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獐子岛扇贝谜局-停牌前下跌 灾情披露时间存疑

2018-12-07 23:27:00
獐子岛扇贝谜局:停牌前下跌 灾情披露时间存疑 獐子岛对扇贝的投资还原图 2011年 募集资金7.76亿元,用于投资25万亩虾夷扇贝底播增殖项目和獐子岛贝类加工中心项目。当年共投入3.26亿元。 2012年 1.55亿元用于42.2万亩新扩增虾夷扇贝底播海域增殖项目。同年,公司对25万亩虾夷扇贝项目底播投入8392.09万元。 2013年 獐子岛对25万亩虾夷扇贝项目底播投入1.11亿元。扇贝存量调查显示,2013年底播虾夷扇贝成长情况良好。 2014年 受冷水团影响,公司计划放弃捕捞,共计造成近8亿元的存货损失。2011年和2012年对虾夷扇贝的投资毁于一旦。 獐子岛(002069)的一颗重磅炸弹激起了资本市场的千层浪,公司自称因遭遇自然灾害的侵袭,原本应该在今年有所收成的上百万亩扇贝将绝收,进而计提近8亿元的巨额存货损失。在消失的扇贝背后,从灾情披露时间到存货数据都有着重重疑点,是獐子岛真的遭遇天灾,还是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目前来看一切都仍在迷雾当中。 灾情披露时间存疑点 獐子岛是在10月31日披露三季报时将巨额存货损失公之于众的。公司称,因受到冷水团的影响,经检测,养在海里的扇贝出现异常,公司计划放弃对148.66万亩的养殖海域进行采捕,并相应计提7.63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受此影响,该公司的三季报业绩大幅变脸,由原本预计的盈利5000万元左右变成亏损8.12亿元。 在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中,獐子岛的说辞可谓滴水不漏,不仅提示了政府计划救援的消息,还搬出了海洋专家的意见。而在发布公告的次日立刻在大连召开媒体会,不仅将各路专家请到现场,且各方都准备充分。然而,细细梳理獐子岛此次遭遇自然灾害的事件不难发现,该公司披露灾情的时间明显存在疑点。 獐子岛是在近日才披露遭遇灾情的,此前并未提示今年扇贝养殖海域的水温有何异常情况,而这不太合乎情理。北京商报记者翻阅獐子岛历年年报发现,该公司为了证明公司具有防范冷水团风险的能力,曾在2012年和2013年的年报中特意强调,“公司在獐子岛海域构建了北黄海冷水团监测潜标网,对底层水温变化实施24小时不间断监测,提升了海域环境监控能力”。也就是说,一旦扇贝养殖区域的海水温度发生变化,獐子岛时间就能掌握相关信息。那么,所谓的冷水团又是在什么时间段来袭的呢?对此,獐子岛好像讳莫如深,其在公开资料中始终未对具体的时间予以说明。 不过,在獐子岛上周五召开的灾情说明会中,黄海海洋研究所专家刘鹰透露出了时间,他表示,“经监测显示,今年1-8月水温波动高于历年平均水平”。 这也意味着,如果1-8月真有冷水团灾情发生,那么从今年1月开始,獐子岛应该就能够察觉。而且,按照獐子岛的说法,该公司规定于每年4-5月和9-10月分别对扇贝进行春季、秋季系统的存量抽测,但是对于今年春季的存量抽测结果,该公司并未予以说明。若今年1-8月真有冷水团侵袭,那春季的存量抽测结果应该也会有所体现。 针对于獐子岛在披露灾情时间上的疑点,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厉健律师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基于这些公开信息来看,獐子岛的做法明显存在信披违规之嫌。如果它在年报中说的拥有的冷水团监测能力其实还达不到的话,那就存在虚假陈述之嫌了。总之,这件事有太多让投资者看不懂的地方,呼吁证监会尽快介入调查”。 存货量猛增有蹊跷 今年是獐子岛2011年非公开增发募投项目的收获期,如今在这个重要的时间节点,该公司恰好发生灾情,未免有些不可思议。这整个事件似乎都难以和三年前的增发撇开关系。 獐子岛主要养殖扇贝、海参、鲍鱼等海珍品,其中扇贝为该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比达30%左右,这些海珍品的生长期长达三年,所以獐子岛主要的资产就是存货。 记者查阅獐子岛2011年后的存货情况发现,该公司逐年猛增的存货量似乎不符合逻辑。2010年时,獐子岛的存货为17.15亿元,到2013年已经达到26.84亿元,也就是说,三年间该公司的存货累计增长了9.69亿元。细分来看,獐子岛的存货主要是体现在“消耗性生物资产”上,而这部分正是指獐子岛播撒在海底的扇贝、海参等海珍品。历年年报显示,獐子岛存货中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也年年上升,2010年为12.79亿元,2011年为17.98亿元,2012年为20.45亿元,2013年为21.32亿元。而按照扇贝、鲍鱼三年生长期的规律来推算,在2012年后,2010年时存在的12.79亿元消耗性生物资产就应该可以清仓并销售了,然而2012年这一年,该公司的消耗性生物资产不仅没有大幅减少,反而较2011年增加2.47亿元。对此,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可以解释得通的理由无非两个,一是扇贝、海参等产品滞销,二是2011年后獐子岛又有大量的投入”。 不过,个理由并不成立,因为獐子岛并没有在年报中说明产品滞销。事实证明,第二个理由恐怕也不太成立,因为根据獐子岛的年报显示,2011年后公司对扇贝的投入主要是当年非公开增发的募投项目投入,即25万亩虾夷扇贝项目。獐子岛共分三年对该募投项目进行投资,三年的投资总额为5.2亿元,另外,其在该期间还投入了1.55亿元资金至42.2万亩的新扩增虾夷扇贝底播海域增殖项目中。也就是说,这三年獐子岛对扇贝的投入可能就约为6.75亿元,这明显与2013时高达20.45亿元的消耗性生物资产存在非常大的差距。 “扇贝一直是獐子岛主要的养殖产品,是投资大项,这是海参和鲍鱼都无法比拟的。即便獐子岛对别的产品有大量投入,也不太可能超过扇贝吧。不知道獐子岛高达20多亿元的存货是怎么来的。”上述分析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停牌前股价诡异下跌 獐子岛存在的问题恐怕还远不止于前述问题。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獐子岛停牌前夕,该股股价曾连续下跌,表现诡异。 10月14日,也就是獐子岛披露三季报前的半个月,獐子岛突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拟披露与公司底播增殖海域相关的重大事项,具体情况正在核查当中,由于核查结果尚存在不确定性,申请股票于10月14日起开始停牌。 然而,就在獐子岛停牌前的三个交易日里,资金似乎就已先知先觉,其股价连续三日下跌,10月9日下跌1.22%后,10月10继续下跌2.79%,到停牌前的10月13日,该公司股票的股价已从之前的每股16.35元下跌至15.46元,三日的跌幅超过5.5%。 而事实上,在这之前,多家机构曾发布研究报告看好獐子岛。银河证券表示,随着新采捕周期的开始,预计獐子岛2015年虾夷扇贝亩产将会得到回升;平安证券也在农林牧渔的季度报告中提到獐子岛进入虾夷扇贝中长期亩产提升通道……加之獐子岛在此前的三季报预告中表示公司业绩可能同比上升,所以市场对獐子岛一致表示看好。 在这样的背景下,獐子岛在停牌前却巧合地出现了股价阶梯式下跌,有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资金出逃时间的性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难道有人提前得到了消息?” 7只公募基金躺枪獐子岛 獐子岛曝出巨亏事件,让对其持仓的公募基金们也无奈躺枪。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共有7只公募基金踩雷持仓,其中持仓多的招商安润保本混基已经率先派研究员前往獐子岛了解详情,并在11月1日调整了股票估值。獐子岛三季度持仓机构明细显示,7只公募基金中持仓多的为招商安润保本混基,持股市值为2000万元,国投瑞银策略精选混基持股市值为1000万元,其余5只股基的持股市值均不到千万元。 相较公募基金而言,社保基金则显得更为悲惨。数据显示,在獐子岛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位居第五、六、七位的均为社保基金,分别是广发基金管理的全国社保基金414组合、博时基金管理的全国社保基金108组合和招商基金管理的全国社保基金110组合,持有市值为1.72亿元、1.31亿元和1.24亿元。 眼下,獐子岛复牌在即,业内人士认为复牌后该股暴跌的可能性很大,甚至认为复牌后至少会砸下五个跌停板。以停牌前的收盘价15.46元/股计算,复牌后如果真有五个跌停板,那股价应该跌到9.13元/股,这样的话全国社保基金414组合将亏损7100万元、108组合将亏损5400万元、110组合将亏损5100万元。 记者就以上问题数次拨打獐子岛董秘孙福君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随后拨打獐子岛公开电话,接线人员称公司证券部同事不在,无法接受采访。 青储机割台价格
太阳能路灯厂直销
软磁价格表
青储饲料打包机
镀锌网片
众邦电缆
治疗宝宝咳嗽
两个多月的宝宝感冒了怎么办
孩子发烧手脚冰凉是什么原因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