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美国球员忆亲历利比亚之乱睹卡扎菲士兵强奸

2018-10-30 12:02:39

美国球员忆亲历利比亚之乱:睹卡扎菲士兵强奸小女孩

核心提示:奇怪的声音从走廊的某个角落传来,哭声中伴着粗重的喘息声。我匍匐着来到走廊上,看到一个士兵在强奸一个小女孩。

本文摘自:《青年参考》2014年03月19日第16版,作者:Alex Owumi 编译晓露,原题:《运动员奥米:我为卡扎菲打篮球》

在美国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的亚历克斯 奥米,于2010年年底到利比亚,为属于卡扎菲家族的阿尔纳斯篮球队效力。不久,利比亚爆发内战,奥米卷入其中。

几经周折,奥米回到美国,写出了回忆录《卡扎菲的组织后卫》。

不久前,奥米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讲述了当年的惊险经历。

卡扎菲的保镖殴打球员

公寓很漂亮,也很宽敞,有两个起居室,3个卧室。公寓里的每件东西都是艺术品级的。镶着金边的沙发宽大而厚重,休想移动半分。不锈钢的大门让人联想到银行金库。

这一天是2010年12月27日,我来到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将在阿尔纳斯篮球队打球。球队安排我住进班加西市中心的这套公寓。我在欧洲打球时也住过一些不错的房子,但这套公寓与众不同,就像印度泰姬陵那样光彩夺目。

球队总裁艾哈迈德先生告诉我, 这套公寓是穆塔西姆 卡扎菲的,他是上校(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的儿子 , 阿尔纳斯是卡扎菲的球队,你在为卡扎菲家族打球 。

我出生在尼日利亚并在那里长大,知道卡扎菲是我必须仰视的人。

次同队友们合练时,我感觉到一种怪异的气氛。我问队里的另一名外国球员、来自塞内加尔的穆斯塔法 尼昂: 为什么大家看上去情绪低落?

球队总是输球,他们领不到薪水,有些人受到了体罚。如果下一场还不赢,他们当中就会有人挨揍了。 穆斯塔法说。

许多球员的胳膊上有伤痕,一名球员眼眶乌青。这是卡扎菲的保镖干的,他们抓住球员往更衣柜上撞。被打伤的都是些资历较浅的球员,不像我和穆斯塔法。在训练中,他们战战兢兢,生怕犯错。

次日,我们搭乘一架私人飞机到的黎波里打比赛。卡扎菲家族不差钱,因此阿尔纳斯队坐得起私人飞机。但我们必须赢,如果输了,就要 吃不了兜着走 。

卡扎菲上校看了那场比赛。开赛前,我看到他穿着一身白制服坐在看台上,旁边站着一名副官。他的儿子、掌管利比亚体育事业的萨阿迪 卡扎菲走到场上,和我交谈。

那场比赛,我们赢了对手10分。赛后,艾哈迈德先生走进更衣室分发装有钞票的信封,每个信封里装着约合1000美元的利比亚第纳尔。 这是发的。 他说。

从那之后,我开始在利比亚获得许多优待,因为大家在电视上看到了卡扎菲家族成员和我交谈的画面。外出买东西或就餐,我再也不需要付账。

邻居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在球场上,我是组织后卫,也是队长,相当于一支乐队的指挥。那场比赛之后,我们赢多输少,队友们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但我们发现,教练沙里夫经常在训练中心神不宁。他是埃及人,很担心家里的情况。反政府运动正在阿拉伯世界蔓延,有传言说利比亚也会发生运动,但我从不把这种话当真。在一个领导人已经执政42年的国家里,谁会脑筋短路,干这种事情呢?

我喜欢在公寓楼顶上看风景,尤其是想家的时候。2011年2月17日,大约早上9点15分,我在楼顶上看到,两三百名示威者在街对面的警察局前抗议。赶到现场的士兵没有发出警告就朝人群开枪,人们四散奔逃,地上到处是尸体。

子弹乱飞。我趴在楼顶上,害怕极了。大约10分钟后,枪声消失,只剩下哀嚎和尖叫声。

我回到房间,打给沙里夫教练。他正在回埃及的路上,叮嘱我呆在屋里。

我又给穆斯塔法打,没打通。雪上加霜的是,断了。

窗外,一群孩子聚在那里,拿着枪和大砍刀。我意识到,正常的生活结束了。

走廊上传来叫喊与扭打的声音。声音渐渐变小时,我悄悄打开门,发现邻居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奇怪的声音从走廊的某个角落传来,哭声中伴着粗重的喘息声。我匍匐着来到走廊上,看到一个士兵在强奸一个小女孩。

我怒火中烧时,一个士兵从暗处走了出来,用枪戳着我,示意我回到屋里。他从外面把我的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瘫坐在地上,无声地哭起来。

深圳嘉立创
湖南洗车机
泡沫玻璃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