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前妻离婚无效 第151章 林絮我是你同学我叫邹海啊

发布时间:2020-01-16 22:54:43 编辑:笔名

前妻离婚无效 第151章 林絮我是你同学我叫邹海啊

中午,快吃饭的时候,徐自知到总台去看上午退房的客人名单,春风满面的杜美琪正站在那里.

"徐经理好."大家对徐自知説.

徐自知淡淡diǎndiǎn头,翻着东西,却发现一张底单少了一页复印页妲.

"这个是谁负责的,少了一页."她説.

大家过来看一眼,説,"三楼应该是美琪负责的吧.窀"

杜美琪扒开人过来,"是我负责的,怎么可能少一页."

徐自知説,"你自己来看一下,是不是少了一页,这样,我该拿什么往李总那里交?"

杜美琪烦躁的翻了两下,这个是赖不掉的,必定是她一时没发现,直接签了单子,但是复印页少了一页.

徐自知説,"自己反省下,下次客人签字后记得自己翻一下确认."

杜美琪咬牙看着徐自知,徐自知跟其余几个人diǎn了diǎn头,离开.

看着徐自知的背影,杜美琪恶狠狠的説,"处处跟我作对,她不就是看我过的好心里嫉妒,哼,从知道我跟秦贺源在一起,她就没少给我找事,有种你自己也去找个啊,天天跟我作对,真是!"

一边的服务员们互相看一眼,过来安慰説,"别生气了,人家是经理吗."

杜美琪説,"经理有什么用,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呢."

"好歹是上司啊,当官的."

"她这个算是什么官."

"而且徐经理长的好看,可惜是离婚了的,要不不知道多少人追她呢,对了,前阵子,好像有个很高的男的,天天来问,徐经理在不在,还送这个送那个的.好像是追求徐经理的呢."

杜美琪听了,也马上想起了,跟她们説,"哦,你们説的是那个人,我知道,我认识他,这两天老见着他了,他是贺源的跟班,叫邹海,他是在追徐自知,他还跟我打听过,説徐自知平时工作什么样."

"啊,他是秦少的跟班?"

"是啊,据説刚丢了工作,贺源看在他那么可怜的份上,就帮了他一diǎn忙,给他在贺源的公司里找了个活儿,最近这不是很感谢我们贺源,天天追着我们贺源到处走,别提多殷勤了."

几个人都没想到,互相看看,替徐自知默哀.

被杜美琪给惹上了,看来以后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而徐自知,眼看着快要到吃饭时间,看了看腕表,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就听见后面有人叫她,"徐自知!"

一回头,她看到秦贺源穿了白色条纹的休闲衣,灰色休闲裤,眼睛上还戴着个大墨镜,带着一脸笑容,直接走了过来.

摘下眼镜,他一脸惊喜的説,"徐自知,怎么,不认识了,我,xiǎo源!"

"……"

徐自知説,"是你啊,怎么来这里了?"

"找你来的啊,我想你想的都快相思病了,你回海城了也不跟联系,也不来看看我,对了下个月的同学会你参加不?我带你一起去啊."

徐自知看着他,"你是来接杜美琪的吧?"

秦贺源一脸扫兴,"哎呀,这个时候提别的女人干什么,还是説你吃醋了?放心,你一句话,我马上踹了这个女人,跟你双宿双栖."

徐自知干笑,"算了,我无福消受,你去接你的美人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哎,你等等啊,你别这样吗,咱们好不容易见面,不多聊聊吗?"

"不了!我要去吃饭,你也别跟我这贫了,快去办你的正事去吧."徐自知不给他面子,直接往饭堂走去,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贺源一脸可惜的看着她,真是,背影都那么美……

于是,他好死不死的,赶紧上线説,"同志们知道我刚见到了谁吗?"

一会儿,的人回他,"看你还能在这里説话,就知道你不是去见了阎王去了."

"去去去,你能説diǎn好听的吗."

"那你就别废话,直接説,见谁了."

"我刚见着我家朝思暮想,魂牵梦萦的徐自知了,正面看到的,缠绵悱恻了半天才分开,怎么样,羡慕不."

"呵呵……"

"呵呵呵呵."

"怎么了,你们什么意思."

话音刚落.

"秦贺源已经被管理员xiǎo透明移出群.

秦贺源:我靠,这家伙天天是不是赖上随时等着踢人呢!

"群主,我又被踢了,拉我进去!还有,能把林絮给踢了吧,我实在受不了他了!

群主:"……"

"群主,我求你了,你家下季度的海产我家全收了行不行?"

群主:"mk-lan是我家海产的全年供应商,你应该知道的吧……"

秦贺源,"你不能这样,利益算是什么呢,咱们多年的友谊啊……"

群主,"你没事不要总在群里説徐自知不就好了?"

.[,!]秦贺源正无语的时候,就听见自己的瞬间响了起来.

打开一看,竟然是他老爹.

咽了下口水,他心里暗道不好,忐忑的拿起了,果然听见里面的人説,"臭xiǎo子,你又在外面跟哪个女人鬼混呢,我可是听説了,你现在就给我过来,别在外面给我惹事."

"爸,我这么大的人了……"

"你还知道你这么大的人了,快给我回来,哎,林总,我这就把人叫回来了,您先……"

"林总?谁是林总,爸,你跟谁在一块呢,你……是林絮?我靠这个王八蛋……"秦贺源脸色大变,终于知道自己这是被人告状了.

林絮,你不是人啊!

他赶紧就外走,这时,等了半天等不下去的杜美琪正从里面出来,看到秦贺源竟然往外跑去,赶紧来叫,"我在这里呢,你上哪去啊."

秦贺源回头説,"行了行了你回去吧,我爸叫我,我忙着呢,中午饭不吃了."

"啊……为什么啊,你答应过我的."

"那么多废话呢,快走快走."

杜美琪一脸生气的看着秦贺源离开,但是,也没办法.

跺了下脚,她气的回头往里跑去.

饭店,秦贺源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林絮正跟他老爸坐在一起.

他深吸了口气,赶紧走了进去.

"爸,我来了."然后对上了林絮儒雅安然的笑容,丫的真腹黑,"哎呀,林总,好久不见了."

林絮微微diǎn了diǎn头,"是啊,好久不见."

"哎,我这个儿子,不学无术的,他要是有林总万分之一,我就烧高香了."

"还年轻吗,玩性大也是常有的."林絮抿了口水説.

擦,什么叫还年轻,我跟你一样大好不好.

秦贺源听的火大,在心里使劲的骂着,你丫的就会装深沉.

正恼火,却又对上了林絮那张处变不惊的脸.

秦贺源瞧的心里一凛,赶紧干笑了声.

好容易,秦贺源他爸尿急,走了.

秦贺源赶紧看着林絮,説,"林总,你这也太……"太xiǎo心眼了diǎn了.

这话没説出口,他顿了顿,説,"太不给面子了,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就告到我爸这里了,我……"

林絮看着秦贺源,表情里没有一丝的异样,略带着diǎn惊讶,略带着diǎn不解,还掺杂着些许的无辜,让秦贺源分分钟想过去撕了他的面具.

"秦少这是説什么呢?"

"……"

秦贺源只好diǎn了diǎn头,説,"我的意思是説啊……你跟徐自知是又在一起了吗?"

不然怎么就那么xiǎo心眼,不许人説她一下.‘

林絮看着秦贺源,"我们从来没分开过."

秦贺源微愣,什么叫从来没分开过,他们离婚这件事,可是闹的沸沸扬扬的.

秦贺源説,"但是……"

"我们现在是有些事情还没解决,以后你们会知道的."林絮如是説.

秦贺源看着林絮,"那个,那这件事还没让人知道?"

"你跟人最好也别説."林絮端起了茶来,神态里是波澜不兴,口吻也是淡淡的,但是,却是带着让人毋庸置疑的威严,"我还没跟家里人説,现在也还不是时候,等是时候了,会让你们都知道的."

秦贺源终于明白了过来.

虽然好玩,但是他也不是好赖不知,于是説,"当然了,不説别的,我们当年也是看着你们在一起的,我肯定挺你,就是……下次别再……"别在这么阴损了.

"别在这么跟我开玩笑了吗,嘿嘿."

林絮説,"怎么会呢,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

去你.妈的!

秦贺源想骂人.

你丫説话能好好説吗,一副长辈口气,谁是你晚辈啊,你骂人还不带脏字的呢是不是.

"呵呵呵呵,是啊是啊."秦贺源撑着一脸的褶子説.

这男人太xiǎo气也是个病啊,但是,谁敢让他治?

下午,林絮发来短信,説晚上要一起吃饭.

徐自知怪无语的,回説晚上加班,不回家.

林絮那边停了好一会儿,回了一句,"你总躲什么,又不是没做过."

徐自知瞪着,气的想要立即打骂死林絮那个家伙.

但是,坐在那里仔细想想,这件事的起因,是她对林絮的一时心软,变成了一直心软.

多少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感觉,有了第一次之后,再多几次,也无所谓了的感觉.

还是当时第一次的时候,没有好好的坚持自己的原则,导致了后面自己态度的软化.

而她自己也在心里反省了一下,承认第一次的软化,还是因为他忽然的那句话,让她在心里疑惑,是不是,曾经他在年少时,也对她有些感觉,所以才会故.[,!]意弄出了他们的一次碰撞.

就算这件事过去了很久,但是,毕竟是她的第一次,身为一个女人,怎么会不在乎?

当她得知,他第一次却是故意想要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心里一时的松软,她作为一个女人,可以理解这种女人内心里的柔弱.

那毕竟是当初爱了那么多年,互相熟悉到连嗅到衣服上的气味,都能马上猜出这个就是他的衣服的那个人,让她做到对他全面的抗拒,那也太苛刻了diǎn.

可是,受伤的心,早已不敢承受再一次的欺骗,她一面沉溺在跟他的过往中,一面又在惧怕,不愿意再一次面对爱情上的错误,所以,就算她承认,她的身体承受不了他的诱惑,会慢慢的被他拉着沉沦下去,控制不了的,沉溺在肉.体的欢.愉上来,但是,她怎么敢轻易的对他敞开胸怀.

她觉得这样下去实在不好,她不想让自己再继续沉沦下去了.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念头,实际上却是在厮混,这样影响不好,对葡萄也不好,对她也不好,还容易让林絮得寸进尺.

拿起,她想了想,给他发了短信,"这样不好,虽然你我都还是单身,你情我愿的,但是我毕竟带着孩子,让一个年轻男人进到我家里来,对孩子会造成很糟糕的影响,所以,看在葡萄的份上,希望你能不要再来扰我."

不知道林絮接到短信会怎样,但是徐自知也不想去管,将扔进了抽屉里,继续上班.

下班的时候回来,却没看到林絮再给她发什么.

徐自知收拾起来,离开酒店往外去.

出去的时候,却正看到,邹海就在外面.

"自知,你下班了?"他看起来很开心,走过来説,"我正过来等贺源,可是他忽然説他没来,我以为他最近跟你们酒店xiǎo妹谈恋爱,会天天来呢."

徐自知説,"是啊,中午他来过,后来不知道去了哪里."

邹海説,"真是的,他也没通知我一声."他抱怨着,却又迅速调转了话题,"对了,自知,现在我跟秦贺源一起做事,倒腾他家市场里的蔬菜类的东西,效益还蛮不错的."

徐自知説,"是吗,那就好好做吧.不要总是辞职了."

邹海説,"我之前辞职也只是想看看是不是能有更好的路来发展一下,快三十岁了,总觉得再不改变,就没办法改变了."

徐自知微笑,"也对,祝福你越来越好啊."

"谢谢你,自知,有你的支持,我会越来越好的."

徐自知説,"这跟我没什么关系,邹海,路是你自己的,好好做自己就好了."

"不,自知,其实我相信你始终心里还是有我的,我现在才知道,贺源告诉我,你其实当年跟我分手,是因为我送你的圣诞礼物让你生气了,并不是我误会的,以为你那时跟林絮有什么,我不知道你不喜欢我送你的东西,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不会送你榴莲的,我以为大家都爱吃……"

"榴莲?"徐自知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是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不想让邹海再有什么误会.

"你送的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邹海,重要的是……我现在不爱你."

"自知,我们当年因为误会这样错过,你不觉得很可惜吗?其实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因为一个误会,这样错了一辈子,我不希望我们这样错一辈子,所以,我这次会抓紧你,不放手的."

"……"

徐自知还想开口,却听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邹海,你来了啊,来找贺源吗?他今天有事忙,没来酒店平."

是杜美琪来了.

邹海显然是认识杜美琪的,赶紧説,"哦,他没来我知道了,我稍后再联系他."

杜美琪笑着看着徐自知,目光暧昧的在两个人身上看了一圈,对邹海露出一个俏皮的表情来,"加油啊.还有,徐经理,你也加油啊."

徐自知无语的看着杜美琪就那么边比划着xiǎo拳头边离开.

她对邹海説,"这些误会希望你能自己去解释清楚,我还要去照顾孩子,先走了."

"哎……自知……"

徐自知大步离开.

下了台阶,快步的往外跑,邹海便在后面追着,"自知,你等等我好不好."

"我真的有事,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好不好."

邹海追到了马路对面来,还是不愿意走,让徐自知十分的厌烦.

正在她不知道该怎么让邹海离开的时候,却感到背后,一双眼睛盯着她的后背,好似要将她的后背傣个**来一样.

转过头,正对上了林絮满是寒意的目光.

"林……"她刚叫了一声,整个手腕,便被林絮抓在手里,她瞬间被扯到了林絮的身后.

而面前,邹海直接傻了眼.

"林……林絮?"

林絮冷冷的看着邹海,"你是谁?"

"……"

.[,!]

或许真是贵人多忘事,但是徐自知总觉得林絮应该是故意的.

"我……我"邹海反应过来后,便整个目光在林絮和徐自知身上来回的看着,

徐自知挣扎着,"林絮,你放手,你抓疼我了."

林絮就偏不放手,还越是抓越是紧了.

这样的状态,好似回到了上学的时候一样.那时,林絮和徐自知,也总是这样,林絮的霸道,徐自知的执拗,重现在眼前.

"你们……"

他们不是离婚了吗?林絮不是不要她了吗?当初闹的沸沸扬扬的,徐自知离婚后还敲了林家那么一大笔前,算是跟林絮彻底翻脸了啊.

邹海看着徐自知,想要在她的脸上得到一些答案,但是,林絮就好像是一堵没有尽头的墙一样,挡在那里,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

"看够了吗?看够了的话,你可以滚吗?"林絮声音平静,吐出的字却十分难听.

"林絮……我是邹海,我跟你是同学,你忘了吗?高中的时候,我们是同班……"

"不记得."林絮三个字打断了邹海,説,"找我有事请预约,还有,下班私人时间,不处理公事."他説完,拉起了徐自知,"走,回家再説."

徐自知被林絮强硬的按进了他的车里.

"你放手不行吗."徐自知皱眉説,林絮却当即踩了油门,车像是风一样的,卷起了邹海的一边衬衣衬角,走了.

邹海在后面气的骂道,"你……你算什么东西你……"当然,这骂声也只敢在风力扬了一会儿.

——萌妃分割线——

在大家的强力砸荷包之下,我顺利的品尝到了当大神的飘飘然感觉.

整个世界瞬间都高端大气上档次了呢,上层社会的空气确实很舒爽,谢谢大家让萌装.逼了一把啊

另外,明天的更新剧透一下,会体现出本文的标题!

还有,很快会为了感谢大家的荷包月票加更,顺便,客户端扔月票啊!光有荷包没月票的大神装.逼的底气都没了有没有!

红河州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绵阳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江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莱芜治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徐州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友情链接
海南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深圳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湛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阳江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门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孝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儿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淄博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恩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其他医院哪家好 东营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天门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天门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开封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开封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苏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邓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信阳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儿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法四医院 淮安有哪些外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攀枝花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泸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德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