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对的人是幸福错的人是生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4:56 编辑:笔名

(1)  在海底生活了三百年,我从没有过一次完整的恋情,其中有过半次恋情,是在父王和母后的安排下相亲,她是族内负责育人子弟的语文教师,知书达理,聪明伶俐,说话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冒出四个字的成语,出口成章的坏习惯十分恶劣,明明是想到人类世界吃一碗麻辣烫却偏要说去吃一回麻而不油、辣而不呛、烫而不腻的自由式火锅。  我和她仅仅相处了七天,我就和她说不合适,她不哭不闹,只说了一句:此水何时休,此爱何时止。  我不懂。  为了躲避父王和母后的责骂与逼迫,我来到人类世界。  我来到人类的酒吧,喝着人类酿造的酒,比海底的纯净水还要难喝。  年轻的人类白天西装革履的模样,晚上在酒吧却成了拜倒在酒精下的信徒。  我百无聊赖地望着那些像煮熟的虾条一样在舞池里蹦蹦跳跳的人群,一个语气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帅哥,一个人?”  我没有回头,“没有,这里很多人。”  她在我对面坐下,手里举着一个空酒瓶,笑说:“没带够钱,能请我喝点吗?今天心情不好。”  这就是酒吧里的酒托吧?我在《走进人类世界手册》里看到过详细的介绍。  “嗯,你喝。”反正这酒也难喝,只要我不叫酒,她就无法完成任务吧?  她拿起我面前那瓶只倒了一杯的扎啤自斟自酌起来。我们都没有说话,我静静地看着舞池,她静静地喝着酒。  我越来越觉得无聊,我说:“我要走了。”  她苦笑一声,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酒托了?”  “你不是?”我脑里回忆着《走进人类世界手册》里的描述,思索着如何面对这种状况。  “本来是,但今天开始不干了,没意思,也赚不到什么钱,还要每天喝这些难喝的酒。”  “哦!”我无话可说。  “嘿,我没吃晚饭,你能请我吃点东西吗?”  “这是你一贯常用的骗钱手法?”我忍不住发起疑问。  “就算是吧,我看你也像个富二代,你看我也长得不差是不是?就当我借你的。”我打量起她那张浓妆艳抹的脸,不算好看,但也不难看。  “好,你想吃什么?”反正很无聊,就当花钱找了个陪聊,我这样想。  “我要求不高,麻辣烫怎么样?二十块就能吃饱了!”  在人类世界,年轻的女孩都喜欢麻辣烫?    (2)  我一边看着她吃,一边听着她诉说她的身世,她说她是富有人家的女儿,父母逼着她嫁给不喜欢的男人,所以一个星期前偷跑出来,因为没有钱,没有工作经验,只好到酒吧里试着当服务员和酒托,才干了几个小时,这娇生惯养的她受不了这个乌烟瘴气的环境,把老板炒了。  我静静地听着,不作声。她吃完麻辣烫后,对我说:“我不够钱继续住旅馆了,回去肯定会被老板催钱的,你能不能好人好到底?”  不对劲,这女孩什么意思?怎么有点像《走进人类世界手册》里仙人跳和钓鱼执法的前兆?我得尽快找对策。  “那来我家住一晚吧?”我试探性问。  “你家在哪?”  “喏,抬头就能看到,就在那半山腰!”我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半山别墅。  “那真是谢谢你了!”她看着别墅,眼里正闪着亮光。  我把她带到我那栋豪华的独栋别墅,她一进去,双眼不停地左看右看,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画,说:“你也喜欢莫奈的画呀?”  “嗯,很晚了,快睡吧。”我说。  “怎么不见你老婆?”她试探性地问我。  “我单身。”  “那我们睡一个房间行吗?我害怕一个人睡觉。”她极力睁大眼睛,做出一副哀求的神情。  我想知道这个奇怪的女孩到底想做什么,于是我点了点头。  进到房间后,她说想洗个澡。  半小时后,她裹着浴巾出来,说可以关灯睡觉了。  我刚躺下床上的时候,顺手关了灯。  “我怕黑。”她说。  “开着灯睡?”  “不要。”  我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冷。”她声音都颤抖了。  “要把空调调低点吗?”现在是7月份,正值炎夏,空调也开的恰到舒适,人类女孩都很怕冷吗?  “你干嘛?”我吓了一跳,她突然抱着我,我越来越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我喜欢……”她伸手摸着我的脸。  “我靠!”我立即用法术把她弄晕。  怎么人类女孩都这么随便吗?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天,甚至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难道就因为我请她吃了一顿麻辣烫就喜欢上我了吗?  这真是太可怕了。    (3)  我记得,《走进人类世界手册》里总结出人类常说的10万句情话,其中有一句很短的话排行:我爱你。  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类女孩,连“我爱你”都没有对我说过就想对我动手动脚?怎么可以!我好歹也是一个海族王子,怎能如此随便!?自从这个女孩在酒吧搭讪我的那时候起我就一直打着十二分精神,这个跟陌生人回家、跟陌生人同睡一床的女孩果然不安好心,幸好我会法术,不然后事难料啊!  我挥一挥手,用法术变出来的别墅随即变成一阵浓雾,随风消散,这不过是个半山公园。我看了看那个躺在路灯下的女孩,按照人类世界的标准来说长的挺不错,可是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呢?  我又施了一个法术,抹掉了她今晚关于我的记忆,大概一分钟后她就会醒来,毕竟这么一个女孩大半夜在公园睡着十分危险。  这是我在人类世界次接触到的女孩,虽然她醒来不会记得曾经和我产生过的短暂交集,但我还记得,这么说来,因为只有我记得所以我才是《走进人类世界手册》描述的那种“生命的过客”吧?  短时间内我也不想回到海底,于是我伪装成一个海归富二代,开始学习接触人类世界的爱情。呆在人类世界的三年时间里,我认识了很多不同的人类女孩,和我谈过恋爱的人类女孩有8个,短的恋情是3天,长的恋情是6个月。  表白、牵手、接吻、拥抱、上床,这就是人类世界的爱情吗?和海族里的爱情没什么区别啊!  所有和我产生过交集的女孩都被我抹掉了记忆,我并不认为这是我的残忍,反而觉得在她们的回忆里留下一段毫无结局的爱情才是对她们的残忍,为了生存她们已经把自己变得那么残忍了,我怎么能雪上加霜呢!  和我在一起的女孩问我要什么我都会一一满足,就算无法用法术变出来,也能通过法术来得到,但和我在一起时间长的那个女孩,问我要过一样奇怪的东西——幸福。  我不知道幸福是什么,这可是难倒我了,为什么不是要麻辣烫?不是要豪车房子?不是要名贵首饰?《走进人类世界手册》也没有任何对幸福的记载,后来这个女孩主动和我说了分手。  这是我次被甩,因为给不了对方幸福。  三年,按照人类世界里的规律已经足够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对于我们海族来说,不过是三个月而已,毕竟他们的生命是那么短暂,由于人类世界环境的恶劣污染,他们的寿命比我们短很多,大概是十倍以上。    (4)  我回到阔别已久的海底宫殿,我看到我的母后,她并没有露出丝毫责怪的神情,她问我:“在人类世界找到你的爱情了吗?”  “找到了。”我如是说。  “你没找到。”母后轻轻摇头,抚摸着我的头发,“你要是找到了就不会回到海底。”  “我不但找到了,还找到了很多啊!”我反驳着。  “那你找到幸福吗?”  “幸福?”怎么又是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忍不住问:“母后,到底什么是幸福?”  “母后不能告诉你,只能由你自己去找,别担心,幸福总会来的。”  我并不是一个执著的人,既然想不通就不要去想了。回到海底一个星期,我发现我一点也不怀念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日子,那三年,就像是一个走进我午休里的梦,懒懒的让我无从想起。  我听族人说,当时父王和母后安排我们相亲时的那个女孩至今还没有结婚,不知道那个出口成章的女教师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忽然想去看一看她。  我来到她的办公室,她不在,好像正在上课,正当我想要转身离开时,我看到她办公桌上的相框。照片上,两个小孩,一男一女,手牵手,在海里漫游。  此时,好像有些什么东西,瞬间从我脑海里跳了出来。  我来到她所在的班级时,她刚好下课,刚好在走出教室时碰到转弯走来的我,我举着手里的照片,问她:“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  “因为我知道你会想起来。”她笑着回答我的问题。明明她现在已经是1米7的个子,柔顺的秀发也已经及腰,可此时在我眼里,她是照片里的两小无猜,是那个扎着两根小辫子的爱哭鬼。  我记起来了,在我二百岁的某天,看到一条成年大白鲨欺负我的族人朋友,于是我抱打不平上前厮打,过程中被大白鲨的尾巴甩到了一种能让人无规律性短暂失忆的毒水母上,很不凑巧地,把我记忆体里和她有关的所有记忆封印了。之所以她会成为语文教师,事关我们小时候的一个约定,那时候我十分喜欢钻研人类世界的文学,我说我想当一个语文教师,把人类世界的文学知识教给海族人,但作为海族王子,我的责任只能是守护族人,而她却对我说:“你的理想,我来实现,条件只有一个,王妃的位置得给我留着。”  我那时候的回答很简单,我说:“此水何时休,此爱何时止。”  我们成婚后,她把关于幸福这个词的释义写进了《海族百科全书》,总共有100多条。其中一条是:对的人是幸福,错的人是生活。  但真的,我还是不明白到底什么是幸福,有时候我会厌烦她的四字成语,她会厌烦我的打打杀杀,但我们都一致认为,在一起,就够了。 共 34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增生检查须要重视那些问题
黑龙江治疗男科好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