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天道游戏制造商 第34章 索债之人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1:49 编辑:笔名

天道游戏制造商 第34章 索债之人

“回礼?”

李悠惊吓之后,陷入了思考。

能这么大手笔丢个神鸟后裔的蛋,让自己带到现世,这能力可不小。

用的又是简体汉字……

是天道老哥?是老乡?还是……

他心中的疑惑更甚。

甩了甩懵逼的脑袋,他决定暂时搁置这个疑问,反正不管怎样,他都没有什么损失,还大赚了一笔。

珍而重之地收起这枚蛋,李悠在树枝之间轻盈地跳跃了几下,便来到主干,滑到地面上。

他看了看其他人,大部分脸上都带着满意的神色,看来也是收获不小。

胡椒看到李悠出现,点了点头,说: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出去了。”

众人皆点头同意。

胡椒掐了指诀,开始与留守在外面的门主联络。其他人安静地等待着。

一盏茶功夫过去,胡椒满脸讶色地放下双手,想了一会儿,又重新进行了一遍。

不多时,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出事了。”

“哈哈哈哈,小姑娘,你说得没错,你们出大事了。”有个苍老的声音在周围响起,却让人摸不清方向。

“这是森罗门重地,你们现在退出,我代表门派,承诺不予追究。”胡椒强作镇定地说道。

“小姑娘,你知道这是森罗门的地盘,可是你知道,在森罗门未来到这里之前,是谁的地盘吗?”

胡椒一怔,随后面色剧变。

“你们!你们是抱残宗……”

“咦?看来你在森罗门里身份不低嘛,年纪轻轻,居然知道这样的掌故。”那个老者明显也没想到胡椒能猜出来,惊讶后语气却变为惊喜,“这样更好,这样更好啊,如此有分量的弟子,却平白折损在这里,森罗门的刽子手们会心疼好久吧?哈哈,想想就让人感到畅快无比啊。”

折损在这里?有些弟子已经开始慌了。

他们都是门派的精英,此时自然看出,如果在这里被敌人捕获,敌人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永远无法回到身体里。

至于自杀回归,谁知道对方封锁空间的情况下,这个方法还能不能奏效。

“放我们走的条件。”胡椒知道这种情况下,去争辩历史问题和谁是谁非没有任何意义,单刀直入地问道。

“条件?让你们门主在我们这些所谓的余孽面前自尽,以报当初我山门被毁之仇,再让你们的炼器阁把抱残宗典籍统统还回来,以雪我炼器一脉被夺之恨。还债,还债!”

听到这个条件,众人哗然。

“你觉得可能吗?”胡椒剑眉一挺,眼中隐隐含着怒气。

“那就是没得谈了。”那老者似乎很享受这种玩弄别人的感觉,“好了,夜长梦多,谁知道你们的师长什么时候会发现异常,先把你们收拾了,就当是索债之前先收点利息了。”

“放魔蛛!”

“三长老令,放魔蛛!”

“得令!放魔蛛!”

四周应声不断,明显是布置了森严的包围圈。

森罗门十人顿时紧张起来,每个人都调整到最佳的迎战状态,李悠也取出了森罗,变换成菱盾形态。

他不知道魔蛛是什么鬼,反正,面对未知的攻击,先守下来才是硬道理。

沙拉,沙拉,沙拉。

四周传来嘈杂细碎的声响,好像无数尖锐的刀子在地面上划拉。

不一会儿,就看到有一片东西黑压压如细浪般从四面涌来。

“真的是魔蛛!”熟悉各种动物药材的麻一脸色肃然道,“被咬到,就会魔化,务必小心。”

“不止,还有机关的声音,怕是更难对付了。”万尘的耳朵在轻微地抖动。

“我问到了魔气的味道。”胡桃鼻子轻轻耸动。自从李悠送她百味芝后,她的味觉提升了不少,连带着嗅觉也敏锐了些。

“万尘,是什么机关,你能破解吗?麻一,有没有驱赶或者麻痹魔蛛的药?胡桃,魔气从哪里传来的?难道不是魔蛛身上的吗?”李悠飞快地问了几个问题。

然而以无备迎战有备,终究还是来不及筹谋。他刚说完,魔蛛群已到了近处。

只见这群魔蛛个头硕大,爪牙狰狞,身上布满诡异的魔纹,细长的腿上居然安装了各种杀人机关。

万尘见来势凶猛,毫不犹豫地解下了裤腰带。

“墨守!”

他抛出他的腰带,腰带凌空吸附周围的土石,落下时,居然化作一圈围墙将他们围在中央。

那些机关魔蛛在墙外疯狂地冲击,却始终没法攻入。

“这是我们抱残宗的秘术!可恶,森罗门,你们这伙强盗!”那老者的声音充满了愤懑,似乎在咬牙切齿。

万尘面不改色地回了一句:“我怎么听说我炼器阁一脉饱受抱残宗宗门欺凌,这才愤而投奔森罗门呢?”

“住口,你在污蔑!”那老者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升魔火!给我融了那面墙!”

“魔火?你们投靠了魔族?”胡椒惊声喊道。

“不然你以为,我们还有什么能力,能布下这样的局呢?”老者的声音里,透着凄凉无奈,却又有点自得。

守护他们的围墙,开始变得通红。

很快,就有了融化的迹象。

“不行了,我没招了。”万尘苦笑着摇了摇头。

其他人也都沉默了,他们根本没有万尘那样的绝对防守的机关秘术,最多,就是在墙破之后,杀几只魔蛛,然后被咬死,或者魔化了。

咔擦。

墙上终于出现了一道裂缝,紫色的魔火立刻从裂缝中窜了进来,直接将就近的那个弟子的神魂烧成了虚无,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来。

更多的裂缝正在出现。

那个苍老的声音正在狂笑,伴随着魔蛛抓挠围墙的声音,和抱残宗余孽的欢呼声。

绝望,笼罩在众人之间。

李悠深吸了一口气,他将菱盾转变成双刀的形态,微微侧了侧身,挡在了胡桃身前。

就在这时,他感觉到,怀中不知道什么东西正在跳动。

他伸手掏了出来,原来是那枚窃脂的蛋,正在微微震动,红色的光晕笼罩在蛋上,忽明忽暗。

好吃的。

他感觉自己能明白这个蛋想表达什么。

火,好吃的,要吃。

李悠的眼睛亮了起来。

京都儿童双胞胎口腔科
济南华夏医院口碑怎么样
贵阳有专业癫痫病医院吗
韶关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郑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
海南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深圳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湛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阳江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门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孝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儿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淄博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恩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其他医院哪家好 东营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天门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天门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开封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开封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苏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邓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信阳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儿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法四医院 淮安有哪些外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攀枝花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泸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德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