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韦胜明的诗

发布时间:2019-07-14 01:46:32 编辑:笔名

城市存在之卖报

你每天早早的披上晨曦在人来人往密集的路口不管风霜雨雪寒来暑往把昨天街头巷尾的新鲜事廉价的叫卖叫卖给市民必不可少的心灵快餐

在只堆积钢筋水泥不长粮食蔬菜的异乡一滴水都要钱的城市一张报纸就是你一家的田地是你一家每天收割的口粮

2015年1月4日

城市存在之搬运工

你是城里的搬运工你每天不停的把货物搬运进这家搬运进那家其实不愧于搬运工称号的是时间每天不停地搬运你我他的年龄堆高搬运你我他的爱恨情仇搬运你我他的喜怒哀乐直到把我们每个人的身体搬空从地上搬运到地下

当然时间还在不停地搬运花瓣、果实、树叶和梦他有力的双手把春夏秋冬周而复始的搬来搬去搬我们万千荣辱

2015年2月3日

城市存在之小贩

如果有人突然大喊一声城管——来——了那些推车的挑框的摆摊的如同我小时候秋天守望偷粮的麻雀甩出点燃的鞭炮麻雀四散的惊恐情状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小商贩是不懂得这个哲理的实际上懂得又如何整脏治乱谁敢违犯

市民要的是生活方便小贩要的是一家老小的饭碗你每天的生活如白天出洞觅食老鼠样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使你惊心动魄好在每天有惊无险

2015年2月2日

城市存在之摩的

呵呵 这个城市岔路口很多车流在岔路口肠梗阻约会的泪腺崩裂上班的工资消瘦赶路的时间飞奔抱怨愤怒充塞空气

摩的在大街小巷鱼儿样的自由穿行冬天寒风剥洋葱似的剥你的体温夏日太阳抽离你的体能可是你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你甚至感激患肠梗阻的城市孩子上学的学费不用那么烧心了老人的生活费不用那么挠人了

当然整脏治乱的大盖帽常常使你心惊肉跳

3015年2月1日

城市存在之背篼

那街道上的车象极了老家沟壑里的河流让你在岸上免费观看享受免费享受的还有灯光和广场舞你横穿马路的时候喇叭很愤怒没有办法对面有人在四处张望背篼背篼就是你的名字你只能报以歉意的微笑你在自己的天地里活着管不了那么多是非和眼色

棉衣是你抵御隆冬寒冷的工事烟熏火燎的柴火是你的枪炮你的背篼背的是孩子上学的费用背的是父母在家乡的人亲客往背的是自尊背的是希望

今天城里的情况和昨天没有两样只是湿冷气温偏低

无题

念过的书做过的作业早就尸骨无存老师要求端正学习态度明确学习目的和坍圮的学校一起侵入泥土里起跑时发令枪的 那一缕烟只在30年前的时光中飘舞生活的鞭子一直抽打着的我螺陀样的旋转想停下来等一等心中的祈盼整理应该归整的人与事是一种

从乡村到城市 每一步都是未知就像今天我在参加一个人的婚礼明天可能就去参加一个人的葬礼悲喜一瞬间无论是怎样的结果你都得接受

30年来 我从山巅不断退缩退缩到谁也看不见的墙角阅读 教书 有时也写作油烟弥漫 在田地和城镇之间我无法确认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无

2015年2月1日

2015年2月1日

回乡偶书

天空太过高远起伏的群山寂静浩淼偶尔有鸟声滴落溅起圈圈波纹偶尔也会遇见七八十岁的老人不是我的亲就是戚他们的眼神言语还是30年前的温度他们的儿女和我一样在城里和命运猜拳

我家的田土里长着碗口粗的杂木老屋 老屋被风雨驳蚀如同重病的耄耋30年啦 记忆锈迹斑斑想进去看看我的童年少年的年月没有穿越的盐酸来擦亮其实能看见又如何生活也要把你从故土驱逐

冬夜卧听窗外雨

窗外的声音被夜收去了只有雨在李清照晚年的词里沥沥淅淅从我的骨头缝一滴一滴的漏下我的心满屋的湿漉

山村 这样的冬夜我一个人躺在床上那披着阳光奔跑的春那扛着热浪追赶的夏那一个果都没有的秋那些时光如窗外的叶任雨滴答他们已经不知道痛了

天亮每天准时到达市场经济哪个不忙碌谁会记得今夜的雨

2015年1月30日凌晨

你来了

没有帝王的年号也没有公元纪年我不需要知道有大汉盛唐我只需要懂得看云看风向

某个夏日的午后天气晴朗牛在圈里反刍猪在打呼噜公鸡带着母鸡在竹林目不识丁的我在院坝埋头专心的修理农具

你来了 一身粗布衣服脸色黑红 手脚粗壮不用问 我知道你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你不认识我吗你的眼眶湿湿的依着门框定定的看我我在这里500年了等你来

渴了水缸里有水累了就去休息一会儿我得把农具整理好趁天气我们要准备过冬的柴草猪牛的口粮放心吧 风调雨顺地里的庄稼长势良好2015年1月29日

诊断不射精症时要细细观察
昆明治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青少年癫痫病病人的病因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