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風水師曝行業利益鏈靠投機鉆營結識官員掙錢

发布时间:2019-06-06 17:59:49 编辑:笔名

  风水师曝行业利益链:靠投机钻营结识官员挣钱

  6月初的一天,在位于北京五棵松附近的上岛咖啡馆里,终于见到了“风水大师”密坤乾(化名)先生。密先生和是老乡,在此之前,曾约了他四五次,他一直顾虑重重,在再三保证发表时一定用化名,涉及具体人物和情节都作技术处理的前提下,他才勉强答应了。  “我之所以结合自己的经历告诉你这行当里的一些内幕,是因为我已打算收手不干了。我从事这行已10个年头有余,多少也算积攒了些家业,在北京我置下了两套房产,老家有三套;还有,似乎也混了不小的名声,走到那儿,人家言必称‘密大师’,虚荣心曾得到了很大的满足;但随着年龄一天天大起来,越来越觉得自己不再适应这种走江湖的角色。近我在老家盘下了一个门脸儿,准备回去做点踏踏实实的正经生意,此次接受采访,也算向这个行当的告别赠言吧。”  “风水大师”密先生向打开了话匣子,“为了让你了解得更清晰些,我还是从头讲起吧……”  “风水师”靠的就是一张嘴  密坤乾是1999年才混进风水师这个行当的。说是“混进来的”一点也不过分,按他的话说“自己纯粹是半路出家,半瓶子醋”。  在此之前,他在一家镇办企业当了六年办公室主任。后来企业倒闭了,他摆摊卖过皮鞋,租房搞过加工,到外地贩过奶牛……也许是时运不济,不仅没赚到钱,连从亲戚朋友那里拆借的40多万元都快赔光了。  就在他贩奶牛赔了本,几乎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密坤乾遇到了自称曾在九华山修炼过的“风水大师”廖先生。  “近是不是正在走霉运呀?”廖先生一句话就说中了密坤乾的心思。接着,他从分析密坤乾的运势开始,上到天文,下到地理,海说了一通,话语中夹杂着密坤乾半懂不懂的术语,滔滔不绝,像一个的演说家,这让连连走霉运的密坤乾很是敬佩。他眼前一亮,仿佛溺水时抓到一根救命稻草,非要拜廖先生为师,学习算卦相面看风水之术。  “风水大师”廖先生说,“想学可以,学费5万元。”  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5万元的学费可谓天价,但密坤乾铁了心想学。他内心真正的想法是,或许自己从此会找到一个发财致富、摆脱困境的终南捷径。  廖大师给他找来一堆历代方士写的有关堪舆之术的书籍让他看,并让他重点背诵周易里的某些章节。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密坤乾读得相当艰难。遇到很多不懂的问题,廖大师也不解释,只是告诉他多记人名、书名和一些看似高深的术语就行了。一个月以后,廖大师就让他进入实践阶段,跟随自己去给人看阴宅、阳宅,替人算命、指点前程。  在给师父当跟班的半年时间里,密坤乾慢慢明白了,所谓的风水大师,其实当起来也不难。除了背诵一些必要的口诀,学会某种固定的推断演算和画画草图,剩下的主要靠嘴皮子功夫。  不仅要学会察言观色、掌握揣测别人心理的技巧,适时送上一些别人爱听的恭维话,还要学会给别人挑毛病。正所谓应了那句老话,“风水先生进了家,不是墙倒就是屋塌”。再就是学会画一些连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有没有效的符咒,让客户藏于屋子的某个角落。这么一来二去,故作神秘的背后似乎真就产生了某种神秘力量,连自己也相信了。  “风水之术在中国繁衍流行了两千多年,肯定是一门高深玄奥的学问,历代也出过不少高人,但我入行这十年多来,见到的真正高人却少之又少,大部分都是一知半解,把这行当看成了发家致富的敲门砖。”密坤乾告诉。  “风水师”要织出一张  虽然花了5万元没学到啥实际的东西,但密坤乾从没觉得自己吃了亏。让他觉得自己一点也不亏的原因是,他学到了一些更为有用的东西。那就是如何尽快在社会上织出一张包装自己、虚构某种神话的关系。在这一点上,和传销没有本质区别。  这究竟是怎样一张呢?密坤乾慢慢发现,围绕在师父周围的这张主要由以下这些成员组成:大大小小的官员、房地产开发商、企业老总、大学教授……总体数量大体有20多人。只要这些人出现的地方,都会把廖大师捧得特别高,他们的话题始终以廖大师为中心,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一种近乎虔诚的表情,就像一出事先排演了无数次的戏,无形中会把人带到一种顶礼膜拜的氛围里。  密坤乾还惊异地发现,每一个发展的新客户都似乎与这张的某个成员有联系,而这张里的每一个成员都与廖大师有某种利益上的撕扯不清。  某一次,密坤乾亲眼看见他的师父廖大师,从一家大型企业刚刚交来的30万元风水顾问年费里,拿出15万元给了和他交往甚密的另一个企业家。显然,这个客户是那个企业家拉来的。  不断有新人被拉进来,进来的人都会获得某种利益,每个成员都成为这张里不可缺少的链条,终形成一个类似于传销组织的格局。在这个利益交织的食物链里,大家都在遵守着某种看不见的规则,谁也不去挑明和打破。  当密坤乾把个中的种种玄机弄明白之后,他也开始留心发展自己的人脉,搭建自己的络。三年以后,他也像师父廖大师一样,周围同样簇拥着这样一批人,而他几乎每出去一次,都能提回一密码箱的钱。  笃信风水的官员越来越多  “这些年,我给多少人算过命看过风水,已经记不得了,但其中占很大比例的肯定是大大小小的官员。这里面不乏市长、县长、局长、科长、镇长啥的。久未得到提拔的,会找我占卜官运,看何时会得到擢升;官场不顺的,会请我去他家的祖坟看风水,指点迷津;贪污受贿的,也会找我画符作法,以保佑他平安无事。”密坤乾向透露。  “即使我称不上一个合格的风水师,但我至少是个合格的心理师。”密坤乾说。  常年和形形色色的官员打交道,使他很容易就能揣摩出各级官员心里想啥,需要啥。一旦摸清官员的心思就好办了,利用给他们算卦和看风水的机会,说些他们愿意听的话,再煞有介事地布布阵,画画符,就可以了。“很多时候其实就是给别人一个心理暗示的作用,让他们觉得,已经有符咒的作用和风水的加持,信心就有了,很可能促成了一件事的成功。”密坤乾认为。  “给官员算命看风水的好处是,看不准他也不会找你麻烦,因为本身也没有准与不准的具体标准可言,风水师很多时候说的都是模棱两可的话。”密坤乾说,“如果一旦偶然被你预测准了,那这名官员就会从此迷信你。遇到事就会主动找你拿主意,求你帮其分析,久而久之,你就会成为其座上宾。甚至他还会带着邀功的心理把你推荐给他的上司,上司再推荐给上司,从此为你趟开一条在官场畅通无阻的风水之路。”  密坤乾就这样靠着自己头脑活泛,投机钻营,结识了不少官员。他不仅经常受邀参加各种官员的私人聚会,还成为官员隐藏的时事高参。从某上司那里轻易得来的关于人事安排上的点滴消息,被贩卖到下级那里,再通过一张风水师的嘴巴说出来,就立即会被当做至宝,风水师也被奉若神明。  “要说官员特别热衷风水,并成为一种愈演愈烈的官场风气,应该还是从2005年开始的。”密坤乾说,“别看有的领导在公开场合说话一本正经,私底下却对风水很痴迷,对我也是毕恭毕敬。”  时下的某些官员为何迷信风水呢?按密坤乾的看法是,这些人其实既空虚又自私,他们聚在一起,基本不谈工作,关心的是他们各自的前程,如何让头上的纱帽翅更大。  随着官员对风水的热衷,密坤乾的“神通”也渐渐被夸大,被追捧,款项源源不断地进来,2000、3000,2万、3万,20万、30万……有一段时间他自己甚至都觉得,家里就像开了印钞机。  听了密坤乾的爆料后随便在百度上搜索了几家风水站,发现他们担任风水顾问的企业名单上有七八家赫然是国内有影响的大企业。“给这些企业当顾问的风水师,年费不会低于百万,”密坤乾说,“一些话只有从风水师嘴里说出来才有用,一些商人正是看准了这一点,他们要想拿下某个工程,往往会采取曲线方针,从风水师那里下手,让风水师去影响决策者。一旦工程拿下来,风水师的回报当然也是很高的。”  “风水腐败”中风水师不过是帮凶。  说起自己打算收手,彻底离开风水这个行当,密坤乾对说,“我初入这行当是因为生活所迫,靠一张嘴周旋着糊口。但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慢慢被卷进一个官商结合的漩涡。”  “我之所以重新选择职业,并不是对风水的否定,相反,我以后也许会充满兴趣地去把风水作为一种传统文化来好好研究研究。因为我坚信风水是藏在我们每个人内心的秘密。”密坤乾说,“我不愿意就像一枚被随意掷来掷去的骰子,在一张看不见的里受人摆布和控制,无意中成为帮凶的角色,这或许是我打算离开这一行当的真正原因。”  邰筐

产后恶露不净有什么危害
产后恶露老是反复怎么办
产后感染不良后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