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我们为什么恨石油公司》书摘一

2018-12-07 23:10:23
《我们为什么恨石油公司》书摘一 东方出版社2012图书—— 《我们为什么恨石油公司》 能源独立?做梦 美国次提出来能源独立的主张是35年前。当时,我们的石油大约有三分之一来自进口。35年之后,经过一届届总统、总统候选人、无数通过选举产生和任命的官员的努力,还有这期间通过的几十项能源法案,经过多次衰退和经济增长繁荣周期,到2008年,我们的石油有三分之二来自进口。我们对外国石油的依赖程度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这是怎样造成的呢? 从2005年至2008年,供给紧张,需求增加,导致了“油泵前的痛苦”(pain at the pump)。这些都在我们脑海里历历在目,难怪2008年两党候选人都一再激昂地发表我们已经听了几十年的关于能源独立的相同演说。这些花言巧语已经说得如此之多,以至于总统候选人巴拉克 奥巴马在竞选时期和取胜之后许诺,到2016年,美国人民将不再需要从中东或委内瑞拉进口石油。这是否能够实现有待观察。但是,这并不重要,因为2016年是奥巴马的第二届任期的一年,而且到那时对其进行问责为时已晚。 如果过去35年里的8位总统、18届国会和众多联邦法官无法把能源独立变成现实,那么,让候选人继续许诺的是什么呢? 我不得不承认:能源独立听起来十分动听!它所携带的更多的是虚张声势,而不是真正的“能源独立”。能源独立是说:“我们可以告诉其他国家,见鬼去吧。”有某种朴实、有力、返祖的或古老的东西。它创造全国团结的形象,战胜石油输出国组织,即通常所说的欧佩克。欧佩克是一个国际性卡特尔。它规定原油产量配额,从而操纵价格。在供给紧张时,它的成员合作生产更多原油以降低价格。在价格低时,它们会限制产量以提高价格。它们兴许两者都不做。由于欧佩克成员控制着全球近三分之一的原油生产,欧佩克的行动对原油价格和供给有重大影响,也使美国的汽油供给和价格变得复杂和受到干扰。然而,与美国能源独立的概念一样神秘的是,我们竟然继续让政治家做出这种承诺。但是,选举结束之后,坦率地说,实际发生的事情好比他们站在海边徒劳地挥舞双臂并命令海浪停下来。 选举之后,胜利者很快把能源独立的事情交给执行部门职员、国会职员、委员会高级成员和来自各个地区和州的委员会成员,他们各自有自己的需要。参与进来的还有来自能源和环境行业以及相关行业的特殊利益者,比如制造商、消费者、劳动者、农民和来自各个行业的协会。各派观点都必须加以考虑和权衡,更有严肃的国际关系问题,转眼之间,下一次选举时期来临了。 到那时,要优先考虑的事情已经变了。成员们和候选人的全部精力都被用于争夺位置上。对于一位国会议员来说,两年是永恒的,决定他或她的政治前途。但是,在能源时间中,两年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除了价格,能够改变的事情实在很少。 基于已有计划或正在考虑的计划,从政治、实践、市场和技术角度看,我们不大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届总统任期内实现能源独立,不是因为我们不想,而是因为我们无法做到。能源体系的投资方式决定了任何一位总统的任期内都无法有实质性变化。如果我们现在做出一些艰难选择,或许在未来10到20年里,我们可以显著减少对外国石油的依赖,但我们无法实现能源完全独立。不幸的是,我们现在尚且没有走上做出实质性改变的道路。 小孩子发烧39度怎么办
声屏障厂家
电磁流量计价格
电动伞价格
陶瓷波纹板
小孩半夜咳嗽
孩子每次睡觉时咳嗽
宝宝发烧不退怎么办
小儿反复发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