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风电并网问题成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

发布时间:2019-06-20 04:09:22 编辑:笔名

  财经国家周刊报道一次突如其来的大规模风机脱事故,让因日核危机而迎来春天的风电领域骤然飘起了雪花。

  2月24日,一次“一般性电电压波动”,造成酒泉风电基地84万千瓦、598台风电机组相继脱,酒泉瓜州境内所有风电场均有机组脱。脱事故导致电压大幅波动,甚至波及甘肃电,对整个西北电造成威胁。

  “实际上(酒泉风机脱事故)是风机设备、风场建设和管理能力的综合性事故,这在(我国)已建和在建风场中普遍存在。”3月27日晚,西北电监局的一位参与事故调查的专家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虽然大规模风电脱不可避免,“但这次(脱)是人祸不是天灾。”

  随着八大千万千瓦风电基地规划的完成,中国风电即将进入大规模并时期,但近几年风电行业一直处于大规模无序开发状态,加之与电建设缺乏协调,风电并的问题一直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

  “像是赛跑一样,风电已经领跑电(建设)很多圈了,如果没有有效的干预,类似的脱事故有可能在未来频繁发生。”前述西北电监局专家不无担忧。

  酒泉脱

  一次规模空前的风机脱发生在风电并得到“保障”的酒泉,风电并中开发商、风电设备、与电之间的协调瓶颈再度显现。

  2月24日零时34分,中电投酒泉桥西风电场35千伏馈线开关柜下侧电缆头发生C相套管接地击穿。随后,一连串的事故接连发生:套管接地11秒后,演化为三相短路故障,敦煌变330千伏母线电压瞬间跌至272千伏,酒泉瓜州地区其它10座风电场298台风机迅疾脱;随后,由于风电出力下降,引起系统电压升高,敦煌变330千伏母线电压瞬间值达到380千伏,因电压过高,瓜州地区另6座风电场的300台风机也因此脱。事后,国家电监会组织的联合调查组将事故定性为“一般性电电压波动”。

  “(脱后)电压短时间从67%~110%的额定电压范围内大幅度波动,直接影响到大量用户的用电质量。”甘肃电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表示,由于处于甘肃电末端电压的大幅度波动,直接威胁到电力系统的安全。

  酒泉风电基地是中国规划建设的座千万千瓦级风电示范基地,作为政府的样板工程,基地的并效果

  被业内认定为全国范围内的标杆。

  “按照建设规划,到2010年,酒泉风电装机容量为516万千瓦,这其中有380万千瓦是国家发改委集中核准,还有60万是通过国家特许权招标落实的。”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易跃春告诉《财经国家周刊》,截至3月22日,酒泉已建成的13座风电场实现全部并发电,总装机容量550万千瓦,其中并

  发电406万千瓦,占已建成风电装机的73.8%。

  2008年7月,国家发改委同意“永登—金昌—酒泉—安西750千伏输变电工程”开展前期工作,酒泉的风电并得到“的保障”。

  并保障并没有消除因风电设备和风场管理而潜在的综合风险。“在电保障了风电并的前提下,如何完善设备、管理和电之间的技术标准亟待解决。”前述西北电监局专家表示,事故调查组现场调查发现,酒泉脱至少反映出两方面的漏洞:首先是发生故障的风电机组不具备供货合同中标明的“低电压穿越”能力,其次是中电投酒泉桥西风场35千伏电缆施工工艺水平和质量管理存在明显的缺陷。

  获悉,桥西风电设备招商早在2008年已经完成,虽然后续通过补充技术协议的形式规定了关于低电压穿越的要求,但当时国内根本没有关于低电压穿越的明确技术标准。

  要求风电机组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的目的是,当电发生故障或扰动引起风电场并点电压跌落时,在一定电压跌落的范围内,发电机组能够不间断并,从而为电的自行调节赢得时间,可以极大地提高电的安全稳定性。

  “现有各制造企业供货的产品几乎都不具有低电压穿越能力。”汪宁渤表示,自酒泉风电基地项目去年10月开始验收以来,已经先后发生了多次因低电压穿越导致的风机脱事故,“只不过都没有本次事故波及面这么大。”

  事故调查组已经就脱事故做出“加快通过改造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的要求,但“如何改造,什么时候能够完成改造没有具体时间表。”

  对现有风电机组进行低电压穿越技术改造除了需要解决技术问题外,改造的成本也非常高昂。“以华锐的一台1.5兆瓦双馈机组为例,改造成本起码不低于30~40万元。”汪宁渤说。

  “如果酒泉风电基地550万千瓦机组全部投产以后,风电机组仍然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那么当电故

  障或受到风电场冲击出现电压跌落时,不仅将大幅度增加电运行控制的难度,甚至可能导致电力系统电压崩溃的恶性事故。”汪宁渤警告说。

  并掣肘

  “酒泉脱算得上是幸福的烦恼,其它(风电)基地想烦恼还没本钱。”前述西北电监局专家表示,全国其它风电基地未发生大规模风电脱机并非是与电衔接良好,而是连基本的并问题都没有很好地解决。

  国家电监会发布的《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风机吊装容量4182万

  千瓦,并容量3107万千瓦,1075万千瓦吊装风机未能并发电;2010年全国风电累计发电量500亿千瓦时,但仅上半年,因并难题未收购电量为27.76亿千瓦时。上障碍已成为制约发展的关键问题。

  弃电现象为严重的是内蒙古和东北地区。2010年上半年,内蒙古地区未收购风电为21.01亿千瓦时,占全国未收购电量的75.68%。

  “如果上的问题不能解决,内蒙古风电的发展空间将非常狭窄。”内蒙古发改委风电专家组成员、乌兰察布市风电办副主任赵逵告诉《财经国家周刊》,按照规划及发展能力,占内蒙古风力资源1/3的乌兰察布市2010年可将装机容量扩展到240万千瓦,但基于上限制,已完成前期工作的100万千瓦装机无法开工建设。

  乌兰察布的窘境是整个内蒙古自治区乃至全国其它风电基地的缩影。实际上,为支持风电发展,国家电近年来持续加大电建设力度。

  “截至2010年年底,国家电共投资418亿元,建成投运风电并线路2.32万公里。”国能源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白建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国家电已组织完成了8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输电规划,为国家2020年实现风电装机1.5亿千瓦奠定了基础。

  与地方政府和风电企业频呼上难相对应的是,我国风电的并速度近几年连创新高。中电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我国风电并容量达3107万千瓦,连续5年实现翻番。

  电的“神速”也未能解决风电并的问题,而在风电场违规审批、未批先建和电场、电分层次审批等综合因素的作用下,“可能一夜之间就冒出一个风电场要求并。”白建华说,这对电来说压力巨大。

  混乱的管理让中国风电装机甚至成为一个难以明确的数字,中电联、中国风能协会、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每年统计的数据频繁“打架”。

  “如果不能妥善协调风电和电的规划,‘风电三峡’将是‘瘸腿工程’。”中国风能协会理事长贺德馨警告说。

  电承压

  随着风电装机的大规模上马,“并难”、“1/3机组空转”等报道频频见诸报端,承担“全额保障性收购”义务的国家电因此备受诘难,甚至被视为风电发展的拦路虎。

  “国家电也有难度,混乱的风电审批管理给它增加了很多压力。”易跃春表示,风电和电项目审批脱节,导致电跟不上风电的建设步伐。“电比较无奈的是,一方面是国家协调下的全国风电规划每年在1000万千瓦左右,而另一方面则是地方政府拍脑袋式的快马加鞭,有时候一个省就拍板数百万。”

  “并难,难在管理。”在国家电风电座谈会上,国家电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认为不论是电工程建设、技术保障和风电运行都不是风电并的根本性问题,国家政策要求国家电承担着全额保障性收购风电的

  ,但电并不具备相应的控制力。

  和风电规划相匹配的电规划则是另外一个审批制度。电建设项目审批则由国家统一核准。“220千伏电可由各省核准,330(千伏)以上全部需报国家能源局核准。而且,电核准程序复杂,塔基经过一个村庄都要取得乡县市省的支撑性文件。”白建华说。

  另一个导致“风机空转”的因素是建设工期不匹配。易跃春说,以一个30万千瓦、200台风机的风电场为例,按照每天安装一台风机来计算,从装第1台至第200台,起码需要200天的时间,这其中还要剔除天气原因造成的施工延误;而从电的经济角度考量,电的配套建设不可能在安装一台风机后就并发电,这对电的投资而言非常苛刻。

  为早日解决风电并难的问题,国家电在“十二五”期间计划加快华北、华中和华东“三华”特高压交流同步电建设。

  按照规划,到2015年,“三华”特高压电将形成“三纵三横”,锡盟、蒙西、张北、陕北能源基地通过三个纵向特高压交流通道向“三华”送电,北部煤电、西南水电通过三个横向特高压交流通道向华北、华中和长三角送电。

  “特高压电的建设将对风电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未来西北地区80%的风电将通过特高压输送至‘三华’地区,而在特高压电建成后,我们的弃风量将不会高于1%。”白建华说。

  风电再“跃进”

  风电迎来新机遇——华锐风电高级副总裁陶刚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陶的这一观点符合业内专家的预测:日本福岛核电危机愈演愈烈之后,公众对新能源发电的安全性、可控性和经济性将做出重新思考,此前拟定的核电规划面临重新审读,风电等安全性较高的新能源将被看好。

  迎合陶刚这番观点的还有资本市场预期。日本核危机以来,全球股市均在地震中强烈下挫,但风电和光伏却因大量资金回流而股价整体上扬。创下A股主板发行价、血洗打新者的华锐风电也在这一轮股市中迎来反弹,3月15日,低迷了许久的华锐风电当日创下4.83%的日涨幅,3月17日,盘中更是创出反弹以来

  的新高。

  3月21日,上市20年从未融资的汇通能源披露,公司拟定向增发募资5.81亿元投向其位于内蒙古巴音锡勒的风电场二期项目。

  “两会(结束)之后,几大知名发电企业已经加速与政府接触,有几个项目近期有望拍板。”3月26日,山东省发改委交通能源处一位官员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在山东被批准成为全国第八个千万千瓦风电基地前,“嗅觉灵敏的电力企业已经开始与地方政府讨价还价。”

  试图分羹风电的不仅仅是传统电力企业。“目前正在进行前期论证,将来不排除直接进入(风力发电领域)。”在接受本刊专访时,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表示已经与河北乐亭、河北张家口、吉林通榆等风电场接触。

  似乎是为了顺应专家和业界的预期,国家能源局也正研究对“十二五”规划中有关风电的规划目标做出调整。

  “(调整后的‘十二五’规划)拟将2015年的风电总装机容量定在1亿千瓦,到2020年的目标暂定为不少于1.6亿(千瓦),争取达到2亿(千瓦)。”易跃春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而在此之前,官方的规划是“2015年9000万千瓦,2020年1.5亿千瓦。”

胃胀消化不良有气
汉森四磨汤治疗便秘
什么药治疗厌食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