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2015互联网电视能否卷土重来

发布时间:2019-05-14 20:04:17 编辑:笔名

经历了半年多鸡飞狗跳的日子之后,互联电视行业彻底安静了下来。

曾主动或被动参与到互联电视掘金热潮中的视频站、电视厂商、牌照方和小创业者,开始集体失语,就如同回到了2013年之前的状态,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一度玩得嗨的乐视,已经半年多没再发布电视新品,乐视盒子也仍然处于停售状态。他们近召开的三场发布会,有智能玩具、汽车UI系统,以及有可能在今天下午推出的乐视,但惟独没有超级电视;乐视的老对手小米也一样,原计划去年年底亮相的小米电视3一再推迟,上线之日遥遥无期;还有搜狐视频,也曾轰轰烈烈组建过硬件团队,但易科技近得到的消息是,这个团队已被悄悄压缩乃至解散;PPTV亦未能幸免,去年年初联想系代表吕岩出任PPTV的新CEO,曾为这家有点边缘化的视频站带来硬件救赎的希望,但形势变化太快,未到年底吕岩就被苏宁系代表人物范志军取代。

对这些夹在正在坍塌的旧秩序和还没有建立的新秩序之间的参与者们来说,互联电视是一块近在咫尺的肥肉,但又无法轻易得手。他们都在犹豫、观望,都在等待一个共同的答案:互联电视的春天究竟何时才能到来?

可以期待的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这一天不会太远;但值得商榷的是,对旧体系而言,究竟是要摧毁还是重建?

在试探与打压、博弈和妥协中缓慢前进,或许是2015年互联电视行业的主旋律。

现状:监管困难待破

谈到互联电视,就不得不提监管。接受易科技采访的多位行业人士认为,监管已成为阻碍整个产业进步的问题。

去年6月起,互联电视行业的主管部门国家出版广电总局(以下简称广电总局)连发禁令,要求下架视频APP、整改违规终端。

这意味着,互联电视的视频内容要和公共互联上的内容严格区分开来,视频站进入客厅的通道受阻,盈利模式也将受限。

虽然广电总局的一系列整顿措施引来不少非议,但事实上有据可依,这个根据便是2011年广电总局印发的《持有互联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简称181号文)。

181号文规定,互联电视的内容必须接入到广电总局批准设立的集成播控平台(又称牌照方)上,才算合规。迄今为止,共有7家牌照方,分别为:中国络电视台、上海文广传媒团体、华数传媒、南方传媒、湖南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以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把自己花钱买来的版权内容交给牌照方运营?很多视频站的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根本不可能实现,原因是:首先,视频站没有话语权,处于被动地位,合作意味着为牌照方做嫁衣;其次,目前还没有公道的分成模式,拿真金白银买来的版权免费或白菜价交给牌照方去用,视频站不甘心。

事实上,不管是以乐视为代表的视频站,还是以小米为代表的后入局者,都希望自建生态,而不是单纯做一个内容提供商。自建生态的好处无需多言:首先,在硬件、应用商城、用户付费、广告收入等各个方面,都可以找到盈利点;其次,硬件铺量、内容收费的战略更容易快速扩大自己的势力;第三,获得了电视用户之后,可以在客厅开展电商、教育、医疗等其他服务。

为了自建生态,2013年各大厂商都奋不顾身得冲进这1领域,181号文当时已名存实亡。2014年问题来了,互联电视毕竟不是纯洁的增量市场,它和视频、搜索、社交、游戏等纯互联形态不太一样。

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互联电视的大潮,对旧有的广电体系都带来了很严重的挑战。一定程度上,互联电视是在瓦解垄断和特权,其美好前景也正代表着新垄断、新特权的建立。

广电总局出手整顿也就不足为奇。

仔细剖析广电总局的各项整理措施不难发现:其核心依然是内容的可管可控,这是超越产业和经济层面的考量。当然,保护旧有体系、延缓互联权势的仅供步伐、争取转型时间窗口的用意也蕴含在其中。

总而言之,广电总局一记重拳将互联电视行业打回原路。

解铃还须系铃人,当下寂寞的互联电视行业,要想再度繁荣还得察言观色、等候政策宽松。

应对:游击战继续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互联电视行业的暂时搁浅并没有完全浇灭参与者的热情。与牌照方联手、探索其他运用形态、技术规避等等,大家一直在寻找一种可行的求生手段。

181号文客观上提升了牌照方的行业地位,使其成为了备受视频站和电视厂商欢迎的香饽饽。去年,优酷土豆入股国广东方、爱奇艺互联电视事业部被银河收编、阿里巴巴入股华数,乐视在遭遇牌照危机时也紧急宣布与重庆广电成立合资公司。

视频站联手牌照方成风,但看起来更像是自保之举,真实意义有多大还有待观察。

不过,生态梦不会坐以待毙,可以看到不少厂商绕开视频这1敏感区域,企图围绕游戏、教育、电商、医疗等其他领域寻求新增长点。但互联电视的用户总数目前还很小,生态圈还没有成型,杀手级的应用没有出现,用户习惯有待培养,交互方式也还需改善。种种缘由,导致绕开视频这一核心发展互联电视其实不顺畅。

值得庆幸的是,视频站虽然无法名正言顺得为互联电视提供内容,但用户可以通过DLNA、闪联、Miracast等协议,利用WIFI来把、PAD、PC上播放的视频内容投射到电视上。虽然步骤繁琐,但也是曲线进入客厅的通道之一。

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和几乎没有甚么成本的软件功能,通过WIFI进行多屏互动不太可能被广电总局盯上,就算视频APP本身不提供这样的功能,在安卓系统开放的基础上,用户一样可以利用第三方软件来实现。广电总局想要彻底堵上互联内容自由进入电视的通道,除了强迫互联电视使用自己的操纵系统以外别无他法。

据悉,由广电总局研发的电视操作系统TVOS1.0已经在体制内部大力推广,不过一位接受采访的电视厂商高层对其并不看好,TVOS1.0体验性、开放性很差,与主流的电视UI根本无法等量齐观。

这意味着,在政策不变的前提下,多屏互动技术还将大行其道。当然,很多第三方聚合类的视频APP,比如泰捷视频、电视猫、VST事实上也都可以照旧运行。

打游击战,等待放开,这是很多行业参与者的共同心态。

等待曙光

不管经历什么样的波折,深受用户欢迎的互联电视普及大势不可避免。

数据显示,有线电视目前用户规模是2.24亿,IPTV为3200万。2013年互联电视用户大概是1000万左右,目前互联电视用户大约3000万。互联电视通过两年时间就到达了IPTV8年积累的用户数量。

不难预测,2015年还会有更加显著的成长。

反观传统电视产业的现状,会发现这类趋势更加明显。根据奥维云的统计,去年国内彩电市场总量为4461万台,同比下滑6.6%,为30年来首次下滑。销售额1462亿元,同比下降14.5%。TCL、创维、长虹等厂商的事迹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互联电视取代传统电视的大形势不言自明。

不过,作为互联向传统产业的延伸,互联电视出货量的增长并不等于全部行业的繁荣。在万物互联的时代,硬件正在成为实现内容和服务的媒介,其重要性已今非昔比。

互联电视行业要想大发展,内容和应用是关键,而搭建一个开放、健康的生态环境是当务之急。

这个生态广电总局想做,视频站想做,家电厂商想做,创业公司也想做。内容和版权分散在几家视频巨头手里,应用市场则山头各立。2015年,互联电视要想健康发展,资源整合、搭建平台也许会成为突破点。

如何在内容可管可控的条件下,建立一个开放共赢的大平台,使多方受益,各出其力,用户看到自己想看的内容,体验到自己想体验的服务,这是需要各方参与者都思考的问题。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
月经后期吃什么食物
怎样才能快速治疗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