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风电并网问题成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

发布时间:2019-06-20 04:09:22 编辑:笔名

  财经国家周刊报道一次突如其来的大规模风机脱事故,让因日核危机而迎来春天的风电领域骤然飘起了雪花。

  2月24日,一次“一般性电电压波动”,造成酒泉风电基地84万千瓦、598台风电机组相继脱,酒泉瓜州境内所有风电场均有机组脱。脱事故导致电压大幅波动,甚至波及甘肃电,对整个西北电造成威胁。

  “实际上(酒泉风机脱事故)是风机设备、风场建设和管理能力的综合性事故,这在(我国)已建和在建风场中普遍存在。”3月27日晚,西北电监局的一位参与事故调查的专家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虽然大规模风电脱不可避免,“但这次(脱)是人祸不是天灾。”

  随着八大千万千瓦风电基地规划的完成,中国风电即将进入大规模并时期,但近几年风电行业一直处于大规模无序开发状态,加之与电建设缺乏协调,风电并的问题一直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

  “像是赛跑一样,风电已经领跑电(建设)很多圈了,如果没有有效的干预,类似的脱事故有可能在未来频繁发生。”前述西北电监局专家不无担忧。

  酒泉脱

  一次规模空前的风机脱发生在风电并得到“保障”的酒泉,风电并中开发商、风电设备、与电之间的协调瓶颈再度显现。

  2月24日零时34分,中电投酒泉桥西风电场35千伏馈线开关柜下侧电缆头发生C相套管接地击穿。随后,一连串的事故接连发生:套管接地11秒后,演化为三相短路故障,敦煌变330千伏母线电压瞬间跌至272千伏,酒泉瓜州地区其它10座风电场298台风机迅疾脱;随后,由于风电出力下降,引起系统电压升高,敦煌变330千伏母线电压瞬间值达到380千伏,因电压过高,瓜州地区另6座风电场的300台风机也因此脱。事后,国家电监会组织的联合调查组将事故定性为“一般性电电压波动”。

  “(脱后)电压短时间从67%~110%的额定电压范围内大幅度波动,直接影响到大量用户的用电质量。”甘肃电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表示,由于处于甘肃电末端电压的大幅度波动,直接威胁到电力系统的安全。

  酒泉风电基地是中国规划建设的座千万千瓦级风电示范基地,作为政府的样板工程,基地的并效果

  被业内认定为全国范围内的标杆。

  “按照建设规划,到2010年,酒泉风电装机容量为516万千瓦,这其中有380万千瓦是国家发改委集中核准,还有60万是通过国家特许权招标落实的。”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易跃春告诉《财经国家周刊》,截至3月22日,酒泉已建成的13座风电场实现全部并发电,总装机容量550万千瓦,其中并

  发电406万千瓦,占已建成风电装机的73.8%。

  2008年7月,国家发改委同意“永登—金昌—酒泉—安西750千伏输变电工程”开展前期工作,酒泉的风电并得到“的保障”。

  并保障并没有消除因风电设备和风场管理而潜在的综合风险。“在电保障了风电并的前提下,如何完善设备、管理和电之间的技术标准亟待解决。”前述西北电监局专家表示,事故调查组现场调查发现,酒泉脱至少反映出两方面的漏洞:首先是发生故障的风电机组不具备供货合同中标明的“低电压穿越”能力,其次是中电投酒泉桥西风场35千伏电缆施工工艺水平和质量管理存在明显的缺陷。

  获悉,桥西风电设备招商早在2008年已经完成,虽然后续通过补充技术协议的形式规定了关于低电压穿越的要求,但当时国内根本没有关于低电压穿越的明确技术标准。

  要求风电机组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的目的是,当电发生故障或扰动引起风电场并点电压跌落时,在一定电压跌落的范围内,发电机组能够不间断并,从而为电的自行调节赢得时间,可以极大地提高电的安全稳定性。

  “现有各制造企业供货的产品几乎都不具有低电压穿越能力。”汪宁渤表示,自酒泉风电基地项目去年10月开始验收以来,已经先后发生了多次因低电压穿越导致的风机脱事故,“只不过都没有本次事故波及面这么大。”

  事故调查组已经就脱事故做出“加快通过改造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的要求,但“如何改造,什么时候能够完成改造没有具体时间表。”

  对现有风电机组进行低电压穿越技术改造除了需要解决技术问题外,改造的成本也非常高昂。“以华锐的一台1.5兆瓦双馈机组为例,改造成本起码不低于30~40万元。”汪宁渤说。

  “如果酒泉风电基地550万千瓦机组全部投产以后,风电机组仍然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那么当电故

  障或受到风电场冲击出现电压跌落时,不仅将大幅度增加电运行控制的难度,甚至可能导致电力系统电压崩溃的恶性事故。”汪宁渤警告说。

  并掣肘

  “酒泉脱算得上是幸福的烦恼,其它(风电)基地想烦恼还没本钱。”前述西北电监局专家表示,全国其它风电基地未发生大规模风电脱机并非是与电衔接良好,而是连基本的并问题都没有很好地解决。

  国家电监会发布的《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底,全国风机吊装容量4182万

  千瓦,并容量3107万千瓦,1075万千瓦吊装风机未能并发电;2010年全国风电累计发电量500亿千瓦时,但仅上半年,因并难题未收购电量为27.76亿千瓦时。上障碍已成为制约发展的关键问题。

  弃电现象为严重的是内蒙古和东北地区。2010年上半年,内蒙古地区未收购风电为21.01亿千瓦时,占全国未收购电量的75.68%。

  “如果上的问题不能解决,内蒙古风电的发展空间将非常狭窄。”内蒙古发改委风电专家组成员、乌兰察布市风电办副主任赵逵告诉《财经国家周刊》,按照规划及发展能力,占内蒙古风力资源1/3的乌兰察布市2010年可将装机容量扩展到240万千瓦,但基于上限制,已完成前期工作的100万千瓦装机无法开工建设。

  乌兰察布的窘境是整个内蒙古自治区乃至全国其它风电基地的缩影。实际上,为支持风电发展,国家电近年来持续加大电建设力度。

  “截至2010年年底,国家电共投资418亿元,建成投运风电并线路2.32万公里。”国能源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白建华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国家电已组织完成了8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输电规划,为国家2020年实现风电装机1.5亿千瓦奠定了基础。

  与地方政府和风电企业频呼上难相对应的是,我国风电的并速度近几年连创新高。中电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年底,我国风电并容量达3107万千瓦,连续5年实现翻番。

  电的“神速”也未能解决风电并的问题,而在风电场违规审批、未批先建和电场、电分层次审批等综合因素的作用下,“可能一夜之间就冒出一个风电场要求并。”白建华说,这对电来说压力巨大。

  混乱的管理让中国风电装机甚至成为一个难以明确的数字,中电联、中国风能协会、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每年统计的数据频繁“打架”。

  “如果不能妥善协调风电和电的规划,‘风电三峡’将是‘瘸腿工程’。”中国风能协会理事长贺德馨警告说。

  电承压

  随着风电装机的大规模上马,“并难”、“1/3机组空转”等报道频频见诸报端,承担“全额保障性收购”义务的国家电因此备受诘难,甚至被视为风电发展的拦路虎。

  “国家电也有难度,混乱的风电审批管理给它增加了很多压力。”易跃春表示,风电和电项目审批脱节,导致电跟不上风电的建设步伐。“电比较无奈的是,一方面是国家协调下的全国风电规划每年在1000万千瓦左右,而另一方面则是地方政府拍脑袋式的快马加鞭,有时候一个省就拍板数百万。”

  “并难,难在管理。”在国家电风电座谈会上,国家电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认为不论是电工程建设、技术保障和风电运行都不是风电并的根本性问题,国家政策要求国家电承担着全额保障性收购风电的

  ,但电并不具备相应的控制力。

  和风电规划相匹配的电规划则是另外一个审批制度。电建设项目审批则由国家统一核准。“220千伏电可由各省核准,330(千伏)以上全部需报国家能源局核准。而且,电核准程序复杂,塔基经过一个村庄都要取得乡县市省的支撑性文件。”白建华说。

  另一个导致“风机空转”的因素是建设工期不匹配。易跃春说,以一个30万千瓦、200台风机的风电场为例,按照每天安装一台风机来计算,从装第1台至第200台,起码需要200天的时间,这其中还要剔除天气原因造成的施工延误;而从电的经济角度考量,电的配套建设不可能在安装一台风机后就并发电,这对电的投资而言非常苛刻。

  为早日解决风电并难的问题,国家电在“十二五”期间计划加快华北、华中和华东“三华”特高压交流同步电建设。

  按照规划,到2015年,“三华”特高压电将形成“三纵三横”,锡盟、蒙西、张北、陕北能源基地通过三个纵向特高压交流通道向“三华”送电,北部煤电、西南水电通过三个横向特高压交流通道向华北、华中和长三角送电。

  “特高压电的建设将对风电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未来西北地区80%的风电将通过特高压输送至‘三华’地区,而在特高压电建成后,我们的弃风量将不会高于1%。”白建华说。

  风电再“跃进”

  风电迎来新机遇——华锐风电高级副总裁陶刚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陶的这一观点符合业内专家的预测:日本福岛核电危机愈演愈烈之后,公众对新能源发电的安全性、可控性和经济性将做出重新思考,此前拟定的核电规划面临重新审读,风电等安全性较高的新能源将被看好。

  迎合陶刚这番观点的还有资本市场预期。日本核危机以来,全球股市均在地震中强烈下挫,但风电和光伏却因大量资金回流而股价整体上扬。创下A股主板发行价、血洗打新者的华锐风电也在这一轮股市中迎来反弹,3月15日,低迷了许久的华锐风电当日创下4.83%的日涨幅,3月17日,盘中更是创出反弹以来

  的新高。

  3月21日,上市20年从未融资的汇通能源披露,公司拟定向增发募资5.81亿元投向其位于内蒙古巴音锡勒的风电场二期项目。

  “两会(结束)之后,几大知名发电企业已经加速与政府接触,有几个项目近期有望拍板。”3月26日,山东省发改委交通能源处一位官员告诉《财经国家周刊》,在山东被批准成为全国第八个千万千瓦风电基地前,“嗅觉灵敏的电力企业已经开始与地方政府讨价还价。”

  试图分羹风电的不仅仅是传统电力企业。“目前正在进行前期论证,将来不排除直接进入(风力发电领域)。”在接受本刊专访时,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表示已经与河北乐亭、河北张家口、吉林通榆等风电场接触。

  似乎是为了顺应专家和业界的预期,国家能源局也正研究对“十二五”规划中有关风电的规划目标做出调整。

  “(调整后的‘十二五’规划)拟将2015年的风电总装机容量定在1亿千瓦,到2020年的目标暂定为不少于1.6亿(千瓦),争取达到2亿(千瓦)。”易跃春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而在此之前,官方的规划是“2015年9000万千瓦,2020年1.5亿千瓦。”

胃胀消化不良有气
汉森四磨汤治疗便秘
什么药治疗厌食症
友情链接
海南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深圳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湛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阳江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门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孝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儿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淄博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恩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其他医院哪家好 东营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天门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天门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开封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开封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苏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邓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信阳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儿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法四医院 淮安有哪些外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男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攀枝花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泸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德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