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神农架推进小水电关停路线图官方回应含糊其

2018-11-01 11:41:04

神农架推进小水电关停路线图 官方回应含糊其词

湖北神农架曾被誉为“华中之肺”。然而,近年来神农架林区内竟出现了100座小水电站,严重危害林区生态,相关专家惊呼:“神农架的河流已经 支离破碎,体无完肤 ”。

当地媒体的相关报道引发各方关注。昨日凌晨3点左右,湖北神农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上承认问题属实,拉开了神农架官方对这一事件回应的序幕。昨天下午1点,神农架林区在其官上称将再次全面部署清理整治小水电工作。随后,神农架外宣办又在腾讯微博上召开上“发布会”,就友关心的话题进行了解答。

一天连出三招,神农架官方此次反应可谓迅速。然而,发现,这些回应大多含糊其词,缺少实质性内容。

而曾被称为湖北年轻市长的周森锋,现任神农架林区党委副书记、区人民政府代区长。

官方回应含糊其词

昨日凌晨两点,湖北神农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发文称:“神农架小水电问题出自媒体朋友精心杰作,反映问题确实属实。但神农架水电开发的历史功不可没。神农架从今日开始,启动了一项全面的清查整顿行动,严格按照有关环保要求“修理”小水电,同时将按原计划推进1000千瓦以下小水电关停路线图,欢迎社会监督。神农架属于我们,感谢关注,欢迎前来避暑度假。”

然而,对这样的解释友却并不买账。有友调侃道:建议大家去神农架玩水电站吧。

随后,当天下午1点左右,神农架林区在其官上发文称将再次全面部署清理整治小水电工作。文章中说,“8月15日晚,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召开紧急专题会议,全面部署清理整治小水电工作,加大规范小水电项目审批、运营管理力度,确保神农架生态安全。”

此外,神农架外宣办也在当天召开了微博“发布会”,就友关心的话题进行了解答。

Q:我想问问,神龙架水利官员入股小水电,这个做法现在仍在持续吗?合法吗?这和民警入股桑拿城有什么区别?

A:目前我还真不知道这一说法来自何处。

Q:请问,100座水电站中,七成未通过环评审批的小水电站,是否为非法水电站?被破坏的生态能恢复吗?林区政府准备如何来应对这一问题?

A:国家2003年出台相应法规之后,神农架已建在建的环评率63%,环境的影响只有按照相关规定落实才能降到。

Q:国家每年转移支付给神农架的资金有多少?

A:国家转移支付神农架资金均是用于具体项目建设,包括生态环境建设。

Q:有了问题不回避,这是好的态度。林区政府,请透露一下下一步你们的具体打算和措施。

A:我们已经在制订切实可行的方案。要么改进,维护好生态,要么关停。群众的利益和感受我们必须重视。

神农架水电投资隐现浙商身影

昨天,本报连线采访了报道神农架小水电的楚天都市报陈勇,他向讲述了采访中的意外发现。

陈勇说,在神农架建水电站的很多都是浙江人,“当地政府没有资金,只有找民间资本。这吸引了很多手头有闲钱的浙江人”。

投资小、风险低、运营成本低、经济效益好,这是当地人对小水电的一致看法。

陈勇介绍,“在那边炒电就如炒房,建一个小水电站2000年也就百来万的投资,到2006年,几乎翻了一番,5至10年就收回了成本。”

陈勇在调查中发现,“水电站老板一般是不出面的,只雇佣一个当地的农民,每年给几千块钱,打打便可 遥控指挥 ”。他还发现,一部分投资者建完电站运营两三年之后,便出卖给大公司,收回投资。

陈勇感叹:“当地农民并没有从电站获利,所以他们强烈反对修电站。老板赚走了钱,政府收走了税。”

这句话也印合了神农架当地百姓的说法:政府把河里的水卖了,水电站把河里的水逼干了。

河水断流珍稀鱼类遭灭顶之灾

据神农架林区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底,林区已建、在建、拟建和规划的水电站共有99座。目前实际数量已达104座。

原水利部、国家环保总局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说:“在神农架这个具有特殊生态价值的地方,冒出来这么多水电站,不可思议!”

这些梯级开发的电站常常是首尾相接。在古水河17公里范围内就发现有6座电站,还有1座正在建设。上一座电站的水被拦截,穿山引水到下游发电后排出。距离出水口不远处,河水再次被拦腰斩断,穿山引水到下一座电站发电。除了个别水电站坝体老旧失修、坝体漏水外,绝大多数水电站的拦水坝下,河水断流。

翁立达调查后发现,断流情况远比上述情况严重,神农架的河流已经“支离破碎,体无完肤”。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王剑伟博士听闻神农架的情形后惊呼“天啦”。他说,神农架共有35种珍稀鱼类,如多鳞产颌鱼、白甲鱼等,一旦河流断流,这些鱼类面临毁灭性的打击。

水电局长也是电站股东

谈起小水电建设,林区水电局局长陈光文抑制不住激动。早在2004年,他在宋洛乡当党委书记期间,就提出要把水资源丰富的宋洛乡建成“水电之乡”。

在民间资本投资的小水电项目中,一些拥有着广泛人脉资源的地方官员也成了股东。陈光文坦承,自己在宋洛乡当党委书记时,在某电站入了10万元的股份。如今,他每年能拿到1万—1.5万元的分红。

陈光文说:“这些年,媒体盯着神农架,对林区的发展有很大的制约。神农架要保护,但一味地保护,农民怎么办?公务员怎么办?神农架人民也要生存。”

老百姓的脱贫动力以及官员的政绩考核体系,让水电建设成了保护与发展这对矛盾下的现实选择。

水电的发展为神农架财政收入做出了重要贡献。2008年~2010年间,水电税收从2132万元增至2500万元,水电税收贡献率多年维持在15%左右。林区财政局领导介绍,在建的水电站建成以后,水电每年的税收有望达到5000万元。

70%的电站未经环评审批

在陈光文局长看来,2006年之前是投资电站的时期,除了有水可圈之外,审批程序也非常简单,“只要拿个实施方案,电站就可以动工。”

到了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出台了“关于有序开发小水电切实保护生态环境的通知”。国家要求清查无立项、无设计、无验收、无管理的“四无”电站。

这一年,24座小水电站的老板到林区水电局补了手续,水电局组织专家进行了评审。

同一年,林区环保局也对在建的30个电站进行了环境影响“后评价”。与水电局的“宽容”不同,环保局否决了大多数电站的环评。

据了解,截至目前,林区所有水电站项目中,已通过环评审批的只有29座,环评通过率不足30%。

关键词:

神农架

,水电

型材铝方通
铝单板
上海物流公司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