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狼来了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3:03:15 编辑:笔名

1   桂生说他遇到狼了,围观的人就都笑了起来,问他:“狼是什么样子的?”   他答不出来,只说:“像狗,尾巴是拖着的。”   他们又笑了起来,说:“三岁小孩子都知道这点事儿。”   他们再问别的事情的时候,桂生只说:“我当时害怕,记不得了。”他们更确信桂生的话是撒慌了。   本来想继续逗着他玩的,王长贵过来了。王长贵是村子里不倒背着手走路的人,他声音洪亮,扯着嗓子大老远就喊了起来:“闲得鸡巴疼?在这瞎扯!”   桂生是他的亲侄子,王长贵不让桂生当着别人的面喊他二叔,只喊王厂长。   王长贵不仅不让桂生喊他二叔,也不让村里的人喊他村长,统一叫法:王厂长。   王厂长曾对他老婆说过:“这叫法有个讲究,这谁都可以当二叔,全中国十几万、几十万人能被叫做村长,可咱这厂长有资格当的可不多。”   他老婆说:“全中国,工厂不也成千上万?”   王厂长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生气了,说:“老娘们头发长见识短!厂长再多,也比村长少吧?有几个村长能当上厂长的。”   被王长贵叫做老娘们的女人不说话了,走了出去。   这时候的王长贵,走在村口是受人尊重的,不像在家里,老婆喜欢挑个刺儿,他的嗓门也自然受人尊重。喊完后,村里的几个闲人就不欢而散,只留下了桂生站在那里,拿着一条鞭子,桂生说:“厂长,我放羊呢。”   王长贵看了下自己留着哈喇子的侄子,气不打一处来,他说:“老子还不知道你放羊?说说看,遇到啥新鲜事了。”   桂生喜欢给二叔讲故事,王长贵也喜欢听这个叫桂生的侄子给他讲一下奇闻异事。   桂生说:“我遇到狼了。”   王长贵站起来就想走。   桂生拉住了他,说:“二叔,真的,我真看到狼了,一只眼睛红的,一只眼睛绿的,朝着我伸长脖子叫唤呢,就在山后头。”   王长贵相信王家庄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侄子不会撒谎,桂生脑子有点不好使,不过不会说假话,但是这个谎言王家庄的人会不会相信,王长贵拿不准。山上怎么会有狼呢?王家庄的人一定会有这个疑问。他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下定决心,死马当活马医了。他再次问桂生:“你看错了没有?”   桂生仰着脸,一副自信的样子,说:“像狗,尾巴是拖着的。”他重复了刚才那句话。   王长贵放心了,侄子不会出错,他在琢磨着,想着侄子的话能不能起到作用,这时电话响了,王长贵对着电话说:“你他娘的,连这点事都办不了!”挂了电话,撇下了桂生一个人在这里。   桂生冲着王长贵匆匆离开的背影喊:“二叔,是真的,没骗你,二叔,我真看到狼了。”   王长贵转过身来,指着他在远处的侄子憨厚的身体,说:“以后少叫老子二叔!”   桂生摸着头皮嘿嘿地笑,看到王长贵匆匆地走了,他喊:“叫你厂长,王厂长!”   王厂长没有搭理他,王厂长还有更重要、更棘手的事情要办。   桂生就瞅着王厂长的背影,冲着他喊:“狼的影子就像你这样的!”说完他哈哈地笑了起来,半个身子往后面仰着,活像一个爽朗地大笑,声音也像王厂长的一样洪亮。   2   我们再说说冯三。他姓冯,王家庄除了姓王的,外姓的男人都是倒插门,也就是说除了王姓男人,其他男人在王家庄都是吃不开的,不是本地人嘛。但是这冯三,却是一个十足的派头,谁也不怕,即便是王家庄王姓男人,当然,也包括王厂长,他也敢顶嘴。   冯三的老婆王翠花是在村长刚走了以后看到桂生的。桂生很客气地喊了一声:“姐姐。”   王翠花也很客气地跟桂生说:“桂生啊,看到冯三没?”她不指望桂生回答,也算给他打个招呼了,毕竟是王厂长的亲侄子,万一回去学话说她王翠花见了他不说话,以后就麻烦了,王长贵指不定怎么刁难呢,这冯三又到处招惹是非,跟村长兼厂长犟嘴,说什么土地是他合法占有的,屁!   王翠花走过去了,桂生转过身子来,歪着脑袋,喊:“姐姐,不要去山上,山上有狼。”   王翠花转过身来,望着这个满脸鼻涕的年轻汉子,重复了一句:“山上有狼?”   桂生说 :“像狗,尾巴是拖着的。”   王翠花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说:“你说啥?这个可不许乱说的。”   桂生重复着“像狗,尾巴是拖着的。”极力证明自己没有骗人。   王翠花有些紧张,问:“你没看到冯三?还有鹏鹏?”   桂生摇着头走开了。突然桂生指着前方说:“姐姐,冯三!”   王翠花看到冯三背着鹏鹏从远处过来了。   冯三踹了桂生一脚。   桂生正朝着他嘿嘿地笑,不防备,让他踹了一个跟头,爬起来,继续朝着冯三笑。   王翠花说:“你去哪儿了?没听说山上有狼吗?”   冯三铁青着脸,又踹了一脚凑上来的桂生,说:“他妈的王长贵真不是东西!”   王翠花摁了冯三的一下脑袋,说:“你这臭脾气!就不能改改?王长贵可是咱王家庄的村长、厂长!”   鹏鹏在父亲背上,开心地说:“我爹老霸道了,把王长贵骂跑了!”   王翠花接过鹏鹏,放在了地上,说:“爷俩一个德行,早晚得吃亏!”   “地是我们的,他凭什么说拿走就拿走了?”冯三生气地说。   王翠华拉着鹏鹏往山上走,一边说:“你能耐大?地还不是国家的?国家给你钱,你就顺顺当当的,有啥不好,非得去闹!”   桂生跺着脚朝着王翠花喊:“别到山上去,山上有狼!”   王翠花转过身子来,说:“都让你气糊涂了!”   冯三踹了桂生第三脚,说:“你吆喝个屁,哪儿有狼?狼在哪儿?要是真有狼,也是你那混账二叔占了地,让狼没地方去了!”   王翠花说:“你就这能耐,就会打个傻子!”还想继续说下去,冯三倒背着手走开了。   桂生冲着王桂花说:“像狗,尾巴是拖着的。真的有狼!”   鹏鹏在王桂花的脚下,仰着脸冲着桂生说:“傻子,傻子,王长贵的大侄子是个大傻子。”   王翠花拍了孩子的屁股一下,说:“跟你老子一个德行,不知道自己姓啥!”   鹏鹏说:“我跟我爹姓,姓冯!”   3   村子里都在传着有狼,尽管大家都不相信桂生的话,但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没有人到山上去了,也没有人去田里了。田地里长满了野草。   桂生说:“地里的草比狼还高。”桂生用手比划着草的高度,达到他的胸部,那么狼的高度到底有多高,没有人想象出来。   王家庄除了桂生以外,有两个人不怕狼:一个是王长贵,一个是冯三。冯三的老婆王翠花堵着门口不让冯三出去,连哭带嚎,声称说:“冯三,你只要踏出这个院子,我就跳井!”   家里让这个娘们闹得一团糟,鹏鹏也哭得惊天动地,冯三只好不再说了,坐在院子里唉声叹气,说:“麦子都要熟了,这可咋办?王长贵那种儿,在铲地呢?好扩建他的工厂。”   王翠花说:“你是打得过狼呢,还是斗得过王长贵?”   冯三站起来又要走,王翠花就要死要活了。   冯三说:“有狼就打狼,王长贵铲了我们的麦子老子就和他拼命。”   王翠花指着他的鼻子说:“你怎么不开窍呢?他王长贵是什么人?村里的一村之主,还是厂长,你不知死活,就不想想儿子?将来还指望去他厂里上班呢?”   冯三倒背着手,在院子里转圈,什么话也不说,转了一圈又一圈,直转到了傍晚。   冯三突然跑到屋子里,冲着正在做晚饭的王翠花说:“有狼就打!”   他跑出去挨家挨户敲门。起初大家不敢开门,敲的时间长了,他们就烦了,打开门,说:“你敲什么敲,进来狼咋办?”   冯三趁着别人打开了门缝,赶紧钻进了院子,说:“有狼咱就打狼,总不能在院子里等着麦子熟透了,都落地上?”   他们上下打量着冯三,盯着他的脑袋说:“收什么麦子呀,王厂长给咱们补贴。”   冯三听了来气,说:“凭什么好好的庄稼不收,去开什么厂子?”   他们把冯三推出去,关了门,说:“让桂生传染了?”   他们往往还会吵起来,王家庄人的观点和王翠花的差不多。   一个年轻的出去打工刚回来的人还告诉冯三:“你懂个啥?现代社会谁还种地?一亩地多少钱?还不够我一个月的工资呢?王厂长的厂子规模扩大,我们就不用出去打工受人家气了。”   冯三想想说的也有道理,正在想的时候,那个人一把把他推了出去,关上了大门。   冯三走在大街上,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大街很安静,很绵长,冯三就那么走着。他听到了远处嘈杂声和机器的轰鸣声。王长贵的厂子昼夜不停地响着,机器昼夜不停地运转着,王家庄的人已经习惯了,但是冯三觉得吵。   一辆铲土机开了过去,副驾驶座上坐着王长贵,他向冯三打了个招呼,但远处工厂的轰鸣声和铲土机驶过的声音很都大,冯三没有听见,只看到王长贵咧开的嘴不停地动着,配合着满脸堆笑的一张脸。   冯三冲着尘土飞扬的铲土机的轰鸣声喊:“王长贵,你他妈的铲了老子的地,老子扒了你家祖坟。”   王长贵没有听见,工厂的轰鸣声,铲土机潇洒的奔驰声,盖过了冯三微弱的喊声。   4   桂生说:“你怎么哭了?”   冯三蹲在路旁,看到了桂生,踹了他一脚,指着趴在地上的桂生说:“你他妈的王长贵把老子的地铲了,老子和你玩命!”   桂生趴在地上哭了起来,声音很小,像是怕冯三听到似的。   冯三觉得自己过分了,把桂生扶了起来,拍打着他身上的土说:“桂生啊,别哭了,你叔可真不是个东西!”   桂生说:“我又看到狼了,你快回家吧。很大的狼,像狗,尾巴是拖着的。我怀疑有大群的狼向村子进攻呢!”   冯三没有听他的话,望着远处的铲土机,一片片还快成熟了的庄稼被铲掉了,他哭了起来,继续着他用低沉的哭声表达内心的伤感。   桂生蹲在地上,望着冯三,说:“你又哭了?”   冯三赶紧擦掉眼泪,说:“没,没!”   冯三说:“你说庄稼重要呢?还是钱重要?”   桂生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冯三说:“没有粮食吃,怎么赚钱?”   桂生瞪大了眼睛,突然开窍了似的说:“我二叔说了,没粮食吃可以买呀,我二叔就不种地,买着粮食吃。”   冯三怒了,抓起桂生的衣服领子说:“你他妈的没有种粮食的,买个球蛋!”   桂生害怕了,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桂生说:“狼来了,你快回家吧?”   冯三想告诉桂生,狼来了就打,干嘛躲起来了?人应该不要怕狼。但是他没有说,王家庄的人都怕狼,凭什么就让桂生不怕?   桂生说:“狼来了,快回家吧?”   冯三就不信这个邪,他决定去王晓珠家去。王晓珠是大学生,大道理应该懂得比别人多。   冯三用同样的方法敲开了王晓珠的家。   王晓珠和他的寡妇娘相依为命。   他们对冯三还算客气,倒了茶水,一边喝茶一边听冯三苦口婆心地教导。   冯三说:“要不是王长贵搞个什么厂子,破坏了生态平衡,怎么会逼着狼进村子呢?”   王晓珠笑着说:“冯叔,你这都是从哪儿听来的大道理?”   寡妇说:“喝了这碗茶,你快走吧?”   王晓珠看了母亲一眼,忙解释说:“没赶您走,一会我得去王厂长那里上班。天报到,可不能迟到啊!”   寡妇说:“也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人家王厂长建了工厂,咱村里多少人有了铁饭碗?我儿子大学毕业,要不是王厂长安排工作,就得在家里种地!”   冯三觉得有道理,但是他转不过弯来,说:“那都办工厂了谁种麦子给工人吃?”   王晓珠给他解释了,说:“知道国家的政策吗?新农村建设,就是实现农业的工业化,全部机械化生产,用不了很多种地的人。”   冯三倒是听说过新农村建设,但是一直不明白什么意思,就听过王长贵在村里的喇叭里天花乱坠地吆喝,王晓珠的话他也听不懂。或者有道理?   冯三走出了王晓珠的家,桂生还蹲在路口,看到了冯三走了出来,忙跑上前说:“你咋还不回家,外面有狼!”   冯三没有搭理他,他感觉有点闷热,想喝口水。   桂生说:“你渴了吧?我带着水。”说完拿出来背后背着的军用水壶,打开盖子送到冯三面前。   冯三说:“你怎么知道我渴了?”   桂生笑嘻嘻的,摸着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他说:“我看着你舔嘴唇了。”   桂生接着说:“这是纯净水,王厂长说,河里的水污染了,不能喝,得喝纯净水。”   冯三喝着水壶里的水,感觉没有味道,不过细品起来有点甘甜,不像自家的水,喝起来苦涩。   冯三说:“我小时候,拿着瓢在河里舀水喝。河里的水比你的这些还好喝。”   5   王长贵在一个晚上正式宣布,厂里掏钱为王家庄铺上水泥路,按上路灯。王长贵在村喇叭里说:“咱王家庄马上就正式告别坑坑洼洼、黑灯瞎火的历史啦!” 共 838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脓肿发作后会带来那些伤害
黑龙江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云南治癫痫研究院
友情链接
海南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深圳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湛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阳江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门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孝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儿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淄博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恩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其他医院哪家好 东营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天门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天门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开封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开封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无锡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苏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邓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信阳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儿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法四医院 淮安有哪些外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攀枝花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泸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德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