惊讶地咦了一声,飞快地抬起头来,把凌霜华的脸扳过来,疑惑道:“小姐的脸?”

没等凌霜华回答,小姑娘就满脸迷茫地摇头:“难道是做梦?不对啊,怎么摸着这么真呢?难道是狐仙?聊斋?”

毕晶当场就喷了,这小丫头爱好还挺广泛,连聊斋都看过了?闲书没少读啊!

“说什么呢,个死丫头!就那么愿意我那张脸变成那样啊?”凌霜华哭笑不得地拍她后背一下,“表哥给治好了!”

“治好了?”小姑娘又扳过凌霜华的脸,仔仔细细看了半天,凌霜华眼含热泪,就任她把自己的脸捧在手里,一动不动。过了好半天,菊友还是摇摇头,幽幽叹了口气:“这梦怎么这么真呢?刚才出门还是……还是那个样子呢。”

清纯校园少女化身运动达人元气照

见她一副迷茫的样子,满屋子人无不绝倒。丁典笑道:“那刚才在监狱里见我的时候,握是个什么样子?”

菊友一愣,慢慢转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先是愕然,继而惊呼起来:“,是丁大哥?的脸……怎么?”

————————————————————————————————————-

“现在知道我不是强盗了吧?”

第二天一早吃饭的时候,看着眼睛红红的菊友,跟着侍剑李萍忙前忙后,毕晶撇撇嘴:“个小丫头,居然敢这么对我。”

“毕大哥,对不起。”菊友顿时涨红了脸,低着头期期艾艾道:“,是好人……”

“完了。又一张好人卡到手!”毕晶咳声叹气,指指满屋子人道,“看见没有,这一屋子都跟差不多,一人给我发一张,我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得是个老光棍!”

“嗯哼!”母老虎不满地咳嗽一声清清嗓子。毕晶立刻变脸,眉开眼笑道:“幸亏我们家母老……涵涵没给发卡,一直喊我死胖子……”

菊友:“呃……”

——————————————————————————————————–

这一天白天又是一阵穷忙。首先是胡青羊加急特快的身份证,连同前几天的蒙恬一家、刘据一家、扶苏李建成诸位太子的身份证一起送到。紧接着就是给刘据和蒙恬家几个小子联系学校,办转学手续。又去给胡一菲办出生证,准备将来落户——也不知道胡青牛兄妹怎么想的,居然真就用了母老虎起的这名字。

一直到晚上吃完饭宵完夜,毕晶才算喘了口气。

深更半夜,毕晶抱着大号保温杯一边灌着水,一边问殷素素和宁中则:“们两个谁先来?”

“这么着急么?”殷素素道:“真不打算歇两天?”

“歇什么歇?自打遇到这破系统,我歇过一天没有?不都这么过来了?”毕晶哼了一声,“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先把工作都干完了再好好休息不香么?省得心里天天有事,休息都休息不爽。”

母老虎笑着撇撇嘴:“可我怎么听说,某报社某同志,就算写个三百字小简讯,不到排版的时候都不交稿?身为兼职扑街写手,写个小说都不到半夜不更新——这人认识不?”

“谁啊,谁啊?说这人,我怎么没听说过呢?”毕晶拨浪着脑袋四下乱看,但下一刻瞬移话题问殷素素:“怎么样?想好了没有?”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毕晶忽然发现,家里这帮人的亲戚朋友七大姑八大姨的,基本上已经都弄过来了,除了等杨过回来去救杨康,就剩下宁中则家的小师妹,以及殷素素的老公孩子了。看起来忙完这几天,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应该能够好好歇上那么一天两天了。

怕就怕吴老二那个王八蛋……呸呸呸,破诶呸!乌鸦嘴!

毕晶一边胆战心惊地胡思乱想,求神拜佛希望吴老二别找事,一边以询问的目光注视着殷素素和宁中则,希望这俩拿个准主意。

“殷姑娘先吧。”

“宁姐先吧。”

宁中则和殷素素几乎同时出口。顿了一下,殷素素缓缓摇头道:“还是宁姐先吧,我那边不着急。再说了,刚到我们那边去过一次,总得让系统冷却一下不是?”

“这个理由……啧,有点意思,计算机游戏啊!”毕晶深深看了殷素素一眼,知道这女人其实还是犹豫不定,没想明白究竟怎么办呢,难得她居然能想出这么个借口来。转向宁中则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再去笑傲,把令爱找回来!”

宁中则终究年长一点,又做了那么多年掌门夫人,见过大风大浪的,感情没那么大起伏,只是面带感激地向毕晶点头致意。她的嘴角带着微笑,只是,眼角,却不由自主开始泛红。

毕晶叹口气,打岔问鲁免贵几个:“怎么样,今晚要不要再跑一趟?”

“不去!”几个人异口同声,“去了又是打酱油……”

算们有自知之明!毕晶都不忍心看这几位跑了好几趟,什么都没捞着干的兄弟了,对萧峰阿朱道:“咱们这就走起?”

PS:这一章献给“王羲之的鹅”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