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浮生未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20:54 编辑:笔名

狐有八尾,九尾可成仙。得第九尾必须实现人一个愿望。每实现一愿尾便少一条。如此轮回。问佛何日成仙。佛笑而不语。遇少年,狐令其许愿,少年无愿。无奈化身成人等少年。临终,狐问其愿。少年笑,愿望是你得九尾。卒。佛问狐悟否。狐跪半晌,弟子不悟,愿受轮回苦寻他。  ……  红莲是一只狐,一只修炼了千年的狐,曾有八尾,如今仅剩一条……  现在,她栖在自己的那棵桃树上,眼睑微拢,似在休憩。久久的,轻叹一声。  本来遗世独立,本来孤高自许,本来冷漠如冰的她,如今全部缴械丢盔弃甲一败涂地。司徒靖轩,你……叫我如何是好……  互相亏欠,互相纠缠,互相牵绊……这一世,我算是栽在你手里了。  ……  司徒靖轩,天朝少将。此时,他刚下完朝不久,正立在自家后院门前,似是终于下定决心,推开门。  远远地,便看到一片绿色的曼陀罗中,盛放着花朵的巨大桃树的枝桠上,倚坐着一位宛如谪仙般的人,银色的长发似银河流泻而下,清浅的泛着柔和的光泽,随着微风的拂动似有若无的飘荡着,舒展的眉间细细的纹着红莲的图案。眼睑微闭,勾着嘴角。  “狐儿,下来!”  红莲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向下看去,庭院中,一男子招着手,剑目星眉,身长玉立,仪表堂堂。  “靖轩……”翻身向后,轻盈的落下。  “近有什么事吗?你许久未来了。”  司徒靖轩的笑容似是有些苦涩,将红莲的发拢至脑后。“今晚,王城里有一场宴会,你……和我一起去吧……”。  红莲埋首在他怀中,轻轻的应了一声“好”。  ……  入夜,王城中一片灯火通明,文武百官饮酒吃肉,欣赏美人舞,无不痛快。只不过,这并不是今晚的重点,主角……还未登场。  “听说,陛下要将自己的亲妹妹下嫁给司徒将军?”  “这事不是明摆着的嘛!司徒将军年轻有才干,哪个王侯贵族不想笼络,更别提青瑶公主早就芳心暗许,这已是公开的秘密了。”  “哎,不对,我听闻是司徒将军有未婚妻了。”  “未婚妻,什么时候的事情,那这下青瑶公主可就……”  “你们说的都不对,还是听我说,我这可是从陛下身边的近侍那听来的。陛下欲将青瑶公主许给司徒将军,只不过司徒将军婉拒了,说是自己已有未婚妻,还是青梅竹马的,说要一生一世一双人。听说青瑶公主到陛下那是又哭又闹,让陛下好一顿难堪。半月前,陛下硬是亲自移驾到司徒府,说是要去看看司徒将军的未婚妻到底是何种姿色,竟让司徒将军如此坚定不移。结果……”  “结果什么,你快说呀!”  “结果这一看,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  “听说司徒将军的未婚妻相貌惊似天人,如九天玄女下凡,我朝美人青瑶公主连其三分都不够!”  “这是好事呀!怎么就出事了?”  “你怎么连这都不懂!当然是——,”压低声音说道:“被陛下看上了……”  “什么?!此事万万不可!陛下怎能做出夺人妻之事!”  “谁说不是,所以听陛下身边的近侍讲,陛下逼司徒将军将其认为义妹,送与陛下……”  ……  “青瑶公主驾到——!”  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身绛紫色长裙,绣着富贵的牡丹,水绿色的丝绸在腰间盈盈一系,完美的身段立显无疑,由侍女扶着缓缓而来。  “果然不愧是我朝美人,青瑶公主愈发楚楚动人。”底下惊叹之声不断传来。  青瑶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向自己的王兄施礼道:“王兄”。  “好。”王有些漫不经心,又似有些焦急。  青瑶起身入座,接过侍女递来的酒杯,心中冷哼一声,居然让王兄如此失态,我倒要看看,是何种模样。  “司徒将军到!”  立刻,全场肃静,主角,来了。  男子半跪在地上,“微臣让陛下久等了,真是罪该万死。”  “司徒将军言重了,不必多礼,快快请起!”王连忙起身,不过却看的是司徒靖轩身后之人。  “狐儿,快来,见过陛下。”司徒靖轩起身,叫过红莲。  不过,席上已无人在听他的话,全都痴痴的盯着红莲,就连青瑶也瞪大眼睛,连酒杯掉在地上都不自知。  肩若削成,腰如约素,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身穿一袭素锦,外披水蓝色轻纱,微风吹过,轻纱飞舞。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整个人散发出淡淡灵气。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  “民女,红莲,参见陛下。”  待众人回过神时,司徒靖轩已牵着红莲入席了。  “越发的调皮了。”司徒靖轩嗔斥道,眼中却是宠溺。  红莲吐了下舌头,“只是一点小小的摄魂术,他们一个个就原形毕露了。”  而此时众人眼中的两人,却像是在打情骂俏。青瑶公主的眼睛都快喷火了,王的心里也不痛快。  “红莲姑娘,那怎的司徒将军却叫你……狐儿?”王问道。  红莲内心翻了个白眼,真是令人讨厌的家伙,你管呢!却不得不笑盈盈的站起身:“回陛下,民女是叫红莲,狐儿,是民女的乳名,家里人自小便如此叫我,夫君想必是叫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民女要感谢陛下圣恩浩荡,允许夫君携小女参加皇家盛宴。”  几句话便将立场表明,狐儿是我的“家人”才能叫的,哪怕你是王也不行。还有,这是你的“皇家盛宴”,赶紧去忙你的正事,别再来烦我了。  王哑言,却不动怒,反而笑道:“好好好,真是伶牙利齿,哈哈哈……”  “哼!”青瑶公主冷哼一声“还未过门,就称呼夫君了,真是个不知羞的狐狸精!”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清。  众臣子均不吭声,王也难得缄默下来,毕竟现在是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  红莲却不怒,反而惊奇的拽住司徒靖轩的衣袖,“她怎么知道我是狐狸?不是只有我们两个知道吗?”  司徒靖轩差点一口酒呛死,头疼的扶了扶额,这个狐儿虽说活了千年,却一点都不懂得人情世故。  红莲没有反应,青瑶公主不好再主动挑衅,只好愤恨的瞪着她。  酒宴进行到一半,青瑶公主终于坐不住了,看着司徒靖轩一脸宠溺的注视着那个狐狸精,为她夹菜,细心的擦嘴……恨不得将那个狐狸精碎尸万段。眼神示意王兄,王挥手让舞女们下去,站起身举起酒杯,“司徒将军,孤敬你一杯。”  “岂敢。”司徒靖轩也举起酒杯。  “诸位,今日,孤有一件重大事情要宣布。”  重头戏终于来了,所有大臣都屏住呼吸,准备看看这君臣争一女结果如何。青瑶公主也露出得意的笑容,饶你美若天仙,王兄还不是要将司徒与我凑成一对。  “诸位,明日,司徒将军便要出征去蛮族,为我朝开疆扩土!”  所有人均是一怔,红莲也愣住了。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啊!她早已知晓王的那些心思,也做好一切准备,可……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王兄!”青瑶叫道。  “你住嘴!”王斥道,“司徒将军,今夜的酒宴便是为你饯行的。今晚不必讲究什么君臣礼数,大家敞开的喝,明日送司徒将军出征!”  ……  “狐儿……”立在曼陀罗花丛中,司徒靖轩轻声叫道。  “靖轩,给我一个解释。”红莲依旧背对着他。  “这……不需要什么解释啊,我是将军,带兵打仗是天经地义的事。”  “是吗……”红莲沉默下来。  突然,猛地转身扑上去,“你这个傻瓜!扯这些谎想要骗谁呀!若不是你与那王间有什么约定,事情不会突然转变!为什么要去打蛮族,你是疯了吗?!你难道嫌你的命太短,你根本打不过的。完全可以有别的办法!许愿,你快许愿,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呵呵……”司徒靖轩抱住她,“怎么可能会许愿,那样,我岂不是再见不到你了,我怎么会那么做……”  “那我去杀了王!这样你就可以不用去了!”红莲的眼中闪出一丝狠戾。  “别傻了,你怎么可以杀生,你不想成仙了!”  “我……”  “放心,我一定会没事的。”  ……  一年后,战报传回朝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司徒靖轩居然打赢了。但是,相对应的他也付出了代价,此生再无力出战,因为他已身受重伤,命不久矣……  而他当年与王的约定,早已人尽皆知。只要他打赢了蛮族,王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他与红莲的事情。只不过……  “当时不过是口头约定,司徒将军也知道沧海桑田,很多事情是会变的。”王立于堂上,面色不改。“司徒将军就好好养伤吧,至于红莲姑娘,孤自会好好处理。”说起红莲,王脸上露出一丝懊恼,自从司徒出征后,就像消失一般,怎么也寻不到,早知道就该把她抓进宫的。  “陛下!咳咳……”司徒靖轩怒道,“陛下,你怎可如此失信。”  “司徒将军说笑了,孤从来都没有正式承诺过,又怎么能说是失信呢!孤只是说,‘如果’你打赢了……啊?!哈哈哈……”  “你!咳咳……陛下,您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收入后宫,做出这等乱伦之事,朝中重臣您杀了多少,您还不收手吗?!”  “那些该死的老古董,居然敢逆孤的意思,杀干净。说起青瑶,啊,那还真是美味,只不过,怎么比的上你身边的那个红莲呀!”  “陛下!您是要做昏君吗?!”  “你说孤是昏君,那孤再告诉你一件昏的事吧!你出征前喝的那碗酒,你就没有尝出什么来?也对,此毒无色无味,不会立刻要人命,只会一点一点的侵入你的骨髓,让你慢慢死去!”  司徒靖轩气的浑身颤抖,“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知道功高盖主本身就是种罪过吗?更何况你身边有个如此绝色的美人,司徒靖轩,你不死不行呀……”  “就因为这……”  “是呀!哈哈哈……”王大笑起来,突然,笑声止住。刚才不是司徒靖轩的声音,是个女的……  僵硬的转过身子,是红莲!却与平时不同。红衣罩体,发是银色的,眉间的那朵红莲更是艳的出奇,浑身笼着肃杀之意。  “你真该死!真该死!”滔天的杀气涌出,将王与那些近身侍卫掀翻在地。  “狐儿,住手!狐儿,咳—!”一口乌血吐出,司徒靖轩倒在地上。  “靖轩!”红莲飞身向前。  “……不可杀人……不可杀人……你不能前功尽弃……咳咳……”  “好,靖轩,我不杀他,你不要再说话了。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快许愿,快许愿,你就可以康复了!”  “……狐儿,多少次……我都想自私的将你留在身边,可是我不能啊!咳咳……我真的想让你做我一个人的小狐狸,可是……你……有你的志向……对不起,原谅我曾如此自私想法……”  “你在说些什么啊!从你为我而选择征战的时候,我就不能再无视你的面容了。从前不会有你这样的人,以后也不会有了。遇到你是上天的安排还是惩罚?司徒靖轩,你说我该怎么办!”  “……是吗?我好高兴啊,狐儿,可以再唱一遍那首歌吗?……我遇到你时……你唱的那一首……”  “……一遇相知,两途难滞,三生刻石。四季不知,五谷难食,六道何释。七世尽掷,八荒无持,九尾且痴。流年飞逝,轮回如斯,不尽相思……情一字,两人知,三生石记四方事,缠五指,六界斥,七塔镇八方识,九泉方思,八狱难蚀,七情成誓,六欲天赐,五常即此,四神怎知,三刑不止,两心何痴,一诺永世,谁道情字妖不识……”  “……我想到……后面可以再添一句,……天不知,情缘如斯,一尾换一世相思,天不知,妖尚情痴,此生只慕连理枝……狐儿,我此生心愿已了,只愿……你得九尾。”  一刹那,银光闪耀,漫天的桃花雨,曼陀罗危险而迷醉的香气扑面而来,九条狐尾挥舞着……  “为什么这么傻!”红莲吼道。  “真好看啊……”闭眼间,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不谙世事的少年走叉了路,却发现一处遍是绿色曼陀罗花的谷地,中间栽着一棵巨大的桃树。  “喂,你,看什么呢!快去帮我把鞋子捡回来!”  抬头,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姑娘,银色的发,红莲的额印,甚是好看。正露着两颗小虎牙。怒视自己。随着她手指的方向,只见一只小鞋子随着河水悠悠的飘走了。少年好笑的追去,他有注意到,那个姑娘有一条银色的狐狸尾巴,不过……挺好看的……  ……  十载寒暑不过黄粱一梦,梦一醒,影即碎,然而又岂知影碎必凄切?  宿命天定之说无理可证,却又随处可循。即便是肝肠寸断,亦有望峰回路转。  ……  “一遇相知,两途难滞,三生刻石。四季不知,五谷难食,六道何释。七世尽掷,八荒无持,九尾且痴。流年飞逝,轮回如斯,不尽相思……情一字,两人知,三生石记四方事,缠五指,六界斥,七塔镇八方识,九泉方思,八狱难蚀,七情成誓,六欲天赐,五常即此,四神怎知,三刑不止,两心何痴,一诺永世,谁道情字妖不识……天不知,情缘如斯,一尾换一世相思,天不知,妖尚情痴,此生只慕连理枝……”  “好一句‘谁道情字妖不识’‘此生只慕连理枝’!”树下突然冒出一声。  红莲不耐烦的坐起身,“喂,你,懂不懂礼貌啊——”  男子微笑着,毫不在意,“这绿色的曼陀罗甚是稀少,姑娘怎会有如此一片?”  “你怎知,绿色的曼陀罗可是代表着生生不息的希望。”  “原来如此,那再问姑娘,姑娘怎只有八尾?九尾狐不是应该有九尾吗?  “要你管啊!“  “呵呵,不过八尾也也挺好看的。在下司徒靖轩,唐突姑娘了,敢问姑娘芳名?”  ……  ……  天不知,情缘如斯,一尾换一世相思,天不知,妖尚情痴,此生只慕连理枝 共 495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形成阴茎异常勃起的几种要素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