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分钟 2月

铁疙瘩般的秤**眼看就要砸在梁三头上了,莫小川鬼魅般的身子后发而先至,一把把秤**接在手中。

“小川,可不能犯傻啊,还年轻,可不能杀人。爹年纪大了,无所谓了。”莫红军连忙大声朝莫小川喊道。

“爹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杀了他,他要是轻而易举的死了,我心中的怒气怎么发泄出去。”莫小川冷冷一笑,把手中的秤**放在了架子车上。

“莫小川,知道在做什么吗?这是在犯法。乖乖给我住手,我还可以帮求求情,轻判一些。”莫建林见梁三受这么重的伤,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心中自然有一股子怒气。自己在王固县那也是有头有脸的,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让自己家如何再在王固县混呢?于是跑到莫小川身边指着莫小川的鼻子说道。

“滚妈蛋,算个什么东西。”莫小川看也不看他一眼,反手一个巴掌,重重打在他的脸上。把莫建林整个人都打飞了。莫建林人还在半空,口中鲜血和被打落的牙齿就全部喷了出来。

莫小川并没有算完,在莫建林还没有落地的时候,人已到了他的下方。探手抓住了刚才指着自己的那根手指,“咔嚓”一声,直接给他掰断了。

“啊—”伴随着一声惊天的惨叫之声,莫建林重重地摔在地上。

“嘭,嘭,嘭。”莫建林接连弹起落下三次,才蜷缩着身子,抱着右手痛的在地上直打滚。

十指连心,更何况莫小川用如此粗暴的手段,直接将他的手指掰断呢?

本来,如果不是因为这次事情,莫小川就算是见了莫建林也不见得会正眼看他。

莫建林不但与莫小川同宗,而且,莫建林的母亲还是任素梅的堂姑,名叫任秀格。这样算起来,莫建林和任素梅还是表姐弟关系。

因为莫建林的父亲莫玉民身为王固县花拳协会的会长,所以,人面广,资源多。曾经,任素梅想着让莫玉民给莫红军找个工作。莫玉民嘴上是答应了。可是背地里却嫌弃任素梅一个子不掉,一点东西不拿,还想让他办事,真是穷逼穷疯了。还真拿自己当亲戚了。

美女浴室写真

当时,消息传到任素梅耳朵眼里,只把任素梅气的大病了一个星期。因为,当时,任素梅可没少帮莫玉民他家出过力。没想到莫玉民如此的生性薄凉,完全不顾忌亲戚和为他家做牛做马的苦劳,竟然说出这番话来。

也就是那个时候起,莫小川对莫玉民一家,心里始终都有一根刺。但是到了莫小川这个地步,虽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故意去找茬生事,但是碰巧了的话,莫小川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而刚才,莫玉民竟然偏帮梁三,拦着莫红军让梁三打,这让莫小川同样对他起了杀心。那想着,莫建林还不知死活的上前指责莫小川,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吗?

莫红军见此情况,心里更急。他虽然性子暴躁,急脾气,但并不代表他没脑子。

对于梁三,打残了也就打残了。大不了多花点钱,还有私底下解决的可能。毕竟,梁三也不一定愿意把事情闹大了。一是影响他的名誉,二是他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但是,莫小川同样把莫建林弄残了,那后果可就严重的多了。

莫玉民在王固县的能量,莫红军太清楚了。那可是真正的宗师级的存在。真正能一呼百应的主。

“小川,快带着的朋友跑吧。最好带上的弟弟妹妹,新镇们再也不要回来了。”莫红军连忙过来对莫小川推搡着说道。

“对,对,小川,快走。晚了恐怕来不及了。”任素梅也从姬凤妍等人的劝慰中快步走到莫小川的身边,说道。

莫小川看着莫红军和任素梅那种关切的模样,一股暖流瞬间滋润了心田,就连脑海中的那份戾气也淡了不少。

“爹,娘。我没事,们不用担心。凤妍,们帮我照看好爹娘。”莫小川对姬凤妍说道。

姬凤妍几女走上前来,把任素梅拉到了一边。罗凯等几个男的也把莫红军劝到了一遍。

莫红军虽然不知道莫小川这些朋友为什么对莫小川如此有信心。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这次回家变了。但是,无论如何,自己都要保住自己的儿子,他看的出来,儿子的将来会比自己有出息。

莫小川面无表情地走向了梁三。

“梁三,不愧是在王固县以北都威名的人,这份狠劲一般人还真的比不了。都这样了,竟然还能忍得住疼痛装死。”莫小川说着,一步步来到梁三身边。

刚才,莫小川在扯掉梁三的胳膊的时候,已然封住了他伤口处的穴道。否则,梁三早就流血流死了。不过,莫小川在封住梁三穴道的同时,也做了些小手段,就是将梁三的疼痛放大了十倍。

可是梁三竟然坚持住了,没有嚎一声。由此可见,所有能够成名的人,他们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的。至少,梁三这种坚持就是一般人所不能承受的。

莫小川来到梁三身边,他的脚下,正好是梁三那只完好无损的左胳膊。莫小川仿佛没有看到一样,一脚把梁三的左手掌踩在了脚下。

“咔吧,咔吧。”又是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梁三身子蜷缩起来,嗓子都已经叫不出人声了。最后,身子就蜷缩在哪里,一阵一阵的抽搐。嘴张着,已经再也喊不出声音了。

“从小,就听人传言,新镇梁三不怕死。其实,梁三怕不怕死,跟我没有任何毛的关系。可是,不该嚣张到招惹我的父母。而且,还差点没有把我的娘给打死,这就注定了,无论怕不怕死,都要死。”莫小川嘴里说道,脚下慢慢沿着梁三的胳膊,一步一步碾碎上去。

莫小川的行为让围观的人都看的头皮发麻。他们都暗自想,这或许比古时候的凌迟之刑都要残酷的多吧。要知道,这可是把骨头和血肉,一点点的碾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