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老百姓为什么不讲GDP我们需要怎样的指标

发布时间:2019-07-22 13:21:55 编辑:笔名

老百姓为什么不讲GDP 我们需要怎样的指标?|经济结构|宏观经济

自1934年诞生以来,GDP(国内生产总值)指标为全球决策者判断经济冷热、决定政策取向并精细调整力度与节奏提供了依据,也帮助企业分析市场机遇和挑战,做出于己有利的商业决策。着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甚至这样赞美GDP:“虽然GDP和国民经济核算似乎有些神秘,但它们确实是20世纪伟大的发明。如同人造卫星探测地球上的气候,GDP描绘出一幅经济运行状态的整体图景。”改革开放以来,GDP成为衡量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标准,不管是投行、经济研究机构还是经济学家,它们所作出的关于GDP增速的预期和判断,总能引起关注,有的时候甚至影响股市的走向。GDP指标还一度成为地方官员头上这顶乌纱帽的考核依据。然而,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渐渐发现GDP指标自身有缺陷,GDP的增长并不能完全代表健康的发展。20世纪70年代中期、80年代后期和2008年前后,对GDP的质疑有过三次高潮。专家认为,GDP指标不能完全反映经济活动的总量、不能准确反映经济活动的质量和效益、不能准确反映经济结构、不能准确反映社会分配和民生改善、不能准确反映经济增长对资源环境造成的负面影响。在我国,以往各地热衷追求GDP,产生了许多问题。首先,不利于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说,一些地方为了招商引资、争抢项目,土地出让“零地价”,税收减免“无底线”,污染排放“看不见”。这么做既人为压低了工业投资成本,助长产能过度扩张,导致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又削弱了企业的创新动力,使其习惯于低水平、低技术、低效率的重复投入,还把本应用于改善民生的财政收入变相用于补贴企业,严重扰乱了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其次,不利于转方式、调结构。国家信息中心首席经济师范剑平表示,“一些地方官员看重GDP,是因为它能‘一年一变样’,又代表政绩,政绩光鲜自然能步步高升。而转方式、调结构是慢功夫,这一届费力气,收效的是下一届,谁会去干这种‘傻事’呢?”再次,不利于改善民生。王一鸣表示,过于重视GDP,必然会忽视改善民生,结果经济蛋糕做大了,老百姓的幸福感却降低了,以至于一些地方的群众调侃干部“你们天天讲GDP,我们关心的是人民币”。,不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环境。除了GDP,国际上都有那些衡量发展状况的指标?“净经济福利指标”:1972年,两位美国学者主张把城市中的污染、交通堵塞等经济行为产生的社会成本从GDP中扣除掉;同时加入传统上被忽略的经济活动,例如休闲、家政、社会义工等。“国内生产净值”:1989年,美国学者主张将自然资源损耗成本从GDP中扣除。“可持续经济福利指数”:1989年,两位美国经济学家提出该指数,指数包含一些过去没有的内容。例如,它计算财富分配的状况,如果分配超出不公平的标准,必须被扣分;它还计算社会成本,如失业率、犯罪率;医疗支出等社会成本,也不能算成对经济有贡献。“人类发展指数”:1990年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提出。这项指数重要的突破,是认为国民所得在达到一定程度后,对人类带来的福祉、效益会逐渐递减;主张从人本观点出发,反对以GDP作为国家终追求的目标,这项指数除了调整国民所得之外,还加了三项指标,即人口平均寿命、成人文盲比例、学龄儿童就学率。“可持续发展指数”:1995年,联合国环境署提出。这套指标包含四大类:一是社会,二是经济,三是环境,四是政府组织、民间机构。综合这几个方面得出可持续发展指标的状况。“绿色gdp”:1997年,德、美三位学者共同提出了“在财富成倍增加的同时使资源消耗减半”的新理念,还提出了绿色经济和绿色gdp的新概念。(资料来源:人民) 李勇

佛山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曲靖的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生殖器疱疹的症状
郑州康好医院乘车路线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