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情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51:49 编辑:笔名

星空无痕酒一杯,流浪天涯扇一枚。  试问天地情义在?此生无她乐逍遥!  独孤红雪是紫兰大陆一孤儿,没有过去。他生性潇洒、不拘于时,才气放荡、不屑于江湖。只一把浮云山河扇、只一杯甘醇美酒,对清风明月,论星河灿烂!他生的面目俊朗,行的风流倜傥,游遍水波山泽,笑看国破朝灭!  谁会尝过、他的苦?  谁会恋过、他的情?  谁能懂得、他的涩?  谁能窥得、他的心?  没有,从来都没有。  不会有人懂得,世人都在寻找他的情怀,可是谁也不能抓住他的痕迹。  他效仿西山一居士。谁是西山?  西山住的又是何人?  没有人知道。  见过他的人说:那浮云山河扇上有一位年轻女子的画像,怀抱琵琶、巧笑倩兮!  她是谁?  没有人知道。  他流浪在江湖,风中飘逸着他的味道,水中荡漾着他溅起的波纹。却没有人见到过他,有流言传来:这江湖是他的影子。他,就是江湖!  独孤红雪有个朋友,的朋友!  张辰知道:‘独孤一人看那山河飘雪,天地苍茫间有伊人轻笑,红色的不是雪,是苦涩的泪,还有那痴情一片的心呵!  独孤红雪——只是一个浪迹天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啊!  “莉莉丝,咱们做朋友罢!”摇起浮云山海扇,扇上空无一物,宛若浮云将那山河遮蔽了去。  妖艳的女人如蛇蝎、妩媚的女人似玫瑰。蛇蝎摆弄着致人死命的武器不允许靠近,玫瑰吸引爱慕的才子观赏,却刺伤心有贪欲的人!  他知道:这些女子,并不坏!  他可以作证,用他的生命!  “好呀!”她抿唇微笑,晕开了含苞待放的花鼓,诱人心扉!  他只欣赏美色、从来不懂美色!  那一刹那、他感觉心神荡漾如坠山落河、似梦似幻!  他记住了那一弹指的羞涩!  其实这样,倒也不坏!  才子与佳人相约,风流与妩媚邂逅,一段佳话便流传在世!  她跳舞时像极了天上的仙女,彩袖翩翩、祥云环绕。她弹得一手好琵琶,清脆婉转、百灵欢愉、芳草轻抚。  朝云起岩、晚霞归山。他与她,饮酒作曲,徘徊于疏林明月下、游玩在飞瀑顽石边。  浮云山河扇上有了美人掩唇轻笑,山河也不会孤独。  如此一生,倒不负美好韶光!  天,也是会嫉妒的吧?  帝国将倾、王朝危亡、烽火狼烟、生灵涂炭。  似乎这一切,与独孤无关。  他只知道:美人在怀,金樽在手。  黄图霸业转瞬而空,惟有音律曲调、文字诗词才是永恒的主旋律。  她不会这样想。仙子艳妙多才情,而这美、妙、艳、绝、诗、才、情,怎可没了黄图霸业帝王将相来助兴?  更何况,她是仙子。  仙凡之恋本就是无根之水!  天、是会嫉妒的呀!  那一夜,萤火阑珊、明月似乎也黯淡了许多。  那一夜,仙子烟眸朦胧、含泪挥别。  那一夜,曲终弦断、再难回头。  那一夜,天真的发怒了!  一道霹雳斩断了他的爱恋,一刀割袍断绝了他的义气,一句‘功盖天下,开创万世基业’让他心碎。  那一夜,不是天怒,只是人怨。  紫兰云一统天下,却断送了一份感情。  张辰静静地看着才情诗美画灵动琴音妙的独孤红雪就那样孤独的离开了。  那背影、何其落寞!  那一夜,风流万般也便化作了凄凉!  没有愤怒,没有怨恨。  千万人的幸福平安似乎抵得上美人脖颈上那一道微不可查的血痕,凄美、妖艳!  那一夜,他懂得了苍生福祉、懂得了卑微的牺牲、懂得了无奈。  自此,山河扇上空有浮云、再无仙女!  世人俗气,以为那一枪换来了百姓万载安康,造就了一生传奇、惊才艳艳、气若霞虹的独孤红雪从温柔妖媚的祸水中苏醒,留下了万世悲歌!  紫兰云愧疚,至死也难以忘怀。那一枪飞转歌喉,似乎不是划过美人的脖颈,而是斩向了自己的灵魂,纵有黄图霸业又不能稍解痛楚;张辰心痛,红颜祸水总会流传百世,世俗安乐又可享用几载春秋?  这一切,都与独孤红雪无关!  他不知道什么是祸水,他只知道:‘她是他的红颜。’  红颜不再,醇酒也会苦涩;烈酒辛辣,却适合他的闷惆。  一杯又一杯,无穷尽。孤独的人呵,越喝越是清醒!  ‘公子!喝酒伤身,莫不品尝一下本店的莲酥?’  ‘不用、不用,酒可解忧,醉能忘愁’。他的声、饱藏了无限的苍凉,如何像是醉酒的人儿?他的眼、似含着笑意,唇角的弧,是那么的凄美!  他终究是一个悲情的人,悲情的人如何肯把自己的苦感染她人?。  眼前的人:清新如雨后兰草、丽质若空山翠竹、温柔似一江春水,像极了梦中的人,像极了绿叶中天然诞生的一朵俏丽的蔷薇!  她略显羞涩的低下螓首,一抹娇艳飞上了脸颊。  ‘公子!莫不品尝——’音柔似水、波澜荡漾,清丽脱俗,却说不出来。  醉酒的人,悄悄的睡着了。  独孤的嘴角噙着笑意,像是个梦到蝴蝶的孩子!  她轻轻的笑了,笑音如脆铃、如环珮乐。  她叫薇薇,是一个单纯的少女。单纯的喜欢他的浅笑,像个傻孩子般笑的香甜,纯净的像是冰山高原上一汪蓝盈盈的湖泊。  她是个平凡的女子:不会弹琴、不会作诗、不会写景、不会赏花。  她很笨,笨的像碧绿幽幽的草原上一只慌张的兔子。  他不嫌她笨。  他教她放纸鸢。  他亲手绘作的图案,她细心搓成的线。  在薰衣草盛开的庄园里,在白云飘飘的蓝天下,他握着她的手,她轻拽着线。  纸鸢是一朵绽放的蔷薇花,淡黄色的花朵悠悠的飘着,很快便绽开了漫天的淡黄色,温暖的让人陶醉!  她是薇薇,她在他的天空中绽放!  清脆的笑声悠悠的飘着,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他做了一副画:画中的女孩在笨拙放纸鸢,漫天的蔷薇花、满地的薰衣草,满满的温暖和柔情。而那一根线,像是挣脱不了的羁绊,放不下的牵挂!  她很单纯,单纯到觉得那根牵线也如此的温暖!  她攥着娇小的拳头轻轻的敲打他的额头:“你怎么可以把我画得这么丑?”  他一如既往的,嘴角含笑,像个无辜的孩子!  还未来的及淡黄色蔷薇铺满天空,他便消失了。  她发疯似的去找他,找过的每一个熟悉的角落都变成陌生,江湖上有他的影子,每个影子终都让人绝望。  ‘对不起’他留下的三个字,很无辜。像是三把匕首一遍又一遍刺穿她的心。  连天上的白云也悄悄的躲了起来,仿佛不忍看到美人的泪花。  画卷上的那根麻线,显得格外的刺眼。  在线的一端,是干净利落的切痕!  断绝了一切的联系,也断绝的一切的爱恋!  会有天使来守护你,而魔鬼是要下地狱的。  独孤红雪不是魔鬼,也不是天使。他只是一个痴迷感情,浪迹天涯的可怜人!  天使出现了,他知道。因为‘天使’是他的朋友;他的朋友不是天使,他知道。因为他自己不是天使;他会守护她,他知道。因为他们都是可怜人。  所以独孤红雪再一次孤独的离去,他离开的是那么云淡风轻,宛若飞鸿踏雪,了无痕迹!  他会爱她的。  她是个平凡人。  真巧,他也是。  就像是一场编排好的戏剧,一切都那么自然,如春水、如夏蝉、如秋叶、如冬雪!  他在远远的星河边遥望。  扇一枚、酒一杯。  苦涩的笑、虔诚的祈福。  一边是他的兄弟,一边是他爱恋的女子!  他不知晓,她亦不知晓。  独孤不说,纵是天地也只无言叹惋!  这一场戏剧,他只是个导演  蹩脚的导演。  天,不再嫉妒了!  天,似乎也知道这场戏,玩的伤心!  天,要补偿他!  他不稀罕。  他不懂得美人,不懂得情义,不懂得拥有!  他只有一把山河扇,一杯忘忧水!  雪山、梅竹,一场空!  琴瑟、画愁,两相忘!  他纵有名山大川,留恋坊间勾栏。  他的故事,吟咏在‘竹雅’、流转在‘云兮’  竹雅云兮,是青楼。  自古英雄劫,始于青楼!  他不是英雄,他只是个可怜人。  自古红颜情,终于青楼。  竹雅云兮不是两倩影,而是一名妓。  琴悠扬,棋流水,书浮云,画绝妙,诗清韵,酒醉心,花恋蝶!  他听说过她,却从未相见。  每个男人都听说过她。  就像每个名妓都听说过他的故事。  她也不例外。  超越时空的爱慕?  不,不是的。  名妓如浪子,有家似无家!  青楼从来都不会有邂逅,往来都是有缘人。  他与她,一定是有缘的。  只因那缘分本就是水中明月呀!  她愿以身换得浪子回头;  他意用情解脱红尘桎枯。  浪子与名妓,听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  她忘却了自己,忘记了琴棋书画。  她、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他。  她终于摆脱了红尘。  用自己的生命!  他忘却了自己,也忘记了她。  浪子与名妓,本就是个笑话。  天、忘记了这是个笑话。  浪子岂可回头?  如果浪子不能相信情义,那么末日也就不远了!  浪子回头,末日来了。   共 31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还在纠结精索静脉曲张为什么会导致不育吗?看看不就知道了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