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丹枫不负春山不负卿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8:03:32 编辑:笔名

一  春山是长沙市西南郊的一座山,一处地名。从南城湿地公园去那里,不算远,也就七八十公里。龙伢子家祖祖辈辈住在春山脚下。  一条小路蜿蜒伸向山里,山的顶上有间茅草屋,一个长相俊俏的姑娘正在屋外的灶台上熬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清苦的中药味道。她叫易芙蓉,神色忧郁,是龙伢子的女朋友,30岁,比龙伢子大一岁。  龙伢子的父亲1999年到山西的煤矿打工,被埋在了井底下。那次矿上一下死了十几个人,那个体煤矿老板坐了牢。龙家只得到800元的补贴,杯水车薪。  龙伢子的妈妈实在养不活两儿两女,带着小的儿子改了嫁,据说去了山的那边,从此再没有回来。那一年,龙伢子刚好10岁,走了弟弟,还有两个妹妹,一个8岁,一个5岁。  奶奶早就不在,嗲嗲挑起了抚养两个孙女一个孙崽的重担,那年爷爷已经62岁,一身的病。  嗲嗲开过砖厂,承包过鱼塘,养过鸭子,放过黑山羊。但嗲嗲老了,身体不好,人又老实,累死累活,都做得不成功,龙家欠了一大笔债,三个孩子在苦难中长大。  债主们三天两头上门催债,嗲嗲的腿也被他们打残了。但嗲嗲不愿上告,说自古欠债还钱,是我们自己先错。  2005年,龙伢子初中毕业,家里再也供不起他读书了,他自己也不想读了,因为他看到驼背的嗲嗲已经不堪重负,他必须退学做事养活这个家了。  嗲嗲说孙崽你读过书,你说咱们做点什么吧,嗲嗲不行,失败了一辈子,现在听你的了。龙伢子说我们开餐馆吧,到镇上去开。嗲嗲说我们都请不起厨师呢,怎么开?龙伢子说,嗲嗲我们必须再借一次钱,否则就永世不得翻身了。  嗲嗲又厚着脸皮借到了启动资金。他们真的在镇上开了一家小餐馆。半年后,连本钱也亏完了。关门那天,嗲嗲和龙伢子回到家中抱着哭了很久。看着两个骨瘦如柴的妹妹,龙伢子的心在流血。  嗲嗲已经借不到一分钱了,他喝了农药倒在田边。夜里过路的族伯发现了嗲嗲,喊人将他送到医院,医院又救活了嗲嗲。  嗲嗲埋怨医生救活了他。说我活着只是给孙儿增添负担,我死了,少一个人吃饭,我孙崽的负担也轻点。  龙伢子放声痛哭,求嗲嗲不要寻死。他说:“嗲嗲,我爸死了,我妈跑了,我们三个是没有爹妈的苦孩子,有你在家里就有大人,我们心就不慌;没有了你老人家,提心吊胆的,餐餐呷肉也冇得意思。我和两个妹妹都是嗲嗲养大的,你比我们爸爸妈妈还亲呀。”两个妹妹也大了,哭喊着嗲嗲莫死,嗲嗲莫死,如果死了可以抵债,我们情愿替嗲嗲死。  嗲嗲后来再没有寻死,但龙家的凄苦生活像是没有尽头,大妹妹只好休学。龙伢子痛彻心扉,又想不到任何法子走出困境。  这个时候,天使来了,龙家的贵人来了。    二  18岁的易芙蓉如出水芙蓉,有天结识了在镇上小超市里打短工的龙伢子。那天芙蓉去逛超市,一个小偷在她后面偷东西。龙伢子发现了小偷藏在上衣里的商品,让他拿出来,否则就报警。小偷悻悻地拿出来,恶狠狠地说:“你等着,老子非搞死你这卵崽!”芙蓉看到了这一幕。  芙蓉买完东西后就在超市旁边的小餐馆吃饭,看见龙伢子下班出来,那个小偷果然尾随着他。芙蓉顾不上吃饭也跟在小偷身后,那时天已渐渐黑下来。  走到镇外偏僻处,那小偷吹了一声口哨,立刻出来了两个同伙。三个人追着龙伢子打,龙伢子拼命往家的方向跑。  芙蓉在后面拨打了110。当几个小偷和龙伢子打成一团时,警察赶到了。龙伢子只负了轻伤。第二天,他照旧到超市上班,脸上包着纱布。  这个超市的老板是芙蓉的二姨妈。芙蓉把龙伢子的事情告诉了二姨妈。老板问龙伢子怎么受伤了不向超市要药费,这可是因公负伤哦。龙伢子说这点小伤不要紧的。老板让龙伢子当了保安班班长,工资提高了百分之五十。  芙蓉刚刚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这次是来姨妈的店子实习,想学点经验以后回去接自己妈妈的班,管理自家的大超市的。她家住在长沙市,妈妈经营一家大型超市,忙得不亦乐乎。她妈妈让她在姨妈那里摔打几年,成了家再回去女承母业。  芙蓉因而与龙伢子成了同事。他们相好了,不过芙蓉没有告诉龙伢子她的妈妈是大超市老板,也没有说他们打工的超市老板是她二姨妈。  2009年,龙伢子还是从超市辞职了,因为家里的两个妹妹要读书,一家四口要吃饭,靠他在超市的工资还不够。他承包了队里的一座小山种土豆、凉薯等,结果丰收了,赶上那年的价格较高,他头一次赚到了十几万元。  他很高兴,告诉了芙蓉。芙蓉约他在镇上见了面,问他明年准备怎么办?龙伢子说明年扩大生产,把旁边的一座山也承包下来,只是钱不够。芙蓉说我借给你,10万够不够?  “你?一个在超市打工的,哪里去搞10万块?”龙伢子笑笑,说没事,没那么多钱,我就继续种好现在这座山,慢慢积累嘛,反正我们还年轻。  过了几天,芙蓉真的给龙伢子借来了钱。龙伢子喜不自禁,又承包了了一座山。到了收获的季节,土豆、凉薯的价格比去年低得多,龙伢子赔了。他心情沮丧,难受了好多天。  他把芙蓉的钱连本带利还回去了,自己又陷入了亏损的境地。芙蓉看他不开心,告诉他明年再来,明年一定价格会起来,说农产品历来如此,今年贵明年就贱,今年贱明年就贵。龙伢子说,可是没有人敢借钱给我了,说我像我爷爷,不是做生意的料,没有发财的命。  “哪个讲的?人的命不是与生俱来的,是奋斗出来的。”芙蓉鼓励他。  过年,龙伢子在芙蓉的支持下又承包了两座山种土豆,结果先是大丰收,后是市场价格很高,他一下就赚了30多万元。还掉以前的欠账,龙伢子那年还剩9万元,龙家次有了余钱。  嗲嗲很高兴,问他明年种什么。龙伢子说,听芙蓉的,她是我的福星。  芙蓉琢磨好几天,见面话都不说,心事重重的样子。有天吃完饭的时候,芙蓉突然问爷爷:“爷爷,你老人家的名字是喊‘春山’吧?”爷爷说:“是的,我大名叫龙春山,你没听村里人都叫我‘春山嗲’或者干脆叫‘春嗲’、‘山嗲’吗?”  芙蓉又问:“你们村子里是不是有座土山也叫春山?”  嗲嗲说:“有的,不过人们不叫它春山,而叫它‘蠢山’,因为它从来没有绿树成荫、鲜花满山的时候,总是光秃秃的,好像很懒、很蠢的样子。”  芙蓉问:“嗲嗲如果承包那座山,要多少钱一年?”  嗲嗲说:“村里人都晓得那座山什么也不长,冇得用,我看交一千块钱,村长会喜得不得了呢。”  芙蓉又咯咯咯笑起来,嘴角微微上翘,那样子好看极了。她说:“嗲嗲,龙伢子,该着咱们发财。我拿春山上的泥土到省农科院做了化验,春山的坡形、气候条件、那里的土质都很适合种杨梅。我看咱们把它承包下来,比现在在这边种土豆、凉薯收入多得多。当然,由于杨梅要四五年以后才长大结果,这几年我们还是要种土豆、凉薯什么的。”  龙伢子觉得芙蓉讲得很好。说:“嗲嗲咱们就听芙蓉的吧。”  嗲嗲和龙伢子一起去找了村长。村长听他们要承包“蠢山”,说:“你们不会也发蠢吧?”嗲嗲说:“绝不会,你就说多少钱一年吧。”村长说:“我要开个会,村干部讨论一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  村干部开会讨论的结果是800元一年,如果愿意承包三年以上,还可以减少到500元一年,这样三年就1500元,一次交清。龙伢子和嗲嗲欢喜得很,当即就签了承包五年的合同。村里人都说这爷俩魔怔了。  签下协议来,龙伢子才想起买杨梅树苗的钱远远不够。芙蓉笑着说不用着急,她来想办法。这个时候她已经不在她二姨妈的小超市上班了,回县里了。她告诉爷俩,她妈妈是县里的“民商超市”的老板,每年利润几百万,她爸爸是副县长。    三  龙伢子吓了一跳,难受极了。全世界都晓得他们在谈爱呢,可她爸爸是县里的大官,妈妈是大款,他们两家、他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何止千山万水,这种恋爱哪能谈得成?可龙伢子实在爱芙蓉,不光因为她漂亮,懂事,善良,更因为她是自己的福星,事业的引路人。  龙伢子知道了芙蓉的家境,晓得她融资是一碗饭,手到擒来。果然芙蓉把杨梅树苗的事情全办妥了。春天下小雨的季节适合种植杨梅,他们雇佣了几个能手,芙蓉还请来了一位农业科技专家作指导,他们很快完成了所有的工作。  五年后,杨梅大丰收,龙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大种植户。村里看“蠢山”不蠢,硕果累累,就要涨承包费。龙伢子问要涨到多少。村长说可以不承包给你,给别人。龙伢子说我的树都长成了,你包给别人?我会跟你们村干部拼命的。村里晓得芙蓉家有背景,不敢得罪,经村里讨论,决定将承包费涨到每年一万元。龙伢子慷慨地一次就交了五年的费用。  这个时候,芙蓉已经27岁了,家里人催她赶紧找个婆家结婚生子,说这是人人都要经历的人生。芙蓉说她有对象了,是个种植大户。她把龙伢子的情况给父母讲了。  她的父母很开通,说只要是你喜欢的,身体健康,人不怪,我们就同意。芙蓉把龙伢子带到家里,龙伢子紧张得不停地冒汗,问什么都说不清楚。芙蓉爸爸说,你怎么有点结巴?是从小就这样吗?龙伢子说,叔叔我原来不结巴,是现在才结巴的。芙蓉爸爸说,是得了什么病还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变结巴的?龙伢子说都不是,就是天太热了,叔叔你们家没开空调。  芙蓉爸爸说现在已是深秋了,气候宜人,哪个家里会开空调?芙蓉赶紧打圆场,说他哪里是结巴,他是从没有见过你这么大的官,紧张的,你别吓唬他了。芙蓉爸爸说,我不要他纤悉无遗,至少不能语焉不详吧?龙伢子没听懂芙蓉爸爸讲的两个成语,后来使劲问芙蓉怎么写的?  芙蓉问爸爸什么意见,她爸爸说要得,蛮老实的,会对你好,更会孝顺我们,就他了。芙蓉妈妈说,妹陀啊,你要谢谢你爸爸呢,县委书记的崽,刘副县长的崽,巩副书记的侄儿子,还有公安局郑局长的崽,都看上你了,托人给你爸爸讲过好几次呢。你爸爸总说小孩子的事情他们自己做主,做父母的不好干涉。你看你爸爸多开明啊!芙蓉抱住爸爸,在他额头上亲了一口。  龙伢子和芙蓉商定了结婚日期,去做婚检时,芙蓉查出了异常。医生建议她到离县里不远的省城医院好好检查检查。龙伢子陪着芙蓉到湘雅医院一查,她得的是肺癌,已经是晚期,无药可救了!  龙伢子感觉五雷轰顶。芙蓉倒镇定得多,说得都得了,冇办法的事,莫难过。他们深一脚浅一脚回到了县里的芙蓉家。  芙蓉爸爸妈妈都很难过,像是五内俱焚的样子。他们深爱着这个孩子,芙蓉也的确很招人喜欢。但是这一切,很快就将成为回忆,折磨留在世上的芙蓉的众多亲人,当然包括龙伢子。  此后,芙蓉爸爸做了一切努力,找不到解救女儿的办法。美丽的芙蓉在绝望中等死,一天天憔悴。    四  龙伢子每天在山上忙乎,有一天经过半山腰的一个低洼处,发现那里一片湿润。“咦,怎么这里的地下有水?水线这么高?这天都晴了多日了,这里却跟下了雨似的。”龙伢子纳闷。他晚上回家跟嗲嗲说,嗲嗲告诉他,过去听人说,要是山上背阴的地方有这样的泉水,一定是神水,可以救命的。龙伢子说,可惜它救不了芙蓉。  龙伢子的舅舅是镇上的小学老师,他有一天突然造访了龙家。自从妈妈改嫁后,龙家已经断了和妈妈家亲戚的往来。舅舅的不期而至,让龙家感到意外,也很惊喜。龙伢子骑着摩托到镇上把鸡鸭鱼肉都买齐了,嗲嗲厨艺很好,一大家人吃得香喷喷、喜滋滋。舅舅说我们是亲戚,还是应该走动,脚步为亲嘛。嗲嗲说只要你愿意来,我次次让你吃好菜、喝好酒。舅舅问龙伢子怎么有点闷闷不乐呀,龙伢子说了芙蓉得病的事情。  舅舅问龙伢子看过马原的书没有?龙伢子说,他只上到初中,毕业后为生活所累,一本书都没看过,不晓得这个马原是谁,写的是什么书。舅舅说我先不跟你讲那么多,我只告诉你,马原是一个有名的作家,是“先锋派”小说的代表人物。他于2008年被查出患有肺癌,经过上海大医院的很多次化疗无法治愈,医院已无回天之力。马原突然作出一个惊人的举动,举家迁到世外桃源,过起了原始的生活。据我所知,马原后来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来,我们查查这个事情吧。  龙伢子拿出手机搜索,找到了马原的一段演讲词:  大家好,我的职业是作家,今年65岁。我的另一个身份是一个病人,是准确意义上的疑似癌症患者……我叫马原,我写小说。  我今天的演讲有四个关键词:一个是生病、一个是逃离、一个是桃花源、一个是书院。  我先从生病说起。2008年3月,我被查出肺上长了一个很大的肿瘤,有6.5×6.8这么大,很大……给我看病的主治医生是一个教授,他说的意思很明白,他说的是癌,是肺癌。 共 1364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睾丸异常要检查那些
昆明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昆明哪家癫痫病医院比较正规

上一篇:时光祭1

下一篇:梦7

友情链接
海南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海南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深圳疼痛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牙周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江门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湛江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湛江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运动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汕尾眼整形医院哪家好 阳江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肿瘤内科医院哪家好 阳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肿瘤综合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预防保健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揭阳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心内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鄂州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眼外伤医院哪家好 荆门中医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孝感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荆州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咸宁儿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其它科室医院哪家好 淄博有哪些心血管外科医院 恩施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恩施小儿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中医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仙桃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仙桃其他医院哪家好 东营有哪些中医内科医院 天门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天门中医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天门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神农架中医妇产科医院哪家好 济宁有哪些小儿呼吸科医院 开封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泰安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开封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核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无锡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苏州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邓州民族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商丘肿瘤外科医院哪家好 苏州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南通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信阳脊柱外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儿科医院哪家好 周口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法四医院 淮安有哪些外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攀枝花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肿瘤内科医院 宿迁有哪些肿瘤康复科医院 泸州医学影像学医院哪家好 宿迁有哪些神经外科医院 德阳脑外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中医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嘉兴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邯郸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